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钱

image阁下上街的时候,钱包里如果只剩百元大钞,连十块的零钱都没有一张,会不会心慌?我会。尤其是搭出租车,付车资的时候,简直是硬着头皮拿出那一张毛主席。唯恐司机大爷不耐烦,皱着眉头吸着气,粗声粗气地斥责我:“有没有零钱啊?让我怎么找?”粗暴的还逼你下车,步行50米去小铺子换钱。

温和一点的司机,会微弱地抗议:“我刚把零钱都找给别人了,实在找不开……”吞吞吐吐,僵持着就是不肯行动,直到你不耐烦推门作势要走。还有的司机振振有词:“我刚刚出车,你是我今天第一个活儿,哪来的零钱?”喝,真是没本生意。

既然刚自家门出来,为什么不备零钱?这根本是工作用具一部分。又不是开夜总会,客人按计价器读数付帐,自然要设找赎,难道让客人自己备着零钱,找不开活该,少补多不退,全当没收。

但是不知怎么非常不愿与出租车司机争执,虽然可以投诉,但是谁有那个时间精力,自己还要生一肚子闷气,而且他们中有的扮相很差,脏、粗野、烦躁。孤身一人坐在他的车里,还真有点惴惴。就算投诉成功了,最高罚款几千,不知是多少天的收入,坏了人家衣食,心里也有点别扭。所以一直忍,到超市买包纸金都用百元大钞,假装看不见收银员怨毒的眼神,只求换点零钱傍身。

收银员也很离谱,有次我姐买东西,被人不厌其烦地问:

“有一毛么?”“……”

“有五毛么?” “……”

“有一块么?” “……”

“有两块么?” “……”

最后干脆问:“那你有多少?”盘问口供的时间,足够她去别家柜台换两次钱了。我在德国平价铺子买巧克力,有个几分的零头,我正训练有素地往包里翻找零钱,售货员已经找给了我,一大捧有票子有硬币,手势熟练如同杂技,人家可没质问你有没有零钱。不给你,要么是没有,要么就是不方便给,何必拆穿。不过现在很忌讳拿外国来说事,弄得不好就被粪青跳起来啐得一脸灰。我只好认为洋人脑筋直,算术不好,只懂的看计数器,实在不能胜任这类繁复的心算:加一点,再减一点……最后找错了钱,还不是自己吃亏。

这样恨找零,却还不愿意收信用卡。出门不光要带着零钱,最好整钱也多带些,钱包鼓涨涨,走到哪里都踏实。无论信用卡里有多少额度,掏不出现钱,餐厅小姐照样拿你当吃白食的办。装修精美的高尚餐厅里,大家酒足饭饱,自腰包掏出一叠叠票子付款,怎么看怎么象付小费,真正猥琐。想必店家收数的时候倒是有快感的:最早发工资,不是发到账号上,而是逐个人叫到财务室,领一只信封出来,里面装着一叠现钞,赤裸裸地引人心跳。幸亏这个习俗现在基本已经没有了,否则有些月入几十万的人,出粮日真得带着打手上班。

零钱》上有3个想法

  1. 因为自己较比迷糊,曾经不止一次的犯下出门忘带钱包的错误,其窘迫经历真是苦不堪言呐……甚至把距离最近的一个朋友从刚刚约会的小女生身边叫来付帐,此后便长了教训–无论何时必在钥匙包中预备两张百元大钞以备不时之需!

    好在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生连钥匙都忘记带而进不去门…

  2. 我不会,因为我脸皮厚,我每次都说:没有零钱!从来不看人脸色,从来都理直气壮,因为我就是脸皮厚,嘿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