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听

昨天一边上网一边看电视,光听声不看画,NISSAN的电视广告结尾说: “NISSAN,SHIT the future!”(尼桑,狗屁未来!),吓得我不轻,心说电视都到了这个尺度了?赶紧抬头一看,原来人家是:SHIFT_ the future。我闹这幻听的毛病不是一天两天了,为什么挺好的话听到我耳朵里老没个正经呢?照弗洛伊德的理论,我肯定是有某种情意结。

以前听流行歌曲,就经常一厢情愿地听错歌词。黎明早期有个hit歌,叫“相逢在雨中”,国语版是曲佑良的“错觉”。我在电台听见,跟同学说:“还是国语版猛,真敢写,居然敢叫‘辍学’,真说到我心坎里去了。”后来发现弄错了,不过是个怨男情歌,马上兴味索然。陈升的“别让我哭”,最后一句是:“情人岂是可以随便说说而已”,我那时候正被资产阶级腐朽思想侵袭,顺理成章地给听成了“情人其实可以随便说说而已”,还觉得满有道理;陈升还有一个著名歌曲叫“summer”,到我这儿成了“Farmer”了,我还说呢,小布尔乔亚的感情问题还没有解决,怎么就关心起贫下中农来了……

生活中也如是。我经常问别人,你说什么?人家回答:我没说话啊刚才。明明听见,恐怕是心里有鬼。期待着发生点什么,才会疑真疑幻。我做人倒一直没有那么兴头,通常是生怕漏听了什么误事,有点强迫症的先兆。可是我们以前真有那样的女同学,蒙隔壁男同学跟她借了一块橡皮,要反复思量一晚上,总疑心人家别有用心,话里有话。心里太想了,恨不能要“借你耳朵说爱你”。

我司的小秘书,最近被个老女人折磨得精神错乱。常常跳着脚跟我抱怨,气忿忿地说:“我心说了——”我打断她:“你没有‘心说’,你刚才已经说出来了。”她用手捂着嘴,眼睛睁得溜圆:“啊?!我跟她说了?这可坏了,我气得都出现幻觉了!”所以有时候我真怕把一件事翻来覆去地放在心里想,唯恐一个不留神冲口而出。

太爱或太恨,都难控制,即便守口如瓶,眉梢眼角也会出卖你。混不吝的人,又有点二百五。只有到了一定江湖地位,才可以假装听不见别人说什么。

幻听》上有2个想法

  1. 我也会.
    经常手机没响以为手机响.
    现在出门有时候会突然把手提包拎到耳边听听,确定下是不是幻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