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一九九几:15

星期三晚上我和张家明及周致远夫妇吃饭,我有点理解张家明的感受,幸亏是四个人,我和张家明还可以互使眼色,就这样我也觉得筋疲力尽。

累,一直观摩他们,看得真累。

不过你可别以为是周氏夫妇的错,他们并不肉麻,甚至没有当众说一句私房话,反而努力张罗我们,惟恐我们心情不愉快。

那么体贴。然而他们举首投足间,自有一种默契,说不出的亲密,外人永远插不进去。

是那种只有在一起生活,才能有的默契,最平常不过。

但是我和林向东也生活在一起,我们就没有这种默契,我们更像两个合租公寓的人,各占各房各有各床,难得一起吃回早餐也是坐在桌子两端抖开各种报章杂志看。

我几乎走了神,想到自己还要求人办事,才打叠精神,强颜欢笑。

干笑,最后声音异样起来,像瓷片刮着屋顶,不是不觉得自己像个巫婆的。

吃完饭张家明陪我回去,他问我,“你觉得他们相爱吗?真奇怪,我以前不相信这世上有夫妻是相爱的,但他们偏偏是相爱的。”

是吗?我也不相信,但我又知道些什么呢?诚然周致远是爱他老婆的,我并不特指郑晓筠女士,只要是他合法的妻,他就责无旁贷地爱着,他们一辈子也不会离婚,这个不叫爱情,这叫做责任。世界上的事大半说穿了就这么简单,只是我们从来不想有机会去证明。

我知道周致远爱谁,哪个神经质的,拎只皮箱满天飞的女人。爱本来是一件不合情理的事,我第一次见林向东,是在一间酒馆里,他匆匆推门进来,光线昏暗,我忘记戴隐形眼镜,根本看不清他的五官,就好象被什么东西锤中了胸口,他走过来的时候简直就有音乐响起。一直到现在我都记得,那时侯的记忆有厚厚的质感,并且逼真得有气味和湿度。

最要命的是,周致远并没有得到她。我们都是这一点贱,怎么见得千辛万苦得来的东西才是最好的呢?太珍贵了,现在谁还敢以为天上会白白掉馅饼,掉下来还恐怕砸破了头。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高兴的, 周致远答应帮我这个忙.我知道他会答应的,一半看张家明的面子,一半也不好意思当众给我没脸,不好意思拒绝也就只能答应了.半生脸最好说话,真的熟稔到像张家明和我,他就敢随便羞辱我了。

这种半生不熟的朋友最好,略有一点互相利用的意思,彼此不容易拖欠,我以后应多多结交这样的朋友.究竟我要一个真心的朋友做什么呢? 陪我吃茶谈天也并不能排遣我的寂寞。像张家明, 我现在连他也不爱理。我嫉妒他,他至少还能痛苦。瞧情境他爱上了一个什么人。这么大岁数还能血淋淋地爱上一个人,实属不易。

比我现在的麻木不仁强多了。

寻找一九九几:15》有一个想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