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火火

刚跟大家信誓旦旦地说要私奔回大字报阵地,就出了许多国家大事。忧国忧民真不是我的强项,但是暂时还没什么心情风花雪月……当然,忙成这个孙子样儿,我现在也没机会风花雪月。就先跟着说说防火的事儿吧。

在惨剧面前,情绪总是最先喷发出来的,痛定思痛才能再想解决方法。但是喷着喷着,往往就歪到另外一条道儿上去了。比如发现火灾源头之后,大家就开始使劲儿挖这包工头儿和权贵的关系。靠关系拿单子当然不对,但现在谁不是靠关系拿单子的,你能怎么样?更重要的是:杜绝走后门就能防止失火么?

一场失火,带来很多社会问题,有些是挺难看的,可供大家日后抨击。但火灾本身其实不是什么特复杂的社会问题。说到底,是国家和群众的防火意识都不强。我记得我说过,在多伦多住公寓最痛苦的是火警系统测试,雷打不动一个月一次,碰巧在家的话,那尖锐的火警声音足以令人精神崩溃。而每天在街上呼啸而过的消防车们,大概十有七八都无功而返。皆因报警器太敏感。我们虽然骂骂咧咧,但也忍下来了。北美多是木制房子,一着火不堪设想。

而在北京,我们小区的厨房也都装有这种超敏感的防火预警设施,很多人煎炒烹炸的时候防不胜防,一气之下都动手拆掉了。我们家的也让挪威租户愤而拆掉了——外国人在中国,都觉得不必守规矩。

你想想加拿大消防员一个月挣多少钱,国家贴补着他们每天出车是多少钱,凡出了车,即便是误报警也得盛惠几百大元(加币的干活)。谁还敢不小心?

火火火》上有3个想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