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德心理诊所——半调子

编姐打电话来催稿的时候,我正做专注状聆听客户的宏伟规划。接完电话我有点回不过神来,一边继续摆出微笑聆听的专业POSE,一边悄悄掏出手机来打开蓝牙,上网发邮件给编姐。我心想再坚持这样的双重角色扮演,迟早有精神分裂的可能。其实我并不经常这样狼狈,编姐800年也不来催我一次。有些人一人身兼三份工,还敢接私活,长袖乱舞,忙得别提多兴头儿。我一个月才交一篇稿子,时间和精力都不算冲突。问题是:上班和写稿,这两件事完全不是一个路子。

编姐跟我不太熟,只见过我照片,她问我:你其实是不是一个极其疙瘩的人?她说疙瘩的人,才会得写文章。我老实回答:其实我是的,但我现在仅是心里疙瘩,表面上顶NICE及合理。因为我做的是那种抹杀个性、泯灭人性的工作。在大公司里混,如果被人评价”有个性”,即是认为你主观、敏感、不好相与,凡工作中遇到难题与冲突,处理不好,多半怨你性格有问题。圆熟、冷静、好脾气、没棱角的人比较容易存活。我这几年为着严格要求自己,不但是脾气,简直连身材都圆了起来。记得一次我们坐小食堂开会,另外TEAM的新人闯进来,惊奇地说:”你们市场部的人怎么长得那么象?都小圆脸,笑眯眯的……”

我和现任同事保持着相敬如宾的关系,平日开起玩笑也怪亲热,但是在他们眼中,我完全是另外一个形象:开朗、亲切、朴素,负责任,有条理,乐于承受压力与挑战,有点没心没肺,不太关心时事与流行趋势,业余除吃饭与睡觉外没有其他特长与嗜好。几年前我已对这份工作厌倦至崩溃,但是直到今天还不停有人跟我说:”再没有比这行更适合你了!”没有人知道我喜欢什么音乐电影,没有人知道我的MSN帐号,没有人认识YK,YK生活在另一个世界里。同事多数天真可爱,聚在一起谈车、油价、房子,以及超女。有一次唱K,一名台湾同事点《鼓声若响》,一边慨叹:”陈升真是个鬼才啊。”大家面面相觑,隔一阵终于有人打破沉默说:”陈升嘛,我知道我知道,就是刘若英暗恋的那个嘛!”我也跟在一旁恍然大悟地点头。

和我一起到公司的小姑娘,最近为了公司封MSN和私人邮箱的事十分不爽,悻悻地说自己完全是被骗来的,当初她问介绍人:公司能不能上网?能。上班用不用穿正装?不用。谁知穿条牛仔裤上班,一天就被批评四次。我耐心地告诉她:在我们这种公司,”不用穿正装”的意思只是不用西服革履而已。她又惊又怒:”啊?是这样?”伊每天自带笔记本电脑,一边拨号上网聊天,一边塞耳机听歌,IT见状警告过她。她说:”如果他们连拨号上MSN都不许了,我就只能马上辞职了。”

我很钦佩她,个性大过天,爱憎分明,无须挣扎。跨国公司如雷贯耳的名头,严谨庞大的系统,培训机会,福利制度……对她来说全无价值。然而我不行,我左换右换,也脱不了这个圈子,并不光为着衣食。我已经被训练及改造成一个逻辑性强、依赖工作程序的人,虽然嫌他们伧俗,但我习惯大公司明确的分工,APPRECIATE那种公管公私管私的态度。真让我拿办公室当自家场院,我也坐立不安。

最近迷上了渝乡人家的”干锅牛蛙”,三个人叫了两锅还嫌不够,当口腹之欲满足到一定程度,真有死而无憾的感觉。我羞愧的说:改革开放这么多年,我们的追求还老停留在马斯洛理论的最低层,什么归属感啊,自我实现啊,怎么在我这儿就不好使呢?原来都因为我自己是个半调子,根本没有地方去。

伊德心理诊所——半调子》有一个想法

  1. 最近我的职场生涯也要翻天。想想着一年半,不管自己愿不愿意,都过着大大不同以前的生活。别人说,我这样也好,能在逆境中变聪明。我说,我怎么没觉得我变聪明阿。他说,你能这么觉得就已经聪明好多了。哈哈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