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班车族

我上班至恨三件事:穿制服,吃食堂,坐班车。由于工作性质的关系,制服倒是没怎么穿过。后两件才真是我生命中的荆棘。有人也许会觉得,食堂和班车,都是公司提供的福利,应该是德政。可是我真怕过这样的生活,倒不是怕吃他们家菜,坐他们家车,我怕的是天天和同一伙人吃饭坐车。坐在一个办公室里,还要天天一桌吃饭,同进同出,简直惨过结婚。如果你在交通方便的写字楼办公,公司为照顾住的远又没有车的同事,额外提供班车给他们使用。其余人等打车的打车,开车的开车,那也没有什么不好。最怕是工厂地处荒郊野外,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赶不上班车就死路一条,辛苦倒在其次,受不了的是那种绝望。以前我为了赶班车,天天六点多钟出门,困不用说了,这个时间城里简直是万人空巷。冬天的时候,天都没亮呢,顶着星星走,气氛格外肃杀。以前在老社区租房子,偶尔还能碰见两个起早锻炼的老大爷。现在的小区这个时分连遛狗的都没有,我一脸悲怆地走出来,还背着一个大电脑包包,看在保安眼里,分明一个离家出走的怨妇。

还有不明真相的群众劝我呢:“做班车好哇,能够按时下班,不加班。”想的可真美。倒是五点多钟就发班车,大家逃荒似地收拾行李往班车站,颠簸两个小时到了家,吃饭冲凉完毕后已是晚上九点,此时方取出电脑继续加班加点。做完功课再晚也不敢马上就寝,一定要象小学生一样,将书包收拾好,第二天要穿的衣服鞋袜准备停当,牙膏都恨不能挤在牙刷上,专等明早冲锋号一响,蹦起来十分钟之内冲出家门。

最紧张是闹钟,据说很多人和我一样,为防不测上两个闹钟。我家并没有闹表,一般是利用手机和音响。为用什么音乐做闹铃我很伤了一番脑筋。睡得那么死,一般的音乐很难吵醒我。以前我开玩笑说:最佳闹钟音乐应该是达明的“天花乱坠”“十个救火少年”,前者有铃鼓,后者开篇就是火警笛。 但是早上的人一般脾气都暴躁,太闹的音乐很容易刺激得我马上关掉,过后反而睡得更沉。而且我们也不能醒的太彻底,最好迷迷糊糊刷牙洗脸,还能把睡意保留到班车上,以便利用1个半小时的车程补回笼觉。于是我试了一回jazz版的“dream a little dream of me”,愉快倒是愉快了,我伴着细碎的音乐睡到了10点才惊醒,再不抓紧恐怕连回家的班车都赶不上了。试验了好久,终于找到了最理想的闹钟音乐,是许巍的“天鹅之旅”。每天早上这前奏由远而近地响起,清醇无比,心平气和,并生出强大的希望来,终于在亡命追逐班车的早上,救回我的贱命,成就了一点点卑微的尊严。

亡命班车族》上有7个想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