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派

那天去看牙,医生征询我:“现在要补的两颗牙,蛀洞倒不是很大,钻起来可能有一点酸,但可以不打麻药的。除非你很怕酸。你要不要打麻药 ?“

在嘴里打麻药是很尴尬的一件事,才一针,半边脸就失去知觉,几个小时也不恢复,嘴巴稍动,就无法控制表情肌,有点象史泰龙。但我更怕牙医的钻,那是从小的一个阴影,嗡嗡声一响,哪怕钻别人,我也觉得疼,所以忙不迭地说:“怕~~~我怕酸。“已经瘫软在治疗椅上,声音发颤。

医生和助手看我一副怂包蛋的样子,忍不住齐齐笑出声来。

不是他们一贯的那种可亲的职业笑容,分明就是揶揄我。说也奇怪,他们这一笑,我忽然就放松了。要到这刹那我才发觉,原来我一直是这样的:非要把别人逗笑了,才觉得踏实、欣慰——很多专业喜剧演员,也不如我敬业。

为什么呢?我其实并不是一个活泼可爱、兴高采烈的人,娱乐大家,也并不为日行一善。不停说笑话,切记要把自己嘲讽在内,对方乐不可支,往往说:“你真滑稽。。。“认定了你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只知玩耍,没有大志向,不具威胁性。

自学校踏出来的那天起,就自觉已经没有资格做文艺青年,但仿佛也不必象我这样没正经——习惯了,谐趣角色最安全,在办公室里,除了工作,千万别议论正经事。今夏烫了一头极碎的小卷,一个不好相与的女同事走过来说:“哟,换了新发型,整个办公室都议论呢。“我赶紧陪笑:听见了,她们说象遭了雷劈——饶是她,也撑不住笑了。何必等她把你推倒在地?我自己躺下好了。

我有一个朋友,因为家境有点复杂,大概从小要看人面色生活,所以养成了习惯,连大家一起玩的时候,都不忘察言观色,有点太过周到了,令人不安——玩的好吗?大家还尽兴吧?仿佛不笑就不给她面子似的,心理压力很大。其实我这么孜孜不倦地搞笑,和她又有什么区别呢?我又不仗着那些人给我饭吃,何必戏彩斑衣。真正是华山派风老前辈的传人,专修剑(贱)术。

前两天在网上碰到以前同事,她并没有见过我老公,却一定要跟我请教夫妻相处之道。她问:为什么你好像永远很快乐很幸福的样子?我直苦笑:你见过几年如一日甜蜜美满的男女关系?我反正没有。不是骗别人,就是骗自己吧。我私生活的黑暗一面,又怎么能让你知道。

忘了以前看到哪本书上写:女人不要你怕她尊敬她,女人只要你爱她——不不,请不要爱我,爱有时十分血淋淋,能跟我说说笑笑,已经很好。

华山派》上有15个想法

  1. 咱俩一起去扫货的时候,很多售货员颇喜欢咱俩,比如以前的王莉莉,还比如现在的心友。她们总说我们俩在一起一唱一和象极了对口相声,能娱乐大家,自己又不觉难堪,为什么不呢?

  2. 在国外,从议论总统,到谈论股市天气,及假期计划,倒不必时时把自己踩成一团泥, 只要经常看电视就可以:-)

  3. 我觉得未必是自尊…很多时候也是尊重他人。假如某人天天愁眉苦脸,天天朝你诉苦,诉说他的悲惨经历,家庭不合……你有那么多精力去同情他吗?

  4. 懂得自尊的人才能更好地尊重别人啊.
    如果每个人都自尊,不拿自己的破事去麻烦别人,也就是尊重别人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