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易法兰西

因为我有个无法“融入西方主流社会”的胃,我不得不承认,北美,尤其是多伦多,是相对比较适合华人生活的地方。但是北美,尤其是加拿大,同时也是比较闷的地方。查理有个朋友就说:加拿大我去过。。。傻大傻大的。嗯,那样的阳光、蓝天、绿地、大湖,你必须说它是美的,但是架不住几千公里望过去都是一样的平原风光,审美何止是疲劳,看多了简直会疯的。

虽说壮丽有壮丽的好,精致有精致的好,但北美和欧洲比,总是粗糙许多。不要提别的,在欧洲旅行,坐上小火车,等闲就穿越了几个国家,而驾车从多伦多往北开2000多公里,连安大略省都没出去——真让人泄气。查理一个同事以前在美国微软上班,一个人开车10多天从西雅图回多伦多,每天赶路十几个小时,有时饿了就吃面包,高速两旁风景鲜有变化,这样的寂寞,也只有朴实的加拿大人能耐得住。

好在加拿大还有个魁北克,虽然早就被老家的法国人丢在了北美,人家的心还向着法兰西。所以魁北克还保留着一点欧洲风情,加上魁省有山有水,景致就秀丽了很多。多伦多离满地可只有5小时车程,所以在安省一闷就想往魁省跑,而且像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孩子一样,一进魁省地界就不开眼地说:瞧人家的红色小房子,瞧人家的大教堂,瞧人家的小山坡,瞧人家的花姑娘。。。还有人家那地名儿,订房的时候我问:是XXX酒店吗?对方礼貌地回答:正是。我们是¥%#@%¥@!¥##%酒店。。。起码多出了8个音节,听上去完全是两码事。

多年以来美国人和法国人就互相瞧不上,前者嫌对方糊涂与矫情,后者笑对方粗糙与老土。典型的荷里活电影里,每出现一个英国人80%是歹角,每出现一个法国人则百分百的不靠谱。不过,难得美国人竟然知道自己也不招法国人待见(你知道,近半数以上美国人认为加拿大人喜欢他们。。。),连成龙的《尖峰时刻》里也有这样的桥段:法国出租司机在机场拒载美国人,因为他们“太暴力,总和犯罪联系在一起”,后来发疯了要学做美国间谍,举着一杯星巴克委屈地说:大不了我整天喝这垃圾!

我们对法兰西的感情是叶公好龙式的,羡慕人家的精致浪漫漂亮姑娘和美丽的口音,但有时对他们独特的思维方式也会抓狂,以前公司的法国人——咱且不说了,连魁省的路都特别容易走错。

虽然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一直没有能看向往已久的男脱衣舞,查理也没有看到女舞娘互相舔奶油(多伦多的舞娘也太求其,无非懒洋洋地扭动几下,葛优说:你以为跳脱衣舞会劈叉就行啊?我怀疑她们连劈叉都不会),但在法语区也是十分容易有艳遇的吧?我坐在副驾驶位,路上扭过头去和后座的同学说话,无意中手挥动了一下,隔壁车子里的法裔小伙子马上跟我又单眼睛又挥小手的,笑得个灿烂,亏我旁边驾驶位还坐着一个男的,完全被当作透明。

酒店前台值晚班的姑娘据说很漂亮,查理一反常态,走马灯似的往楼下跑,不厌其烦地去问路、要毯子、借开瓶器。。。第二天晚上更衣的时候,一切行李都在,只不见了查理的短裤,大家浮想联翩,最后发现它工工整整地藏在被单下,难道是特意要给焐暖?我的睡衣就没有这贴心待遇。

回来的路上,不看“安省欢迎您”的路牌也知道快到了——路边休息站厕所里碰到的女人们,体型明显的不同了。那些圆胖胖的身子和一节节地肉,几天不见,分外的亲切啊。

简易法兰西》上有14个想法

  1. 俺进了Quebec就不想出来了,真去了法国估计俺就直接搭小帐篷了…加拿大就是个大农村啊大农村…打破了我对金发帅哥美女的幻想,四周不管男女,都是一节一节的肉,而且还不高.

  2. 万分同意阿。 法国女人就是法国女人,味道就是不同–我当年确实被震撼了一下,那种礼貌中透着疏离,疏离中带着亲切, 亲切中还有优雅…..不说了,我附庸风雅了2年,最后放弃—实在没有那个基因阿。

  3. 总听人说法语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语言
    可我总是感觉英语更好听一些
    莫非这个世界上不只有势力眼这回事,还有势力耳,
    谁更霸权就觉得谁的语言更好听??

  4. 当年特意选了摩纳哥女子的法语歌,每天忙着欣赏她回转的身姿,明眉皓齿,沉醉其中,但也还是要振臂一呼:法语一点也不好听!不过法语唱歌好听~~
    法国女人的骨架小而颀长,肩颈线尤其柔美…五官中,最美的是眼睛和嘴唇…

  5. 那种礼貌中透着疏离,疏离中带着亲切, 亲切中还有优雅…

    您描写得真好啊。。。可我真是难以想象出具体的。。。呵呵~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