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在哪里

最近天气转暖,大家都有些坐不住。每年最难熬是这段时间,窗外阳光媚入骨髓,人在写字楼里坐着,浑身发软,仿佛患了重症肌无力,心里十只小手狂抓挠。连我这样的懒人周末都忍不住爬起来去后海逛逛,朋友熟知我的习性,追来一个电话阴阴地笑:“春江水暖,是不是你丫又先知了?”今天在MSN上,有朋友跟我说:“我想谈恋爱,我想谈正常的恋爱……”

这句话听着就不正常。但我真是明白的,那种不和一个人苦苦纠缠,神清气爽的恋爱。春天是发花痴的季节,心里不知为什么永远惴惴地,那种明知有事要发生,手心出汗的感觉。爱上谁都好,只要有感情可以挥霍,没有负担。

午饭后我到屈臣氏去寻找一只袖珍唇扫,同事问我:“我有个朋友最近陷入感情困境了,和男友断了,还总忍不住想接他电话,你说怎么办?”我平时是一个冷静理智地惹人厌的人,今天不知怎么脱口而出:“想接接,想见见,男未婚女未嫁,何苦难为自己?”同事疑惑地说:“那不好吧?总得有点原则……”什么叫原则,混得一阵自然也就腻了。一生人总共也只能年轻一次,一年总共也只得这半个月春天。小时候我妈也老跟我说:“不打算跟谁过一辈子,千万不要随便招惹,免得后患无穷。”当时还信以为真,后来发现哪有人肯缠着你不放,切勿自作多情,活该白了少年头。

更多的戏等着上演:春寒乍暖的那天,春装第一次上身,每个女人都觉得自己是美丽的;柳絮一天一地,轻飘飘撞到身上,象“一颗子弹打中我胸膛,刹那间往事涌上我胸膛”;以前上大学时,大家都写信,有个同学给我们读一个普通男性朋友的来信:“晚上我骑车回学校,春天的风象小嘴巴抽在我脸上——又该吃草莓了。”

每年春天的某一天,我总能从空气中闻到一种火药味,那一天我跟自己说:春天终于到了小朋友的眼睛里。

春天在哪里》上有5个想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