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口课堂:go wild

有多少人这辈子一句脏话没说过?心里也没有?要么是真斯文,要么是工作压力不够大。
粗口有两种,一种是专门用来骂人的,另一种,语气助词嗟。立志骂人,原不必用脏字。而有些粗口,在市井间流传这么多年,搞到妇孺皆知,简直带着各家锅里的饭菜味,渐渐没有那么offensive。当然,再亲切也只能跟亲密朋友讲,难道跟老板也说:您丫出差回来了?

其实”丫”本意算是很缺德的粗口,跟问候娘亲差不多。我们现在为表亲昵熟捻,满嘴”你丫”、”我丫”、”他丫”的,都字正腔圆,不带零碎儿的。真正北京二流子骂人,其实发声做”你丫恩的”,意思是”你这个丫头养的”。既是说:你非正常婚生,你妈未婚先孕,未经明媒正娶。试想,如果一个人,客客气气地跟你说:”一看您就是庶出。”是不是就不算骂人了?可见不说粗口的,也未必就是斯文人。

偶尔说两句粗口,实为活跃气氛,增进友谊,舒缓压力的必备良药,只要别说得顺嘴,不分时间场合就行。粗俗一点就是:该说人话说人话,该装丫挺装丫挺。我觉得我算很斯文了,为着保持形象,连”他妈的”都不说,除了”丫”,只保留说”傻X”的权利,因为傻X实在是太多了,不说出来透口气,简直要淹死在他们的海洋里。

还有一种既泄愤,又能维护形象的方法,即是用外语或方言来骂街。被中国人欺负了,骂洋街,被洋人气着了,用国骂,虽然对方听不懂,但多少自己能解点恨。但是要make sure对方确实听不懂才行。英文是渐渐不好用了,现如今谁不会说两句英语啊。老早以前就吃过这个亏,那次还真不是我骂人:和X老坐在麦记吃早点,随身带了张大懒堂的CD给人,X老看见了,问我:LMF是谁呀?我随口说:lazy mother fucker。话音刚落背后两个洋人就说:”小姐会英文伐?帮我们个忙好吧?”一世英名尽毁。

剩饭蕾最近正废寝忘食地学习白话粗口(看,一个人的粗俗程度和她的工作压力完全成正比)。老师说:她的”diu”字,学得最地道。她的心得是这样的:

Diu(这个字的意思就是那个F开头的词,用普通话说这个字就是”操~~”,不过的发音干脆利落,表达一种生龙活虎的愤怒之情,而Diu~~~是低沉绵延的,表达一种无处发泄的郁闷之意。

细想”丢”这个词很有意思。无论哪国粗口,内容多半与性有关,要么是突出生殖器,要么是描绘性交过程,或表达性交欲望,杜撰性交事实,以达到意淫的目的。”操”,不用说了,地球人都知道。”丢”,其实就是指女性达到性高潮。文学巨著《金瓶梅》里,众妾给西门大官人侍寝的时候,最后关头,经常满足地说:”达达,奴这就丢与你吧。” Diu~~~实际上是个使动用法,即”使你达到性高潮”。看来”丢你~~”比”操你~~”更有专业精神,不是操完就完了,还要使你达到性高潮,你说周到不周到。

19 thoughts on “粗口课堂:go wild

  1. 对的对的,今天跟朋友说起这个丢字,她也怀疑地说,香港流氓也这样好么?这样照顾妇女……

    另外,我今天跟人温习白话粗口,乃是在国际俱乐部边的金湖,身后就坐着两个香港同胞…….

  2. 对,不完全是一个意思。庶出,泛指姨太太,同房丫头,以及通奸所剩子女。丫头养的,就是后两者了。不过姨太太在以前很普遍,姨太太生的,虽然争遗产差点意思,名誉上也还可以。搁现在,差别也不大了——现在通奸也不算啥了,简直连鸡奸都不算啥。

  3. diu也可以说得清脆爽快,不过一般不当vt.使。广东人习惯象罗家英老师一般借“妖”字音,甚或“嚣”字音,用以表达不屑一顾乃至烦躁。

  4. 我前天回到的。仔细想了想,发现我们新疆人除了“啊馕啊司给(念四声)!!”之外,很少再有别的粗口了,因为,此言一处,接着就要动手动刀了……

  5. 没想到这也能研究出如此之内容~~都是文化啊~~~
    学而时习之~记下了~~~
    订阅了啊~~~
    请继续研究~世间百态~~~

  6. 说起”diu”这个词就觉得很亲切
    在粤语中”diu”字就绝对放在粗口榜中的第二位 “hi”为第一
    “diu”用得最多是作为动词 什么地方都可以放 而且抒发愤怒之情的感觉是最直接最明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