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的好人

今天淋了一个落汤鸡。

明明带了伞出差,放在酒店里没取出来用。因为早上出门的时候还并没有阴天,而且一路坐着车与客户查店,根本不需要在大街上走。 南方城市的雨,从中午开始,一直绵绵密密地纠缠不清,我坐在车里松一口气,事情已经办妥,即刻可以从小县城搬师回N市的酒店。谁知祸从天降,客户问我要不要去某景点游览一下。

我吓了一跳,淫雨霏霏地游名妓故园,倒是挺风雅的,惜我不是那块料。赶忙推脱:谢谢不用了/天气这样糟/以后还有机会/返回N市还有事情……万分诚恳,嘴都说破了,客户仍不由分说地把我拉进了园子。

雨既密且急,诺大的园子只有我们一行人,我失策地穿着一件短袖恤衫,辛苦地瑟缩在凄风冷雨中。微笑着在游廊参观了一圈,礼貌地赞美了几句,我就四处找出路。客户热情地说:那边还有几处没有看全呢——我装作没听见地一指前方:咦?出口在那里!脚不沾地地跑了出去。

浑身潮乎乎地坐在车里,总算功德圆满了吧?客户说:不走了不走了,今天不要回去,就住在我们这里,早给你订好了宾馆。我说今天是一定要回的,N市的酒店还没有退房,行李和电脑还在房间里,客户手一挥:让他们给你收一下!——好似我随身带着几个通房大丫鬟。车停在路边,就是不肯放我们走,活似绑票。

这样强人所难,有什么趣儿?要真是损人利己,起码还情有可原。偏偏他还是真心对你好,不肯假客气,说到做到,雷厉风行。你若拉不下脸,就只得舍命陪君子。

我在北京长大,习惯了大家懒洋洋爱搭不理的表情。支一支动一动,有事启奏,无事退朝。很怕被人一盆火似地赶着。过分热情地待人,也得看人受落不受落。我记得小时候,经常忘带钥匙,坐在楼梯上等门。邻居回家来看见我,请我去她家里坐。我跟她并不熟,礼貌谢绝。那阿姨十分热情,每隔5分钟开门来劝劝我,我实在不想去,又不愿与她闹僵,一听门响,就吓得咚咚咚往楼下跑。感觉似个小贼。

还有不停给人布菜的人,死命劝人喝酒的人,不由分说给人介绍对象的人……他们真可怕。有时宁愿碰上坏人,起码你还可以斥责他。

可怕的好人》上有2个想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