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零一YK法则之 不清醒

我知道我这个人有点煞风景,冷静实际得讨人嫌。稍微见到一点罗曼蒂克的影子,已经肉酸得起冷榧子。前阵子为了改这个毛病,我也学人家跑到后海的酒吧坐着,驻唱的歌手嗓音倒还干净,我跟C同学说,去点个《残酷的温柔》咱们听。谁知人家年青,不会得唱齐秦的歌曲,伊抱歉地说:我另外唱一首胡立奥他儿子的《英雄》,送给那位点歌的先生和他身边的小姐。C同学很高兴:“听见没有,为我们唱的。”我微笑着说:“不是为我们唱的,他特为唱首英文歌,是因为刚来了两个外国人坐在斜对面。”C同学向左一看,果然多了两个鬼佬。我加一句:“且他们是基。”C同学叹了口气,赏面没有立时发作,多半心里早在骂:“我靠,你丫的,不说实话会死啊!”其实我并不是非要戳破这层纸,显的我多精明似的。只是无论何时,我都想清楚地知道一个底线。即便不能未雨绸缪,好歹也有个心里准备。事到临头的时候,我还能站稳了,不至给人看笑话。L同学总结说:她是悲观的乐观主义者,我是乐观的悲观主义者。别看我平日嬉皮笑脸,实在对人生没有什么太大期望。上回出差的时候,同事几个聊起街上的骗子,一名同事骄傲地说:“街上那些骗子,就是吃准你爱贪小便宜,我就从来不贪,所以谁也休想骗我!”我倒不是不贪,我只是从来不相信自己有这么好的运气。即便天上掉个馅饼,砸到的也一定不是我。

不过同学们说的对,如果不是性命攸关的事,何必太过小心翼翼。人家都说:该装糊涂装糊涂。装什么装?要糊涂就真糊涂。上周到C级城市出差,奔波到周六早上才回,六点多的飞机,难受得象在倒时差,放着好觉不睡,仍然跑出去喝老酒,喝了一间又一间,子夜两点,有点醉意之后,无论傻笑还是痛苦,都快乐许多。

谁天生就是二百五?能麻醉自己的,也就只有吃喝玩乐了。什么保持健康生活都是瞎掰,如果真的能快乐,就算有眼袋整的比眼大,也是值得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