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

出门一阵子,家里后院儿还好着,BLOG倒又出事儿了。有几位特别有血有肉的群众说我冷血,在众志诚城全民救灾的当口居然还惦着风花雪月男女关系。

在目前这种情况下,我对任何激动的情绪都表示理解,比如焦急、感动、震惊、难过……但我仍觉得指责别人没及时在BLOG上忧国忧民是一件很匪夷所思的事情。这不是正常人表达悲伤的方式,不过SUKI还是YAKI同学,我非常赞同你在RSS上退订我的博客。

这段时间我不在家,由于上网不便,最近半个月的BLOG文章全是用WORDPRESS预先设置好发布时间自动发布的。说这个不为了争什么黑白曲直,只是想说明,人往往没有TA自作得那么聪明。现在我回来了,仍然爱写什么就写什么。没有人配在这儿说什么,除了身受灾难的人民,和现场救援的解放军战士。但这些人不知道几天几夜没合眼了,恐怕没功夫没心情在别人BLOG上唧唧歪歪。

至于后面那留言千字劝我有血有肉做女人的女文青儿,我连平时闲的时候都没嘴说你们。

全国默哀三天,北京时间5月19日——5月21日,改BLOG模板为黑白。

黑白》上有41个想法

  1. 有些人是从小被洗脑洗傻了,媚俗的煽情的表达方式倒成了真情流露,其他通通都是冷血的不正常的.
    只要做了力所能及的事,就不必每天陪着哭丧着脸,人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要继续.

  2. 本来那某某童鞋打算“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可是呢,发现再怎么生气也与YK无损,一生气一跺脚咱退订!不跟你玩儿了!不过要是悄莫声儿的退订了谁知道咱生气了呢?就还得上来blabla一番……

    呀,我也够阴暗的……这怎么话儿说的……

  3. 被指责的多去了,捐钱的指责没捐的,捐多了的指责捐少的,捐款的职责灾区人民怎么还有怨言怎么不感谢政府!

  4. 这几天确实很沉痛 我们一边躲地震 一边购买物资送去灾区 一边捐赠 一边还募捐 眼睛就没干过 可是 能看到在别的地方 正常的生活还在继续 对我和我的朋友们是非常大的安慰 我们一边慌乱的忙碌 一边期望这只是一场噩梦
    但那一刻之前的那种日子是回不来了 再想要那时候烦恼的烦恼也是不能了 我们每天都上网,每天都要来看看大字报 这里还有从前那种生活的氛围 真的很好 如果到处都是伤痛 这日子还有什么盼头啊

  5. 今天是国定哀悼日,我们取消了一切早已排定的娱乐活动,连客户也一早发来通知延期所有的公关宴会。

    为死难者哀悼,为幸存者祈福

  6. 忍不住说一句,那些只以自己的行为方式作为唯一判断标准的人是幼稚的,虽然,这是作为人的我们最经常犯的错误。

    有的人把博客当作自己生活的显微镜,不遗余力展示到卧室的每一个犄角旮旯,所以也理所当然的认为别人也是一样。一旦没在博客上提及的事情,就认为博主完全没有关心。这,恐怕太幼稚了。

    同样的行为背后意义可能南辕北辙,不然为什么灾难过后,有人高调做秀,有人匿名捐款5千万?灾难面前,不需要指责别人,默默的尽力帮助需要帮助的人,以最大的希望和善念相信这个世界,才是应该的吧

  7.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没有
    我平时也爱博个乱七八糟的,最近也没什么心情写博,也没写那些声泪俱下的。至少我还懂得不会神经到跑去指责别人不写眼泪。

    只想说,那些觉得自己伟大高尚的,请把所有存款取来捐了,立即辞工或是请长假上四川做个半年义工,再回来指责,才比较有点力量。

  8. 今天,我组织了一次默哀活动。真差点没有哭出来——预演的时候同事说我有点眉飞色舞的样子,NND,这不是找被抽嘛!我是有点难过,可是要我强烈表现悲切来,可是怎么也找不到感觉。我是主持过一场朋友的婚礼没错,但是这样的肃穆的场合由我主导……简直要崩溃了。谁知道时间慢慢走向14:20的时候,我突然沉静下来,感觉有种东西一直溢向心头、眼角。我感到那种强大的痛苦的气场,那种庄严感是我前所未有的。我们向用餐的每个客人打了招呼,然后在即定时刻来临前,我站在店中央,请所有客人起立。客人们就站在座位旁,上班的人就站在岗位上,休息的员工也整齐地站成一排,然后我宣布:让我们为汶川大地震中死难的同胞们,默哀三分钟!

  9. 哟,谁比谁文青啊?您说我文青,我真会脸红的。最多我也就高中时看看诗集,想您当年可是成打成打地写诗啊~,一到中年,撇得还挺清。
    哟!我怎么也成了这牙尖嘴利的德性。人家地盘,少说为好。但无论如何,再难听的留言,YK也会公布出来,气量不大是做不到滴。

  10. 这两天上班路上很自觉的切换到FM,不再听CD,听的我一路的鸡皮疙瘩,看来我还是挺感性的人。一定得好好生活着,因为生命很珍贵!

