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宇宙

(纽约证券交易所)

启程去美东那天,番薯的老板拿出沿途天气预报给他看:大雨大雨大雨……我们何尝不知道下大雨!问题是您就给这几天假啊。路上果然大雨,我们的雨刷从未这样努力工作过,调到速度最快前面还一片白花花。我气馁到每路过一个休息站就想停下来喝咖啡吃薯条歇晌,但是番薯说:“别歇了,避不过的,这雨是要下一天的。”让我想起那个著名的笑话:大家都在雨中狂奔,唯有一个人慢慢踱步。并嘲笑大家:“跑什么?前面还不是雨。”

到了华盛顿,雨反而停了,并且预告明天是个艳阳天。我在酒店楼下吃了杯老酒,放心地躺在床上看新闻。一条是巴尔地摩高速路上的枪击事件:一辆车追杀另一辆,并开枪打伤乘客,原因不明,被打伤的是两夫妇,还带着几名孩子,分明貌似良民。这新闻登时吓醒了我的酒,那可是我刚刚开过来的路啊,路上还跟崔健一起唱:“一颗流弹打中我胸膛,霎那间往事涌上我胸膛……”太不吉利了,太不吉利了。

后一条新闻,发生在我下一站要去的地方:纽约曼哈顿市区,一群无辜市民正在饭馆里吃饭,一辆SUV开了进去,造成9人重伤——为了安全第一我已经决定住新泽西而不把车开进曼哈顿,难道徒手也不安全么,你们米国是家常儿地这么闹啊,还是专门为吓唬我来着?

往后的一路天倒都还作美,偶尔下雨都正赶上我逛商场和博物馆,户外活动的时候都出着老大太阳,游船河的那天尤其暖和,没像想象中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直到最后一天,从新罕布什尔州的黎巴嫩出发开向多伦多的那个早晨,天才稍许阴霾了起来,不过我也不在乎了。

还在多伦多的时候,我跟泼墨说要去纽约。满脑子股票的泼墨即时问我:“是去救市么?”我说:“顺便搞一搞吧。”在华盛顿的那个晚上,她愤然跳出来说:“您老这是救市去了还是砸盘去了?”据说股市一直狂泻。我和颜悦色地说:“莫慌莫慌,我老还没到纽约呢。您再忍忍。”果然我刚进新泽西,道指就开始上扬了。我在纽约的三天,形势一片大好,尤其是我上华尔街遛弯儿的那天。泼墨终于服了我的小宇宙。

可惜啊,万人迷一上台,道指又一泻千里,我的小宇宙在纽约辛辛苦苦算是白忙活了。小煤球,你好嘢!

(注:小煤球是我一贯以来对非裔北美人的昵称,无歧视含义。不过我真不怎么喜欢奥巴马,除了我还有谁真心觉得他一点也不帅的?)

小宇宙》上有22个想法

  1. 还有我!

    我不光觉得他不帅,还觉得他面相不厚道,他老婆长的很奸诈。

    终于说出了心里话,好爽

    这里只要你说奥巴马不好,种族主义的帽子就会压死你

  2. 多么彪悍的小宇宙啊!是不是意味着你就该常驻纽约了呢?
    借你的地方问一声,那个我最喜欢的泼墨真的不再写博客了吗?

  3. 不帅,我对太能说的男人都没什么好感。他的脸有点单薄,牙也不好看,颜色不太均匀。。。喜欢你的博客,第一次留言。

  4. 嗯。。。帅不帅,以及似不似人君。彻底的不关心。
    就看YK这博客更新频率显著的下跌,还以为光顾着专栏去了呢。原来是去传说中的米国鸟。
    放了心。。。。。

  5. 我对帅不帅也不是很关心,回帖就是告诉你一声,米国这里,尤其是你去的那俩地儿,是家常就这么闹,不是专为吓唬你的。

  6. 到说说看哪个美国总统望之似人君? 政客没个好东西。克林顿看着才像个猥琐白男,说瞎话比说真话还真诚。小奥除了黑点跟其他政客没什么不同。

  7. 我倒不关心他们的人品。单从皮相上面说,我现在非常顶不顺对明明不漂亮的东西昧着良心大肆夸奖。

    也不能因为奥统是黑人就给他同情分吧?那不才是歧视黑人么。

  8. 公司里的两个黑GG,大选期间每天都在谈小奥,小奥获胜后还bh的把他的照片打出来,贴在隔断上,仿佛向全公司宣告他们赢了。可我真不觉得小奥看着多舒服,后来发现问题所在:那张脸不是不帅,而是不厚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