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只能回味


自从听了费玉清周杰伦跨刀唱《千里之外》,我的怀旧之情一发不可收拾。先后跑去down刘文正、青山、刘家昌。。。一连几天我们家都回荡着中古时代的“靡靡之音“,我是那种在衣服上看到一条蕾丝花边都要嫌唧唧歪歪的人,现在却听着酒廊音乐得其所哉——六、七十年代的国语时代曲,多半是在夜总会唱红的——这只能说明,我正式地老了。

也就在前几年,我们还在钱贵游刃有余地唱老歌当噱头,我们是港怂派,唱罗文的《波斯猫》与《小李飞刀》,还有雷安娜的《旧梦不须记》与薰妮的《每当变幻时》。这些歌其实都颇为沧桑,MV干脆就上演一个酒廊卖唱女讨生活的心酸,唱到一半,还遭油头粉面的酒客调戏,歌女坚贞地泼他一脸酒,马上吃了恶少的耳光。我们凉薄地笑倒在沙发上。

国语派则从《恰似你的温柔》开始,一直点播到琼瑶金曲。最后由一名五大三粗男同志勇敢地站出来唱《月朦胧,鸟朦胧》,真正攞命。现今可不同了,我再听刘家昌唱《一帘幽梦》、《云河》、《爱的路上我和你》,一点也不觉得肉麻。70年代的台湾音乐人,大都是其貌不扬的热血青年,热衷政治,连“民谣“也成为一场“运动“。我假装没看见他们的抱负,只爱听他们用粗糙沙哑的嗓音唱无聊情歌,因为笨拙,才更像真心实意。

一部《与青春有关的日子》里,陈羽凡时时拿出把吉他来翻唱刘家昌的名曲《往事只能回味》,曲子重新编过了,唱得更煽情,反倒有种轻浮味道。我总是固执地觉得原版更好听,过去的日子都是好的。。。因为再也回不来了,正如一切得不到手的东西,分外窝心。

很多人喜欢说:要珍惜现在拥有的一切,老沉浸在过去有什么用——可是往事,不就是用来回味的吗?不一定成功人士才有资格矜持地笑谈微时,咱们即便自小受气、考试不及格、没钱缴租、感情失利。。。现在想起来,仍然可以抚着胸口叹息:这一路磕磕绊绊的,总算也熬过来了。我的大学生活殊不愉快,到现在还心有余悸,这辈子都不想回校园观光。但是说起当年来也有种劫后余生的快感。像隔着玻璃看风景,外面大风大雨,与我无关。又像早上从恶梦中醒过来,再血淋淋的梦,也不过是个梦。

我但愿现在的日子,都能顺利地变为往事,快乐也好,悲伤也好,至少以后还不介意拿出来回味。

往事只能回味》上有17个想法

  1. 这就是老了。我也有这个症状。总觉得现在的生活平稳的像是假的,没有嚼头。看我爸妈更触目惊心,他们老说自己小的时候,– 那都是四五十年前的事儿了– 中年生活好像压根就没发生过。

  2. 小时候受了妈妈的影响(妈妈是听苏联歌曲长大的),觉得邓丽君太过靡靡之音,可是现在渐渐觉得她好听。
    去OK照例要唱谭咏麟潘越云齐豫,由于粤语听不懂,只唱国语。梅艳芳过世,看TVB的纪念节目,马上在网上找了《心债》《似是故人来》听。

  3. 刘家昌的歌除了他自己, 也就只得邓丽君唱了, 其他歌星没一个唱得好听的, 全添了不同风格的矫揉进去.

  4. 刘家昌的歌除了他自己, 也就只得邓丽君唱了, 其他歌星没一个唱得好听的, 全添了不同风格的矫揉进去.

  5. 六、七十年代的国语时代曲,多半是在夜总会唱红的;
    哈哈(寒–好冷),我是70s末的人,就喜欢那个年代的歌曲,是不是哦心理就喜欢那种灯红酒绿——闪

  6. 说起刘家昌就会想起一帘幽梦,没想到如今依然可以感动得唏嘘。大概就像琼瑶说的,做梦也没有年龄限制。

  7. 我属于生于70年代初的一类人。今年过年,茶饭不思的看完了《与青春有关的日子》后,两三个月都没从剧情中走出来。我没有经历那段痛苦的年代,等到我有记忆的时候,整个运动已经是偃旗息鼓,到了尾声。
    但是,这部连续剧之所以吸引我的地方,正是他描述了处于青春期的青少年盲动、自以为已经成人了的心态。不管在什么时期,年轻人永远都会保持着这种特色,只不过是披着他们自己时代外衣而在表象上不同而已。
    楼主说道:”陈羽凡时时拿出把吉他来翻唱刘家昌的名曲《往事只能回味》,曲子重新编过了,唱得更煽情,反倒有种轻浮味道。”
    作为正处于“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轻人,没有经历过生活的磨砺,能稳重得起来吗。窃以为此种唱法,非常符合剧情的需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