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话事女人

美国大选对我来说没什么意义,但是希拉里被飞出局的时候,我还是大大松了一口气。我不是妇女届的叛徒,也没有私人的恩怨,我只是非常浅薄地以为,这个世界不再需要另一个指手画脚的强悍老女人了。

这句话在政治上不用说是一万个不正确的。我知道我终有一天也会变成一个老女人。在十几岁的小姑娘心目中,我简直现在就是个老女人(证据是正读大学或刚读完大学的博客读者留言称我为阿姨)。我亦都知道希拉里在这个男权社会里奋斗不容易,也许稍微软弱就有人要踩死她。但我还是坚持不必把姿态做的十足十,政治斗争当然是凶险的,你既然出来混,就算是中年、白人、身家清白、风度翩翩……一样会遭到人的攻击。

如果希拉里都没有借口,公司里那些中层女白领就更不必张牙舞爪。有一段时间我非常怕女老板,认为她们固执、主观、神经质、喜怒无常。我倒不怕她们跟我摔脸子,我更惊她们哪天开心起来找我嘻哈聊天。我不爱在同事中交朋友,更不喜欢跟老板过于亲密。如果是男老板,保持距离是天经地义的,换了同性,你不斑衣戏彩就是跟她生分……女人又特别敏感情绪化,我常常反动地觉得不能给女人担任高职,压力一大她们就失控,有朝一日我若是当了权,恐怕也就是一个恶毒的老女人。

这么说其实是不客观的。很多男人也是不可重载的小船,遇到芝麻大点的小事就六神无主。只不过他们对女下属不那么狰狞。番薯同学遇到的女老板,就从来都没有难为过他。

女人多跋扈,其实与职权没多大关系。最凶的女人是家庭主妇。她们有老公、有孩子,一家几口都对她俯首称臣,在小天地里吆喝惯了,自然地带着一股颐指气使之气,觉得全世界都该让着她们。今次去加州,就碰上不止一个。

一次在蒙特瑞湾水族馆的咨询台,我们正排着队要去拿地图,一个小个字女人突然跳出来凶巴巴地说:“喂你们!我原来排在这里的!”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也许她推着儿童车不方便站进队里吧,我们说句抱歉把她让到前面。她一边不耐烦地伏在柜台上,一边回头对童车里咦咦哦哦的孩子喝道:“噤声!”连我都差点吓破了胆。

还有一次在圣迭哥的华人超市采购补给,我正研究架上的饭扫光调料,一名矮胖的菲律宾或新加坡师奶,操兵似地趟过来,一阵风似地拂开我们,一边大声斥责:“让开——你们站在货架中间干嘛?”莫非我们还应该站在货架上头么,连一贯斯文的表哥都想抽她。

我摇摇头:“这种习惯在家里话事的中年妇女是非常可怕滴。”番薯同学做天真无辜状貌似谄媚实则刻毒地问:“咦,咱家不也是你话事吗?” 我且不去纠正他,加倍天真而无耻地说:“可我不是中年妇女呀!”

中年话事女人》上有24个想法

  1. 公司有一女财务就是此类,经常会对许多事物指手画脚。有次一同乘电梯,5层是幼儿教学。然后进来妈妈带一个很可爱的BB,财务大声对我和另一同事说,这么小,带出去干嘛,天寒地冻,不如就在家里,孩子能学什么。那妈妈背对我们没说话,我和同事惊恐地贴在电梯上做壁花小姐。

  2. 。。。见的下流男人更多。小气自私自以为是比女人更厉害,而且,对女人也一样凶。。。。
    我还是宁愿见女人。。。。男同事男上司太可怕了,不是想上女人就是想欺压女人。。抢起女人的东西更心安理得还要女人做女人的温柔,我呸

  3. 我刚到美国的时候在芝加哥转机,旁边坐一中国女人,在美国十几年了,一路指教我“去美国人家里住手脚勤快点眼睛里有点活”“怎么选的这个学校,我女儿就不愿意在这种小地方上学,都去纽约、波士顿”“你给人家带礼物了没,恩,带得还行”…我恶毒地想难怪你女儿不肯在当地上学,跑得远远的…

  4. “一段时间我非常怕女老板,认为她们固执、主观、神经质、喜怒无常。我倒不怕她们跟我摔脸子,我更惊她们哪天开心起来找我嘻哈聊天。我不爱在同事中交朋友,更不喜欢跟老板过于亲密。如果是男老板,保持距离是天经地义的,换了同性,你不斑衣戏彩就是跟她生分……女人又特别敏感情绪化,我常常反动地觉得不能给女人担任高职,压力一大她们就失控,有朝一日我若是当了权,恐怕也就是一个恶毒的老女人。”

    精确!斑衣戏彩 真不是人过的日子…..

  5. 你说得非常有道理,同感,我也认为不能给妇女同志委以重任,当然多数妇女是不能委重任的,但个别异化的女人不在此列,内心强过男性的女人也是有的.

  6. 中年妇女除了颐指气使,唯我独尊之外,对荣辱观的认识低到令人瞠目的地步。

    对的! 比之女领导,更害怕中年家庭妇女!

  7. 有意见!!
    每次看你的博客,都得从头看起,不停的按“以前的”才能翻到上次看到的那页,我看别人的博客都有个标题索引啊,或者是“第1,2,3,4,……页”,直接按想看的页数就行了,您这里的是我没找到吗?请教啊

  8. 说到中年妇女怎么是这幅嘴脸,贾宝玉也感慨过,大概说是做姑娘时是如何如何的好,怎么一嫁了人就如何如何了。其实也不难理解,既可气,又可以理解。如果她腾一下恢复青春,又恰恰生得是那种清纯的样貌,你看她还会不会还是那个脾气,多半不会了吧。就像我们穿正装制服的时候,就难免“端庄”起来,穿起运动服就不禁会蹦达几下。衣服是皮囊,那40几岁的脸面和体态也多少会影响她们的举止吧,没人关注、又怕什么失望,整个都无所谓了。再加上生活不如意,或者修养不够,唉,绝望啊……我怎么替她们说起话来了,自危吧,呵呵

  9. 同意!
    身为女人,也不喜欢女人(肚内没有多少墨水、但一切自以为是……)。如果老板or上司是女人,这份工唔做也罢了,不必可惜.
    5楼说滴对,自己要警惕。

  10. 同恨!北京特别多这种讨人厌的中年妇女 脸天天绷得跟刘胡兰似的 什么事都要插一刀 大马路上压根不认识 咕叨你穿的多不入她法眼 还跟一路 真恨不得抽丫俩嘴巴 不管排队 坐车都跟打了鸡血要冲锋杀敌似的 这么多人在她眼中都草芥 都该三拜九叩跟她行大礼 她想践踏谁就践踏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