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的小花

上礼拜出差,在电视上看到一台“同一首歌”。现场真是考唱工,什么大牌歌星,实力唱将,连刘欢在内,一律有点颤抖,滑腔,走音。而且,基本没有台风可言。直到费玉清出场。永远是那首《一翦梅》,不仅唱了很多年,单在这台节目中,也唱了无数次了,老中青观众几乎都会得唱。播音员一样的老式西装look,头发一丝不苟地吹起来,站在台上几乎身形不动,只凭眉目传情。曲风、长相、台风,照现在的眼光看,都很“娘”。但是一招一式,交足功夫,和录音室作品并无两样。就象邓丽君一样,你可以不喜欢,但你不能不承认它优美。

真难想像台上温文尔雅,唱功了得,无可挑剔的费玉清,居然出名“不文”,最喜讲龌龊的黄段子,不分时间场合。

老一辈艺人基本功最扎实,挣扎着卖艺不容易,站在台上,唯求对得起观众。有位老牌台湾歌星,叫青山,嗓音浑厚,随便一个民歌小曲,流行滥调,由他唱来,分外动听,我最喜欢听他唱 “泪的小花”,铁汉柔情,十分窝心:

在雨夜里飘落下
黄的花白的花
带雨的花使我想起了她
就像是含泪的她
为了什么 总把头儿垂下
默默的不说一句话
见她泪流 见她不说话
真教我放不下

这歌后来被高胜美、姜育恒翻唱过,阴柔的嗓子,配这样的歌词,让人不寒而栗。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姜育恒版把“含泪”都改成了“微笑”,十分花痴。

泪的小花》有一个想法

  1. Pingback引用通告: YK的大字报 » 怀旧与二百五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