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一九九几:2

我的生活极度乏味。我做着一份极之琐碎但又繁忙得不得了的工作,每天累得死脱,下班还又寂寞, 唯一让我做下去的理由就是残酷的生活与吃人的社会。如果每月有人给零用,杀了我头也不愿去打工。有阵子电视与小说都爱以所谓白领女性为题材,一千部作品里许也有一两部真实的吧,但相比之下,我只有她们的疲倦没有她们的斗志。老板每月发我铜钱, 所以功夫一定给他作足。其他的不用太上心,在这种外国公司里,我们国人忍出癌来,也不过是那样,非常不值。像今天,我的老板和颜悦色地问我,后天经理会议要用的报告下午三点以前能不能交给她。这种事怎么说呢, 在我们公司里, 老板们鼓吹一种说法,叫做“没有不可能的事”。比如现在十二点,我省下一顿午饭,两点半钟就能把报告第一稿打出来。我不知道后天的会议她那么早要这个报告做什么, 也许时间充足点大有好处, 改上三五次定稿后还有大把时间供她朗诵背熟。但我并没打算为她熬出胃溃疡, 我委婉地说恐怕只能六点前给她。获得同意后卑微地笑一笑,退出经理室, 马上纠集同事去外头的小饭馆吃饭。我是出了名的能吃,精神没有寄托的人大抵如此。而且因为不快乐, 再发狠地吃也胖不到哪里去。
今天午餐会的“议题”是千禧年的狂欢。同事们坐了满满一桌子, 七嘴八舌地商量本世纪的最后一天应该怎么度过。有人说去长城, 有人说应与一个自己最重视的人一起,一生留念,万一真是世界大乱,就索性死在一块儿了。问到我, 我说在自己的床上睡觉最安全了, 还要有充足的水和食物。 同事们耻笑我:“用不用活得那么在意呀。”
公司的电脑工程师小陶说:“你会后悔的, 千禧之夜,怎么也得有点纪念价值呀。”
“对,”我笑眯眯地说, “你过的最有价值了, 我看见公司通知, 好象陶工程师您得值班值到一号下午呢, 你就别琢磨地方了, 干脆挑挑谁最舍不得带公司去得了。”
大家幸灾乐祸地狂笑, 小陶也气乐了, 隔着桌子指着我说:“就你吧就你吧, 我最舍不得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