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眉不让巾帼

最近大家纷纷在畅谈对男人的趣味。我没有啥品味……咳咳,既然来了,就拣有趣的说两句儿吧。

穿衣戴帽,连我也不大行,更不敢强求男人了。干净整齐不失礼于人是起码的要求吧。不是人人有资格不修边幅的。或者需要极美丽英俊的外表,或者需要极高的才华和气质。我友勾姐经常在摩托罗拉饭堂里看见穿宜而爽内衣排队买饭的工程师——不,他们不够资格,远远不够。起码也得是拿怀表当鸡蛋煮来不来把半个实验室炸飞的那一种吧。

不过作为一个政治上从来不正确的人,我对男女是很有点思维定式的。女人教男人穿衣服,男人替咱们修水管修电器。有时我看见两个年轻男孩有商有量地在屈臣氏买洗面奶,就觉得说不出地别扭——人家也得洗脸啊,不见得个个都有老婆女友打理,这个年纪,难道还跟妈妈要么。

现在男人是越活越细致了,我相熟的化妆品柜台小姐,每天要接待很多男顾客。不不他们不是来买礼物,是为自己添置彩妆。那一小盒精致的遮瑕膏,每次进货不到20盒,次次有男顾客帮衬。有人还缠着她要试粉底呢,只得好言相劝:“这只日本牌子,颜色太浅,实在不合你用,请去隔壁BB柜台找找。”

其实这样的男妖精还是很少的。一般讲究精致生活的男性,远不至于这么恐怖。但我不知是出于自卑还是嫉妒,总是敬而远之。志趣和我们太相投的人,往往也都是竞争对手,不防着不行。

有一次因为个临时项目,我和一名上海同事去青岛出差,主要任务就是查店,我们约齐了从酒店出发,一天要扫10家店。我以为半天就可以结束,料不到这位男同事,每看两家店要到咖啡馆小憩,下午2点多要进一次甜品,路上还要选一瓶红酒晚上临睡前享用。从超市出来,到一层化妆品大厅,我看到心仪的牌子在搞买赠。咦,不是我在北京错过的那个吗?我非常不愿意把公事私事混起来做,尤其还有男同事在一起。考虑再三才说:“麻烦你等我5分钟,去看一样东西。”

结果专柜没有我要的产品,我迅速回到约定地点,他已经站在那里,手里提了一只袋子,“咦?你什么也没买?我倒顺便补了一只兰蔻洗面奶……”

我深感羞愧。

须眉不让巾帼》上有47个想法

  1. BF 就是一个有名的、身上总是有香水味的男人
    所幸那个香水味还不错
    但我也总是有小小别扭
    因为我相对比较不修边幅一些
    还有是他和我一样的体重

  2. 夏天在单位餐厅看见着拖鞋运动短打的男工程师,吓个半死,初以为人家刚参加完篮球赛回来,可穿着拖鞋呢,防守队员不小心攥着拖鞋可怎么嗜好!

  3. 汗颜! 我夏天在公司(包括食堂)都穿着拖鞋。。。不是拖鞋样的凉鞋,奏是拖鞋,这是俺们工程师的统一风格。。

  4. 以前我们有位男同事,常常拉我们去兰蔻柜台看男士粉底液,而且还贴眼膜

    不过他倒是个东北人,虽然长得好看了点,性格还是很爷们的

  5. 我说的娘,不是娘娘腔,就是注重打扮。。。我自己不是每天花心思琢磨怎么打扮的人,至少不是特别爱打扮,所以实在是受不了BF是个比我保养品还多的。。。男同学或guy friend这样,我完全没所谓。

  6. 我痛恨穿着肉色丝袜的男人到死。。。。。。。
    崩管外面打扮成什么样,粗旷型还是细腻型,只要是脚上穿了肉色丝袜,一概鄙视+无情的嘲笑:好大好大一个大包子咩!

  7. 小呱握手,我至恨男人穿肉色丝袜,以及白袜黑鞋,还有红色袜子,……简直不堪,一看之下就要冷哼。

  8. “不是人人有资格不修边幅的。或者需要极美丽英俊的外表,或者需要极高的才华和气质。”

    深感赞同啊~!!!!!!!!!!掐大腿中~

  9. 太可爱了简直!

    你说, 一个女人为什么非要逼着男人欣赏她家老公香水趣味呢? 人家觉着沐猴而冠,您敝帚自珍不就得了,非歇斯底里,出来泼妇骂街,啊哟那叫一个惨不忍睹呀,自称不惜去啃狗屎,您就别跟她一般见识了。

  10. 粉丝:

    2008年1月11日 7:08 下午
    太可爱了简直!

    你说, 一个女人为什么非要逼着男人欣赏她家老公香水趣味呢? 人家觉着沐猴而冠,您敝帚自珍不就得了,非歇斯底里,出来泼妇骂街,啊哟那叫一个惨不忍睹呀,自称不惜去啃狗屎,您就别跟她一般见识了
    ————————————————
    我个人觉得,yk和泼墨确实没说什么,但第一个人说的就太过分了,人家老公用个香水怎么了,他用着说人家农村青年用香水娘娘腔么,刻薄程度可算一般,本来从泼墨的blog里一直觉得她是个很可爱的科学家,现在只觉得她为人刻薄,不敢恭维

  11. 我本来觉得说一个不认识的人“沐猴而冠”确实刻薄。不过看完骂街,我又觉得人家这么说或许有道理。

  12. YK的链接看不到,不了解大家在说什么八卦,不过YK这篇文确实没说什么刻薄的话啊,而且男同志买化妆品那段太逗乐…

  13. 俺终于和墨墨童鞋接上头,明白天雷酵母又他妈发作了!
    我怀疑丫是不是觉得**没人看得出来啊!!!
    我依然喜欢能将香水用的合宜的男人,但是我就是看不惯怹**的!

  14. 我嗅到了不寻常的火药味!
    有没人8一下具体的来龙去脉,光靠那么简简单单的几个留言猜起来很费脑子的!
    应该把8卦精神发挥到极致,不能因为是身边人你们就不8。。。。

  15. 天雷酵母啊。。。居然这里都成了三号,人家YK根本就没理她,她自己跳出来泼妇现形……天哪泼妇真的是世界上最可怕的动物!

    她估计自己心里最替她老公自卑的就是这些了,所以言必称我家农村孩子到你那里视察乡长管饭云云,还说你们估计没有我混得好…… 她那么引以为傲的厕板到底是什么东东?……是方言还是啥国内的fancy装修呀?

  16. YK,帮我带句话到泼墨:
    我在宁财神的BLOG看到他在文章最后写道,谁在回文中骂人的‘明年一年全家死光光’,结果被狂洒狗血。然灭丫挺丫的均有,好不热闹。
    都只是一时热血而已。
    虽然墨的文章我没有看到,不过我想,丫没有夸日本人、辉扁啥的,没有在文字中坑蒙拐骗偷抢杀掳奸烧劫,就算好同志了。
    全然是视角不同罢了。
    比方说公主同时看上两个男人,在唐代这叫风流,在宋代却叫做淫荡了。大节上可过者可矣。

  17. 郁闷地扛张小凳到YK的地头坐等俺的泼墨和有所思。
    想不到这年头,居然还有抄屎盆子上阵的婆娘,城管也不管管。

  18. 咳咳,偶转了一圈回来后,终于搞明白发生什么事鸟
    原来是一瓶香水引发的骂街.
    受牵连的几个当事人的相关BLOG我都看过了
    公平客观地说,此事与YK无关唉,干嘛殃及池鱼了?
    该找谁找谁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