超级女声,残酷一叮

image最近各地方电视台老播一个叫《超级女声》的节目,每个参赛者上台清唱几句自选歌曲,裁判听不耐烦就马上喊停,轰下台去。参赛规则中事先已经讲明不限年龄,职业,形象……只要是女的,会出声即可。实际参赛者的年龄倒都相差不远,至于形象……比周星弛选秀的时候出现的怪胎加起来还要多。我一手握着遥控器,惊得瘫痪在沙发里,但不知怎么的就是不忍换台——非常可怕与肉酸的东西有时候反而可以带来感官的快感,象小时候看电影看到血淋淋的镜头,以手捂着脸,仍要从指缝间偷看,心痒难搔。

但是难得大家的心理素质都很高——裁判和评委毫不亲善,往往当众骇笑,有时候还直言讥讽,然而选手们个个夷然,不露羞惭之色。本来么,够胆站在这里,要么就做好最坏准备,要么就自信爆棚,哪里会被打击。据说当年孔庆翔一炮走红,正是因为被American Idol的主持人和评委当众羞辱而面不改色,令老美觉得他大情大性,健康励志。看来西人比我们想像的还是狷介冬烘的多。

自孔庆翔回港访问以后,香港无线电视翡翠台效仿American Idol做了一台节目,叫《残酷一叮》,规则花样更多一些,大家博命出位,既为奖金,也为虚荣心。节目收视屡创新高,选手愈战愈勇,上台的不乏小童和中年阿叔。我觉得只要两厢情愿,这样的节目无伤大雅。香港生活节奏快,压力大,报道说港人连夫妇做爱次数都跌至世界第末了,不下点猛药,怎么娱乐大家?嫌猥琐的,尽可以转台,自爱的,也并没有人摆你上台,至要紧是对自己负责。据说一位参加节目的中学生,因受不了主持人的刻薄评判,羞愤难言,一直在家里玩自闭,精神几近崩溃。其母心痛孩子之余,站出来要状告TVB。《东周刊》为此发表了一篇评论,大意是说:节目无可厚非,凭什么人人健康,就你受不住一句半句批评? 心智这样不健全的中学生,就算救的回来,恐怕也没什么前途。

是啊,愿赌服输,在澳门倾家荡产回来的人,难道也个个去告何鸿粲?一个TVB的主持人,能阴损刻毒到哪里去,日后求职上班,还不知要挨多少窝心脚。这样想不开,社会原谅你到几时呢?

倒是想起了以前风靡过一阵的“欢乐总动员”,最受欢迎的单元是“模仿秀”,选手都经过筛选,基本没有什么奇形怪状的,好像群众文艺汇演,没什么噱头。节目中很少有人唱的不如时下的歌星,有些甚至还很专业,台风表情甚至执咪的手势都很熟练。唱的特别好的那几位,略有炫耀之意,表情有点不屑,但俱都非常幽怨。有这样的光采,却寂寞地浪费着。很多人来上节目,恐怕只是为着出一口怨气吧。

这么想不开,是因为还不明白,有时做人真的只凭运气,美貌智慧都不管用。

超级女声,残酷一叮》上有12个想法

  1. 说的非常好
    象这样的垃圾节目不要再做了
    就不能做点别的吗
    可怜的孩子就在这些垃圾节目中成长
    我要有原子弹首先就发到湖南电视台去

  2. 嘿。有时有一些人就是忍不住去给人家当玩物来耍,那也是没办法的。难怪民间有一些话,”你也不撒泡尿来。。“ 还有就是”一看你就没有尿。。。。“ 连起来就是他没有什么水平,可是他也没有想到他没有水平。。。。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