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情人

常苏本来今年十一要结婚的,没想到公司在这个时候升了她的职。常苏不方便在这个时候歇婚假,就把婚期又往后推了一年。男友沈诚觉得她小题大做:“先把证领了也可以呀?”

常苏说:“现在又不等那张结婚证分房子,我结婚简直就是为了那两星期的婚假!”

他们俩经济独立,已经各买了一套房子,大一点的那套两人住着,常苏的一居室租了出去。平时两人都是提着皮箱满天飞,因为养了一只猫,往往要绞尽脑汁把出差日期错开,轮流在家照顾猫,所以两人虽然住在一起,一星期也见不上几次面。这种状况,就是结了婚恐怕也没什么变化。现在虽然没结婚,常苏又觉得自己开始有主妇范儿,酒吧戏院去的越来越少,全部娱乐就剩下吃饭逛街。十一七天假,她三天打牌、两天购物、其余时间看碟,十分住家。

常苏正在嫌生活沉闷,刺激马上就来了。上班第一天,她接到了前男友陶拜的电话。

她并没有听出陶拜的声音来。五年前分手以后就没再和他联系过,事实上,她已经很少想起这个人来,常苏尴尬地说:“哦,你好吗?”

对方的语气可比她轻松活泼,寒暄一阵,约她中午吃饭叙旧。

多年没见,常苏心里忐忑多过兴奋,幸亏她今天穿的齐整,还化了淡妆,对镜子一照,气色还真不错。与旧情人见面,务必要以最佳状态出现,倒不是想示威,是怕让对方幻灭:咦,当初我什么眼光。

五年没见,陶拜已经不是那副艺术青年的样子,长头发几乎理成了小平头,穿着西装,看上去倒比以前更英俊了,他似笑非笑地朝她伸出手来:“小苏。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见我了。”

常苏只好微笑,哪一对分手的情侣没有若干恩怨,当年提出分手的是她,但原因却是他不够专心,除了事业另有许多旁骛,除了她也另有不少知己,虽然从来没有狭路相逢过,常苏也受不了那个刺激。分手分得跟永别似的,是她不够大方,但是有什么办法呢,陶拜这个人,常苏简直不敢给他任何机会。

陶拜还在说:“……简直是女杀手范儿,把我扔在咖啡馆里,事后连电话都不接。我怎么得罪了你?”

常苏混到今天,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敢情你今天是报仇来了?”

陶拜笑了,“听说你现在的老公是东亚公司的销售总监?”

“什么叫现在的老公,”常苏更正道,“我从来也没结过婚呀,他是我的男朋友。”

陶拜说:“好好好,男朋友。小苏你还是那么爱较真,你什么时候肯错一回呢?”

常苏想,我未出校门就跟着你疯,连毕业考试都差点没过,错的还不够厉害?不过既然都分手了,这些话也不便说出来。
这次陶拜倒真是有事找她。他现在是一家小型广告公司的负责人,代理网络广告。

谈到公事常苏放松起来,拿着名片取笑:“想不到连你也有出卖色相的一天。”说出口才觉得有语病,脸悄悄红起来。

陶拜装作没看见:“可不是,生活所迫。常经理赐单生意做做?”

常苏镇定下来:“我们公司广告都由华光总代理。我介绍华光的客户总监给你吧。”

“小苏,别打官腔,当年可是你抛弃我。”

常苏哭笑不得:“那也得看机会,我们这种公司,一向不相信时髦玩意儿,我老板是拿电脑当打字机使的人,不知道网络为何物。”

当天下午老板就来现身说法,叫她帮自己设置一个免费电子邮箱。

照以往,常苏早就把他推给秘书,今天她特别耐心,亲手帮他注册了邮箱,还一一指点:这是相册,这是个人空间,可以聊天、交友、写日记。

老板忽然兴致勃勃起来:“网站的广告是不是挺便宜的?你去研究研究。咱们那只新产品,针对年轻人,倒是可以尝试一下。”

常苏把产品资料给陶拜传过去,让他下星期五带着广告计划来开会。“我约了三家广告公司,你们排在最后。”

陶拜笑道:“开完会我们正好去吃饭。”

“你别吊儿郎当的,星期三提前把报告发给我。”

这些天陶拜经常打电话给她,半公半私的,常苏也渐渐学会和他说笑,碰巧沈诚在旁边,她还是会有点不自在,三言两语就挂掉。沈诚说:“咦,你尽管接好了,反正菜还没有上。”

常苏说:“有什么事非得周末说,我又没卖给公司。”

那边陶拜说:“你挂我的电话手势还真熟练。”

常苏有点生气,她也没一辈子欠着他的,“你要是喜欢跟我调情呢,咱们干脆就别谈正经事。”

陶拜马上严肃起来:“对不起小苏,是我不好。”常苏忽然有点心酸,过去他总是逗她、气她、欺负她,这句话她不知道听了多少遍。他那么没正经的人,只要一静下来,常苏就心软。

星期三常苏出差,开会到很晚才回到酒店,她看完陶拜的报告即时打电话过去,陶拜的声音瓮瓮地像从海底世界发出,常苏吃了一惊:“还不到12点,你倒睡了?”陶拜清清嗓子:“老了,玩不动了。”夜静,常苏清楚地听见电话那头打火机的声音,他是一个人?

