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一九九几:17

林向东问我:“想什么呢?表情阴恻恻。”

我说:“干脆结婚算了。”

他楞住了。

“看把你吓的。”我坐起来。

他拽住我:“站住。”我轻轻挣脱他,“我饿了,我要去找吃的。”看,不过是饮食、男女。

“这可是你说的。”他依旧抓着我的肩膀。

“干嘛呀,”我诧异地笑了,打掉他的手,“和你说着玩儿的,讹你还等这会儿?”

“你小丫的,”他笑着骂我,“说说就没正经。算我讹你成不成?”

“你拿什么讹我呀。既没有青春肚子里也没那块肉。”我和他嬉笑怒骂,来得个熟练。咱二人越来越像兄弟姐妹,再这样下去想不分手都不行,在一起时会有乱伦的感觉。

而且他现在也并不止我一个相好,一个叫什么什么兰的小姑娘,好象还是一个挺怪的姓。别问我怎么知道的,现在除了我,谁还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我并没有生气,他又不是傻子,找个心不在焉的女朋友够冤的了,何必还在我这一棵树上吊死。

我很惭愧,明明都不相爱了,还各怀鬼胎地在一起,不外是为了消遣,利用彼此。

这些天公司里沸沸扬扬,盛传总监要易主。秘书们最担心,每日捧个茶杯窃窃私语。我照例忙碌得没有时间与力气去关心人事。生活中唯一的乐趣是出粮日出去喝个酒,或是给自己买件衣服,然而买了又懒得穿,商标也不剪就挂在衣橱里,每日还是穿那件旧毛衣,或黑西装。闷闷闷闷闷。

这天公司开会,终于非正式地宣布新总监将自香港调任。我面无表情地合上笔记本走出会议室,谁做老板还不是一样做活计?我们这些小卒子切勿操心这些事。

然而我的经理很兴头,急急地召集我们开会,准备各种大部头的报告,预备新老板来了进行汇报演出,我做得头晕眼花,心里很疑惑这种功夫够不够讨好,也只得言听计从,完了晚上还要加班打印装订成册,整个办公室被我搞得像第比利斯地下印刷厂。

最后其他人都走了,空气里弥漫着油墨的怪味,终于彩色打印机没了墨,复印机卡了纸,电脑死机。一切的一切都坏了。我心安理得地关上电源,下楼买个三明治,没想到碰见黄凡,我有点尴尬,还好他和女伴在一起,看样子象是女朋友,但他也并没有给我介绍,我们寒暄了几句。本来我是打算喝杯咖啡的,现在也只好装作赶时间的样子拿了三明治便走,黄凡说:“你怎么还是那么忙。”是啊,人家还以为我多受老板的器重呢。

张家明打电话给我,他在三里屯喝酒,问我要不要来,我过去的时候他已经有了几分酒了。看见我就埋怨,“每次见你都一副鬼样子,虽然我不是你男朋友,也别太欺场了。”我自顾自叫了TAQUILA SUNRISE,他还在咕哝,“最损也把头发梳一梳呀。”我笑着拿纸巾盖住酒杯,“砰”地在桌面一顿,细细的泡沫浮上来,我象喝解药一样喝下去。张家明看着我,“你太粗鲁了。”

我耸耸肩,“我又不是你女朋友,何必讨好你?”

张家明忽然笑了,“我有点好奇,你在你男朋友面前是什么样子的?”

“穿透明睡衣,天天跳肚皮舞、马杀鸡伺候他。”

张家明一口啤酒呛在喉咙,“高兴啦?”我白他一眼,“非得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才叫快乐。”

他笑了一阵,又沮丧起来,“罗安,你就是没有正经。”

我没有正经?因为我不当众表演七情六欲,我就是没有正经。我叹一口气,低声说,“张家明,失了恋借酒装疯不叫正经,叫肉麻。”

张家明跳起来,“谁告诉你我失恋?”

我耻笑他,“100个人失恋99个人都你这样子。你多大了,张家明?说出去你也是一个MBA,月入三万元你怕找不到老婆?我都没哭,你急什么?”

“这是两回事。”

“我知道,年近三十,反而特别想谈恋爱,因为再老就真的没力气了,抓住青春的尾巴。”

张家明怔怔地问:“什么?是这样的吗?是我想恋爱,不是我爱她?”

这个问题简直比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更艰难。

寻找一九九几:17》上有2个想法

  1. 还有这样的好事?MBA,月入三万,感情专一,三十单身,钻石王老五呀!哪有?哪有?YK,记得给我留一个啊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