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到不能绝

因为住在国外,都好长时间没有唱K了,怪想的。

其实我在国内的时候,也不是经常去:一年至多两次吧,而且只约小贪两个人去。我觉得唱K是非常私人的一件事,人多了不一定快乐。除了选歌口味不同,大家唱K的姿态也不同。有人就是为了消遣,跟去洗澡捏脚没有什么区别;有人是为了发泄——比如我,吓到别人就不好了;有人简直像开小型演唱会,专拣难度高的歌曲表演。。。TAKE IT EASY啦,我们只是来玩儿的好不好。

都讲明是发泄了,所以我唱K的口味和人完全不搭。既然身边除小贪没有外人,我们也间中会令人发指地装吓天真,扮阿孖齐齐唱TWINS的“波斯猫”与“女校男生”,但我最爱的还是怨妇款儿。变态、虐恋、自残。。。一于怨到血淋淋。从最早林忆莲的“没有你,还是爱你”,到后来容祖儿的“痛爱”,卢巧音的“垃圾”,许志安的“烂泥”。。。有段时间我非常迷恋陈辉阳+黄伟文的组合,陈氏的标准三段式K歌最上口,听得两遍就会哼,WYMAN下笔之狠就不用说了:天下最毒妇人心,基佬与女人介乎于姐妹与敌人之间,因为了解,恐怕还更加毒一些。每次唱完都似出了一身大汗,畅快之至:大概心内隐隐觉得:哗,仲有人惨过我添!简直心花怒放。

最惨的就是这一首“绝”,喏,《K歌之王》里面最后那句“绝到不能绝,直到融掉我”,就是影射它了,因此连收梢的音乐也故意是一模一样的。歌手一直不红,总共没出过几张专辑,把名字从“傅佩嘉”改为“高雪岚”,也一直没有起色。WYMAN似乎还特别喜欢给少女歌手写这种惨绝人寰的歌词,以搏反差(怨妇唱怨曲,未免也太没型了)。这样的歌曲就不适合当众表演。我有次和四五个朋友一起唱K,在一片祥和欢乐的气氛下,我仍然没忍住点了一遍,认真从头唱至尾,K房内死一般地寂静,朋友个个面无人色,讪讪地说:这。。。是不是也太惨了。。。

绝到不能绝》上有13个想法

  1. 最近想K歌,因为思绪有起伏
    那时SHE痛快刚出来,正逢工作上的瓶颈,人事上的倾轧,家务上的繁杂……
    所以我正好“痛快去悲伤,痛快去感动”一把
    唱得那个声嘶力竭啊!
    以前以为,K歌要和朋友死党一起,因为是极个人的事情
    后来也有和同事里交好的人搞集体K的
    总之一个乱呀!那种K,已经不是K,而是社交罢了~

  2. 唱K人少了没劲啊,大包厢,2、30人,你方唱罢我登场,乱就一个字,抢是主旋律,愤怒老青年从来不用麦克,嘶哑着嗓子大声高呼beyond 的再见理想,和声者众,周围群魔乱舞,嚷嚷着死了都要爱的时候红男绿女们一起躺在沙发上使劲喊破嗓子。。。。

    我觉得这样的时光很快乐!套句师太的名言:这样的日子过一天少一天。

  3. 唱信乐团,唱到黯然销魂,闺蜜看我半响……

    当然顶过瘾还是找锁麟囊出来,端起架势哀哀唱“休恋逝水,早悟兰因”——恶心死一个算一个,我是管杀不管埋

  4. 真的是很绝啊这首,我也很爱K《垃圾》,没想到有比那个还惨的词
    YK要专开一帖八卦一下《K歌之王》里影射的所有歌就好了

  5. 和人K歌,必挑战垃圾,并言之凿凿地说
    “我一个很有品的朋友说过,这才叫indulgence!”
    大家于是仔细端详歌词
    然后在我力拔山兮的高音中
    沉默了

  6. 词好像还好啦,就是mv的片头凌晨看着有点寒碜
    我有次兴起点了首走在红毯的那一天,之前从没关注过词,那次真唱起来真是汗水嗒嗒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