陶拜问:“你呢,刚洗完澡吧?说完公事早点睡。”

常苏身上正穿着浴袍:“你怎么知道?”

陶拜轻声说:“你总是那样,从来不肯在公司加班,一定要吃饱回家沐浴更衣再挑灯夜战。”

常苏无语。陶拜说:“再说下去,你又该说我调戏你了。”

星期五的提案非常成功,陶拜是做设计出身的,他的报告美轮美奂,声光影俱全,看得老板眼花缭乱。为表专业,他让助手上台讲解,自己坐在下面不时提点一句,散会后又陪老板闲聊,耐心解答各种天真的问题。常苏感叹,这吃人的社会,连陶拜这种率性不羁的小青年都被改造成八面玲珑的生意人。助手是乖巧的小姑娘:“常经理,那我星期一就把合同递过来?”常苏吓一跳:“不忙不忙,等我跟采购部谈了再说。”

晚上吃完饭,陶拜还要拉着她去酒吧:“你老公不是去美国了吗?那么早回家干什么。”常苏说:“这什么逻辑啊,他不在家我就上外头鬼混?。”

“跟我在一起就是鬼混?”

常苏也觉得自己有点过分。陶拜把老朋友和业务伙伴的身份拿捏得游刃有余,倒是她一直有股子怨妇相,她实在学不会同旧情人做朋友。

陶拜说:“看,我是您的供应商,供应商贿赂一下客户总行吧?”

常苏无奈地说:“就不能折现么。”

在酒吧里接到沈诚的电话,问她还要买什么东西:“明天带那几个老总去购物,你还想要什么,写清楚点发个单子给我,最好有图片啊。”常苏说:“你看着买吧。”沈诚说:“别别,回头买错了你又唠叨。你还没到家?”

常苏答:“跟供应商吃饭。”刚挂上电话,耳边“嘿”的一声,她嚯地转过身,原来是陶拜结完账跟出来,瞅着她笑:“别怕,是你的供应商。”

他站得太近,常苏的脸发起烧来,幸亏天色暗,看不出来。两人默默地走了一会儿,常苏说:“回去吧。”

“再待会儿,散散酒气。”陶拜笑着点起一支烟,“酒后开车是不对的,你忘啦?你现在连酒都不喝了呢小苏。喝酒也是不对的。”

这才是前男友陶拜,他这分明是借酒装疯。两支啤酒何至于让他现出原形。常苏顾左右而言他:“怪冷的。”陶拜说:“有一个办法可以不冷。”他轻轻地从后面抱住她,把下巴搁在她肩膀上,常苏倒吸了一口凉气,整个人僵在那里。陶拜放开她:“看,你并没有推开我。”

常苏静静地说:“我五年前不是已经推开了吗。”

一直到回家,趟在浴缸里,常苏依然闻得到自己身上那种味道:烟、酒和陶拜。五年前的味道。他到底想干什么?是想利用她搞定那单生意还是借着那单生意诱惑她?

常苏把合同移交给了采购部,陶拜也改派助手小蔡来公司,小姑娘每次办完事都到她办公室报到一下,我们陶经理长我们陶经理短的,毕恭毕敬。偶尔在她面前接了陶拜一通电话,却熟捻轻松、言笑不禁的。常苏直觉她和陶拜之间的关系不简单。

小蔡说:“合同签得很顺利。陶经理一直说还要找机会谢您呢。”

常苏微笑道:“不必客气。百分之五就好了。”

小蔡一愣,马上机灵地说:“哦,常经理您就放心吧,合同执行不会有任何问题的。”她仿佛也放心了,这女人看来确实跟他们陶经理没关系,都是看在钱的份子上。

情人节常苏收到陶拜的短信,也没大惊小怪,现在中国人拿情人节和圣诞节都当大事办,举国欢庆,说“情人节快乐”跟“您吃了吗?”一样方便。一整天办公室里短信声此起彼伏,朋友发客户发,唯独该发的人不发。

常苏在电话里跟沈诚小小地闹了个脾气,嫌他没越洋订个玫瑰花送上来。沈诚说:“老婆你怎么了,咱俩还来这一套——再说有时差,我这儿还没到14号呢。”

下班同事们走得一干二净去赴约会,陶拜来公司找她吃饭,常苏笑着说:“再这么吃下去,这单生意就要赔钱了。”陶拜说:“百分之五,也太狠了,我就是来求您手下留情。”

常苏说:“这事改天再商量吧。今天你应该请小蔡吃饭。”

陶拜有点不好意思,“还没发展到那个份儿上。我不想让她误会。”

常苏说:“你倒不怕我误会!”

