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亲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头好,太喜欢了,就由得它进入自己的生活,处处浸淫。身为创作者,更有随时致敬的便利。我喜欢自他们的作品中找到种种蛛丝马迹,然后会心地一笑。象是徜徉在情人喜欢出没的地点,不知道哪一个转角就会不期而遇,感觉特别窝心。

亦舒的偶像除出鲁迅金庸张爱玲,就是二哥倪匡。她书中的主人公,上至失婚妇人,下至几岁孩童,人人爱看卫斯理(倪匡笔名,科幻系列丛书)。《玫瑰的故事》里,伤尽美女心的国栋哥,一本《射雕英雄传》看了二十年。从她的书中,我们还知道她喜欢rod steward,女主人公扭开无线电,总是“老好洛史超域”在唱“哦,我的老心”。亦舒自己又是香港词人的偶像,她不写小说都有几年了,然而她的书名至今还不断地被林夕和黄伟文拿来做歌名。林夕在《多谢芭比》中干脆还露骨地写道:“感激芭比不会老,依莎贝没有脱稿”,差不多全香港人都知道依莎贝是亦舒大小姐的英文名字。

说到香港歌坛,想起当年的达明一派。他们的歌词,九成都是取材自小说电影。为着喜欢达明的歌,才去看三岛由纪夫的《禁色》。结果并不是很喜欢,《春雪》倒是好小说。

电影人就更方便,昆汀现在混出来了,他的电影里不搭调地到处出现中国功夫;周星弛横了心地向李小龙致敬;王家卫的《花样年华》,简直把妈妈的老唱片都搬了出来。老派上海人还是含蓄,瞧人家周杰伦,干脆把老妈的名字叶惠美写在唱片上—–

林夕当年的一首《再见二丁目》,捧红了女歌手楊千嬅。我们每次去k房,唱到这一首,总觉得后面有一个不可告人的故事:“原來過得很快樂,只我一人未發覺,如能忘掉渴望,歲月長 衣裳薄- – – -”朋友唱着一半便放下话筒,恨恨地指着屏幕说:这里面每一句都是典故!就是我们不知道- – – –

还有,据说爱上一个人,眉眼也会不自觉地跟他越长越象呢。

一家亲》上有7个想法

  1. 有写啊,就是写的不太好。不够技巧。

    正在大量阅读《收获》《十月》《钟山》——

    哪位愿意奉献故事啊:-P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