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娇这件事

日前我在BLOG里不小心又提到泼墨,用到“娇嗔”两个字,结果害她被人说讨厌。事实上,每个人都有讨厌别人并且大声说出来的权利。不过泼墨好端端地在家坐着,忽然吃了凌空一记窝心脚,就因为我说了两句话,是有点冤枉的。

撒娇又有什么稀奇的。不要说泼墨了,连我这种硬梆梆浑身闻不到半点女人味儿的(当然也没有男人味。。。),也经常打着滚跟小贪说:你又和小婶儿逛街,你又抛弃我。。。耍花枪要选好对象,才不会碰一鼻子灰。正像开玩笑,除非你知道对方一定会笑,否则千祈不要说。

说白了就是有自知之明嘛。出了你们村儿,别横行霸道;跟人家不熟,不要问隐私;除了男朋友,不可挂别人电话。。。有些人硬是被宠坏了,以为自己是正牌小公主,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不得不疑心这种人没太出过门儿,见的世面有限:越是小家子的孩子,越容易娇生惯养。

查理这一辈子没见识过野蛮女友。他的前几任当然都不靠谱,当然都不如我(吹咩,这是我们家BLOG),不过也都没有摔电话的习惯。有时被陌生女人摔打了,会惊恐地以为对方精神分裂。在这件事上,他天真得如同让饥民吃牛角包的玛丽安东尼皇后。时常问我:“这人是不是不正常?好好的怎么忽然摆起脸色来?” 他不光是不肯哄,他甚至不知道你是要他哄,他最多帮你CALL白车。

其实大多数男人都是这样的,肯对妇女特别客气一点,已经很不容易了。见女人就低声下气小意儿贴恋的贾宝玉是很少的,除非你真的特别美丽特别风骚特别惹人怜爱——还要看有冇着数先。

——摸索着把话题拽回来:我跟泼墨也算不上十分熟,在网上互相娇嗔一下倒还是有资格的:不过她也知道,想从我这里得到安慰,简直是痴心妄想。嗯,你知啦,人家不靠谱的嘛。

撒娇这件事》上有25个想法

  1. 哎,我也是一硬梆梆的人,有时想娇儿无力一下,自己倒先惊诧了,不过,后来想,爽利有爽利的味儿,东施效颦的事还是少做为妙。

  2. 撒娇的难度对我来说不亚于空中转体1080度外加两个前空翻——而且我是一胖子。

    扶侍儿阶下看海棠吐半口血这样的事体,难道是不需要天分的么??

  3. 撒娇这种事,不做已多年。
    前几日与旧爱通个电话,聊的甚欢,原想娇嗔两句,没想到先把自己惊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4. 无耻的潜水偷看YK的大字报已近半年,今日头一次忍不住浮出水面说两句话,YK千万要别把俺按回水里哈!

  5. 我已经硬梆梆到不管旧识还是新识的guy friend全体会自动把我归结到”兄弟”这一块去,而且没有翻身的余地.
    不过也难怪,听到我们苏州小娘撒娇我都会起鸡皮疙瘩,别说叫我撒娇了.

  6. 撒娇很难么?那是你们笨~

    我有个女友,年纪已经35了,长的很像李宇春,脸部轮廓硬梆梆的。
    此女找了一个29岁的男友,男友对她百依百顺,下了班回来做饭洗衣服都是男友的活。
    她切除了子宫的肿瘤,男友跟她约好不要孩子,男友还是家里的独子呢!
    真是不信命都不行啊!

    有次看见她跟男友撒娇,扁着嘴拧着身子左摇右摆的从嗓子里挤出腻腻的那种娇声来指使她男友帮她拿把剪刀剪指甲,她平时的嗓子和周迅有一拼的,突然间哼哼唧唧的,差点把我吓一跟头。。。。。

    我必须声明我不是嫉妒,我只是看见她的作态以后认真的检讨了一下自己那几段失败的感情,最后还是得出结论:不是谁都有本事降魔除妖的,象我这样的道行不够,还是洗洗睡吧!

  7. 学起来学起来,我们得活到老学到老……

    嗯,决定了,现在就栽海棠去。

    墨墨同学,你已经很红了你不自知么?

  8. 哈哈,忍不住冒出来下。真是很喜欢这里的气场,连留言都这么有趣。看着,笑着,心情都舒畅不少。撒娇是女孩子的专利,再怎么撒都有让人欢喜的美感,换做男孩子耍一下,就太可怕鸟。。。

  9. 女人撒娇还是挺可人的,男人女人都可以选择性地接受
    撒泼就受不了了,应该坚决抵制,不要给一点好脸.否则她只会登鼻子上脸.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