他们到楼下吃麦当劳,原来这里也挤满了小情侣,陶拜尴尬地挤在小卡座里,无奈地说:“我们这个年纪,在麦当劳约会已经不浪漫了啊。”

常苏笑出来,“我们可没浪漫过,第一次跟你去麦当劳,就因为抽烟被服务员轰了出来。”

陶拜握住她的手,“你居然还都记得。”

常苏让他握着,眼眶发酸,浑身温热地仿佛又躺在浴缸里。要到这个时候,她才知道她不欠他的。

他来找她干什么呢?也许他只是不甘心,看不惯她四平八稳地过日子,想让她在他面前错一回。

吃冰淇淋的时候,小蔡打来电话,陶拜看了常苏一眼,“什么?还在加班?好吧,我回去看看。你还没吃饭?我带份麦当劳给你。”

常苏不以为然,“你这个吝啬的人,麦当劳还用你带?”

陶拜不屑地说:“小苏你赶紧结婚吧,你适合结婚。婚后你会成为一名非常称职的八婆。”

常苏笑得溅出眼泪来。他一直高估她,当年分手的时候她并没有那么冷静,今后她也不希望他找到更好的。不,他不是她的老朋友,他是她的旧情人。

沈诚回来那天,她照旧在公司加班,回到家看到箱子打开着,衣物已经放进洗衣机,给同事的礼物、帮人代买的皮包化妆品摊了一地,分门别类,收据折叠好塞在盒子里,纹丝不乱。猫好奇地在几只袋子里钻来钻去。常苏笑了,他们真是一对,从来不犯错的人。

沈诚围着浴巾走出来,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都洗完澡啦。”常苏问。

“没呢,等你一起。”他一把将她拉进浴室,常苏尖叫。

旧情人》上有31个想法

  1. — 这才是前男友陶拜,他这分明是借酒装疯。两支啤酒何至于让他现出原形。常苏顾左右而言他:“怪冷的。”陶拜说:“有一个办法可以不冷。”他轻轻地从后面抱住她,把下巴搁在她肩膀上,常苏倒吸了一口凉气,整个人僵在那里。陶拜放开她:“看,你并没有推开我。”

    常苏静静地说:“我五年前不是已经推开了吗。” —

    看明白了… 不枉我七天来每天来刷屏三次……

    可惜当年远不如常苏应对得体, 唉~~~~~~

  2. 记得YK说过,大意是:为什么我们喜欢的东西往往不适合自己呢,小至一只洗面奶,大至男人。陶拜,让人“陶醉崇拜”,他逗自己、气自己、哄自己,虽然累,但有意思。沈城,“诚实沉稳”,从不犯错,让人心理踏实,是个结婚的理想对象,但他又过于踏实了。
    和陶拜恋爱,和沈城结婚,大概是很多女人的新路历程。

    http://blog.sina.com.cn/s/indexlist_1222935377_1.html

  3. 成年了,冷静成熟条理分明了,再也不同年轻的往日可以肆意飞扬了
    成熟是必然走向,可是有时候想想未免无趣
    无趣久了,就要中年危机了。。。

  4. 看了你的文章,却仿佛救了我。我陷在自己的心境里不能自拔。看到别人的说法做法,却好像能给自己点力量似的。

  5. 人在商场,身段言语是要让人浮想联翩。可取舍就得自己心里拿好了主意。就算一时糊涂,发生了什么,也只是生命的片段,并不能改变最后的结局。

  6. 我没有替常苏想那么多。不过,我时常觉得,人都是缺什么补什么。有时候没有猱身扑上,也不一定就是多冷静自爱,也许只是不那么缺觉睡。

  7. “有时候没有猱身扑上,也不一定就是多冷静自爱,也许只是不那么缺觉睡。” 这话比文章还要犀利呀!

  8. 口吻似张爱玲,看完让人不禁长叹一口气。
    其实现实生活中解语的男人很少,不知道为何,故事这样娓娓道来,总觉得似女人自己跟自己调情似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