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用心机

前几天听了台湾美学大师蒋勋一个讲座。他说到张籍《节妇吟》里“还君明珠双泪垂”的典故,从一个深刻又有趣的角度讲“善意”,说诗中这个“节妇”是一种百转千回的态度在处理婚外三角恋爱问题,实际上是对老公和男小三同时表达善意:你明知道我有老公还送那么老贵的明珠给我,真是太客气了。我有心要吧,又对不起我老公。不要吧,又怕伤了您的一片真心,思来想去还是还给您,但是一边儿还一边儿哭了:不是不想跟您好啊,没结婚时认识您就好了!左右逢迎之际,顺带还敲打老公一下:我不是没有其他机会,你可得珍惜你拥有的啊。

大师的心思就是缜密。我以前觉着当节妇咬住牙坚贞不屈就行了,原来还需要这么多心机。至于的吗?以我这样的阴暗心里,我马上就要想,别是舍不得明珠才双泪垂吧。对比下来,我忽然不觉得那些迷乱在混乱感情关系中的人可怜可恨了,我甚至都不觉得那些因为虚荣才乱搞男女关系的人可耻,爱情不就是动物本能吗?人性的懦弱,也正是人类残留的一点点天真。如果每个人都这么运筹帷幄地处理感情,也太可怕了吧?

按说一个节妇,照顾老公的面子是应该的。她那么关照爱慕者的自尊心干什么啊?当然,每个人的感情都是可贵的,人家把一颗心掏出来给自己,总不能一脚踏上去。好言好语地谢绝也就成了,用得着这么暧昧么?这种细致冷静的面面俱到也让人觉得有点寒冷。我倒宁愿她被陌生人的追求搞得芳心大乱,或者在两者之间矛盾摇摆,也许这样就不是一个大方得体立于不败之地的“节妇“了,但更像一个有血有肉可亲可爱的女人吧。

诗里还有一句:知君用心如日月——蒋老师说,这句太聪明。我说你对我一片坦荡之心,你就不好意思不坦荡了。把对方高高架上去,好过跳起来骂人家臭流氓。这是非常可爱的想法,只可惜,这世界上大多数的人并不会因为你说一句话而改变。他若真是一道沟渠,你用明月照耀他也没有用。这首诗里最大方的其实是老公:有几个男人能忍受老婆为别人感动落泪呢?

从前人的心思真婉转,有钱有闲,才有这么多欲迎还拒。其中大有耐人寻味的情趣,但是这种斟酌,搁在现代社会里,说真的还是觉得有点欠抽。我到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多数男人喜欢漂亮可爱,头脑简单,没事就会咕咕笑的年轻女孩,谁不喜欢呢?生活已经够艰难,每个人都想在感情中稍微失控一下,也最享受别人为自己失控的感觉吧。如果你追求的女人,这样有理有利有节地还你明珠,你最好不要继续追求她,你应该雇她当你的公关经理。

爱不用心机》上有12个想法

  1. 泼墨同学曾说过,婚姻关系乃赤果果的长期金钱和肉体关系,绝对复杂过五斗米半升口粮的雇佣关系,值得一切人士打醒十二万分的精神来应付。

    泼墨同学又曾说,任何需要以谎言来维系的关系,都是好重要的关系。

    我说,那不用心机的爱,它不算真爱,或者说,不曾真心长期想维系的爱吧。

  2. 如果往纯粹了说,明珠这事儿和信用卡、跑车、LV、上戏等东西没区别,啥时候“为了一个眼神,一个范儿”而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才算没心机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