  11. 从未看到世界如此充满了大爱,即使是70年代生人,也为动容、动心。

    但很多人却一贯沉浸在某种逻辑中:大龄未婚是该被同情的、主动要求离婚是要被指责的、男女关系录影被公布是要唾弃的;人云亦云、人骂亦骂、人哭亦哭。真能把法国轩尼诗老板揪出来打也就罢了,或者让盖那些一震就塌的校舍的无良房地产商示众也行,可偏偏只跟家乐福中国普通打工者过不去,让人辞职—全家老小你养啊?要么就去砸万科售楼处,在售楼经理请吃喝完毕之后,是人吗?

    先一阵有人谴责军队没空降、空投,全不管啥自然环境,现在又看别人娱乐一下不顺眼,我想问问骂者:您的房事停了吗?

  12. yk在这篇博里面解释了自己的情况,我个人觉得是解释给SUKI 理由,SUKI我觉得也没多少错.因为自动发博的情况如果没有被告知谁也不知道.作为一个正常人当时的心理感受,就算不在现场不能是有所帮忙的也是可以说一些话的吧.大家都没有错吧.

  13. 说来真奇怪,有些人以为你跑到别人博客上来看文章,就是施了天大的恩了吗?
    别人YK站在自己家里说话,你打门外气急败坏的冲进来,跳着脚的一顿臭骂,末了,还很牛×的说,我以后再也不上你家来了。你有病啊你,谁求你来了。要宣扬自己有多人性,有多博爱,有多爱国,自己站大街上拿喇叭喊不就行了吗,非要找个敌对目标,扇大耳刮子给大家看,才能证明你优秀是不是?

  14. 有位E-MAIL为haerbin@sina.com的同学,你的留言我删掉了,并且标注为垃圾。我都说了,所谓“解释”,不是为了给你们脸,是为了证明你们多不正常。

    我看我就是一直以来脾气太好了,才有你们这帮东西出来献世。博主但凡横一点儿的,也轮不到你们这么撒野。不见得举国哀悼,我就不能治你们了。趁着这时候耍流氓,更得严打。

  15. 不见得举国哀悼,我就不能治你们了。趁着这时候耍流氓,更得严打。

    笑死我了。
    我就说,这上下就该组织党卫军冲进人家家里看看有没有人在家半夜看小说了:“国难当头你还看什么小说!”而往往这样做的人也不过捐了百八十块,就能挥洒廉价同情心了。成,我们哀悼,我们不工作,我们不出门了,他们养我们?

    傻逼多得让人疲劳。

  16. 呃,看到提到suki的名字还是觉得很奇怪= =

    为啥那位SUKI同学会这么纠结,我能理解,但是不接受=。=
    还有就是,没啥好讨论的了哇,越解释越没意思不是,谁也没必要故作姿态,别人爱怎么想,那也只好让人家想了不是
    兔兔跳童鞋的话,我同意……唉唉唉顶着这个名字说话声音都弱半分,囧死我了!

  17. 偏偏就有这样一种喜欢强加于人,凡事都弄出一个整齐划一的模式,而且把自己看得无比重要的族类。

    如果YK没有就地震说过什么,为什么不假设他是因为太难过而沉默了呢?您是那位啊?上来就扣顶帽子批评人“冷血”,用身体的哪个部位来思考的?

  18. 非要大声嚎啕才能显示自己的悲哀么?
    有些人泪都流在心里了,每流一次都如同淌血。
    我个人认为这比一直叫嚣自己多悲伤多哀痛对别人指手画脚的深刻多了。

  19. 本来不想说什么了,但是有些话不借这个地儿还真没法说,所以以下这些话并不仅仅针对YK这篇文:
    我甚至感觉地震现在已经成了社交话题,大家见了面彼此寒暄说,唉,听说今儿个已经死了X万人了啊。。。
    请问这是真的悲痛么?如果你失去了一个亲人,请问你会选择避而不谈默默悲痛,还是把它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我不否认有的人是真的悲痛,但是,就我所见,正如先生所说,我一向是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估计中国人的…
    再者,为什么要给悲痛固定一个格式?这让我想起《女王》里面民众对女王的态度,看看女王是怎么说的吧:”我选择静静地悲伤,默默地哀悼。我以为这是我们民族一贯做事的方式。从不张扬,但不失尊严!”

  20. daisy:

    2008年5月19日 11:11 上午
    哟,谁比谁文青啊?您说我文青,我真会脸红的。最多我也就高中时看看诗集,想您当年可是成打成打地写诗啊~,一到中年,撇得还挺清。
    哟!我怎么也成了这牙尖嘴利的德性。人家地盘,少说为好。但无论如何,再难听的留言,YK也会公布出来,气量不大是做不到滴。

    ~~~~~~~~~~~~~~~~~~~~~~~~~~~~~~~~~~~~~~~~~~~~~~~~~~~~
    合着非要揭发你丫其实就是一文盲你就高兴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