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同学与我——不得不说的故事

image我们一般都不说认识了多少年——显的人挺大岁数似的。从来不互相学习、正面鼓励、共同进步,甚至不谈人生,这样算不算朋友?我倒觉得我们更象是一对狼和狈的关系:很多事情,只有彼此心知肚明,太多典故,和谁都难以从头说起;也正因为如此,彼此知道太多秘密,时时有被对方杀人灭口的危险。X同学是很珍贵的历史文献,比如只有她还曾经见过我瘦的样子,连照片都没人相信的时候,好歹能拎她出来作证。后来渐渐胖的有点宾至如归了,索性不愿提起当年勇。偶尔遇到熟人,一脸惊诧的说:“哎呀,简直认不出来,谁能想到你会胖!!!”只得讪讪赔笑,脸上十分挂不住。象X同学这样的重要证人,到现在还留着不杀,全因多少还当她是个玩意儿。

首先X同学是个极端没追求的人。谁不愿意天天向上呢?但是一直攀登多么辛苦,所以明知不妥,仍然和她绑在一起缓缓向下坠。我们的情绪是一种合理的颓废,并不歇斯底里,经常是两人木着脸坐一起叹:“生活实在没什么趣味。下半生也就这样了。”然后说:“这只蛋糕真是不错。”

然后X同学在吃喝玩乐方面极端靠谱。经常有人埋怨说跟她一起吃饭就撑着,跟她一起逛街就OVER-SPEND。我倒并不一定回回有收获,有时候专门一起参观那些不靠谱的店铺,一壁看那些匪夷所思的衣裳,一壁骇笑,获得一种满足感,很多人看恐怖片不也是这个意思吗?我们健康得多了。

生命苦短,不想办法寻欢作乐是不行的。大家都深明这个道理,因此竭力渲染这种“酒肉朋友”的形象。以前在上海我们买过两条一样款式的裙子,一件蓝色,一件粉色,大家每一年交换一次,轮流穿。家常到这个程度,多年来也并不知道对方挣多少钱。逛街时一听到她以英语讲长途电话,我即时弹开,最见不得对方的PROFESSIONAL嘴脸。很多人见我们镇日混在一起,以为我们总有一两件正经事要说吧?问题是哪有那么多正经事呢,细想下来,活着也不过就是吃饭如厕。有一阵我跟她在同一个写字楼办公,日日一起午膳,我LAST DAY的那一天,伊们办公室私下举办欢庆会,盼望我的阴魂从此散了才好。

C同学经常抱怨自己沾染了我的坏习气什么的,我通常都会反击说:我那许多优点,你怎么不张罗着学学?殊不知真正的朋友之间,是没有优点可学的,大家互相惯着,只有越来越过份。我和X同学互封歌迷影迷会会长,见面统称“某老”,能INDULGE对方,为什么不呢?我又不能扑上去替她扇坏人一个大嘴巴,我们从来不是那种统一阵线对敌作战的小姊妹淘,屡次在商场里伊批评人家货品的时候我出言警告:“你小声点啊,人打你我不管啊。”不要说挺身而出了,同甘共苦恐怕也做不到。旁人只能锦上添花,一个人若不自爱,还有谁能救你呢?

陈升有个歌叫《温柔的迪化街》,最后反复说:“希望您老人家一定要撑着……”我不能帮您把那些不靠谱的人变靠谱,只是希望在不靠谱的人越来越多的情况下,有我在这儿,还能让您觉得自己是正常的。谨以此文献给X同学,提前祝您老生日快乐,以后在我不在的日子里,也希望您老人家一定要撑着,我们大家都要撑着。

(图为FOLLIE-FOLLIE字母钢吊坠,我赠X同学的生日礼物)

X同学与我——不得不说的故事》上有5个想法

  1. 据X同学考证她妈,X同学是天秤座而不是处女座的。我和YK同学互送礼物这个活动,搞得比较早比较早比较早,所以让L同学有这样的误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