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一九九几:18

第二天我把那些个报告捧到老板办公室,她却出差去了。我问秘书:“不是说今天开会讨论吗?”秘书道:“好象是南京一块广告牌子出了什么事,临时和妮娜一起走的。”我点点头。她老人家越来越无厘头了,天子脚下这许多大事她且不去管,倒为一块牌子奔波起来。不过老板与我们组的妮娜是出了名的姊妹花,一贯有说有笑,同进同出实属平常。我才不理这些事,她们不在,我正好休养生息。为了做那几个报告,熬得我眼袋比眼睛大。

从茶水间倒杯咖啡回来,桌上电话的留言灯又在闪。我至厌恶留言这件事,明明不在,就是躲不过。而且经常遭人诬陷,“我给你留言了,你怎么会不知道?”死无对证。为什么不肯发E-MAIL?在街上想起什么来掏出手机就拨到你的信箱,太方便了,简直上瘾。有时和老板一起出差,亲眼见到她在等飞机,等出租,甚至等上菜时,一无聊就拿出电话来留言。有的同事更绝,什么事都留到晚上说,有气无力,留言后报时:12点18分。以示她比谁都辛劳。

五条留言有四条是老板留给我的,她让我把写好的报告发给妮娜。为什么呢?妮娜和我是平级的,负责不同的项目。不过我是那种不爱刨根问底的人,老板说什么,做就是了,她总有她的理由,就算她失心疯,也不管我的事。我即时把报告发出去。顺便察看今天的邮件。我的生活就是由收信——发信,开会——散会,登机——降落组成的。每天回复完这些电邮,基本上大半天已经过去。

没料到今天有新闻:老板发了一封声明,宣布妮娜即日起升任经理。我楞了。怎么也不该轮到她。学历不够,能力不够,在外企工作这许多年也并没有学会几句英文。这妙人,洋老板在下面坐着,她是敢在上面讲中文的。工作倒是够勤力,但是现在我们并不是在选举劳动模范。我这下明白了为什么我的报告要先发给她。我倒并不是希罕这个经理位置,不过是升一级,也许长千把块钱工资,离搬到单间里还很远,不过仍是坐在蜂巢里,没有特权,没有秘书。但我的双颊还是火辣辣地烧起来。不是愤怒,是难堪。不久会有同事端杯茶到你面前议论这件事,愤愤地站在你这一边,说凭什么升她?我真怕伊们那种“我为你不值”的表情,倒象是我真的想不开,十分窝囊。

不久老板和妮娜有说有笑地出差回来,还特意找我去办公室谈话,“安,我一直很认可你的表现,你是一个很聪明的人,有很大的potential,在这个team一定会有好的发展。妮娜比你早来两年,很有经验,多和她合作,你能学到很多东西。”我象挨了一个大嘴巴,还得强笑着表示赞同,加多少工资也不能抵消这样的折辱。

寻找一九九几:18》上有2个想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