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钟长鸣

我这老年人不爱静,一向不怕城市喧闹,贪方便一直住市区,恨不能有小贩在窗根儿下叫卖最好。料不到从挤逼的北京泛CBD搬到地广人稀的多伦多,整个世界反而不清净了。

刚到多伦多的几晚,我躺在床上听着楼下呼啸而过的摩托车、拆了消音器的汽车、尖锐的消防车。。。几乎疑心到了80年代警匪片里的扭腰。我不太明白,在限速60公里的繁华路口飙车,不委屈您那跑车胎吗?

轮胎擦地声和发动机的声音还是能忍受的,就当我发梦看《头文字D》。真正要命的是无处不在的消防车。我开始想,加拿大风干物燥,大概特别容易着火,后来慢慢发现,这些武装上阵的铁汉们急匆匆地不一定是去救火,多一半可能只是赶去收钱。

加国是个很和谐的国家。门口的积雪不扫,会有人来帮你扫;家里的火警一叫,消防车就火速来到——但凡药到了,有没有病可除都多谢盛惠几百大元。然而警报器又超级敏感,开放式厨房,中国菜煎炒烹炸的,油锅稍热一点,菜还没糊呢,警报器先响了,过一会消防队就不请自来——简直像个强买强卖的阴谋。好像我以前在北京去百货公司,最怕路过卖高级玻璃器皿的部门,它们琳琅满目价值连城,手肘或衣角不小心扫下一只来,就得赔款。商家别是诚心的吧?反正也卖不出去,干脆设个局专门讹人,太险恶了。

我们的物业特别痴迷于火警系统测试。一个月总得演练一次,那种声音听多了真能令人失去理智。有时候提前通知,有时候不。响了半晌了,对讲机里才传来半机械的人声:大家注意,刚才是火警测试,请别往心里去。。。我是没打算下楼逃命,但也得忙不迭地拿棉球做耳塞子。

前天晚上,我正小火焖着鸡翅,警报器又叫起来。我们训练有素地拿着报纸对着传感器狂扇,然而越扇它叫得越欢,我仿佛已经看见了一队英俊魁梧全副武装的消防队员冲上楼来,手里拿着一张加币900元的收据……我绝望地把门开条缝,什么?外面也在响?连电梯也停了。然而我们知道,一定没有着火。不过小时候看《变形金刚》就知道,声波也是会杀人的。所以只好拿了车钥匙,躲出去兜风。

走楼梯去到大堂,门卫正被群众层层包围在控制面板前,熙熙攘攘地像居委会改选。两个年轻的南亚青年唯唯诺诺地听他教诲:果然是他们误触了什么掣,导致全楼警钟长鸣、电梯瘫痪。。。我已经麻木到不关心结局,转着车钥匙打量起那两个肇事小青年来:倒也算干净整齐,一人一件白衬衫,住一起。。。会不会是GAY哇?

警钟长鸣》上有19个想法

  1. 也许是兄弟吧?
    最近在看男人两个半,兄弟俩住一起,所以看俩男人一起多半都很纯洁的想:哦,兄弟住在一起??有一个是离婚了吧??

  2. 我是看了一部国产的刘烨和胡什么演的《蓝宇》之后,只要看见同性稍微亲密点,就怀疑是gay,种下病了!

  3. 怎么大家思想都这么阴暗,人YK这文章是写加国火警的,结果连续四楼回复都是说gay的。我鄙视一下楼上的四个人哈!

  4. 你们真是三八。。。。。哈~
    我的道德情操高出了很多:我关心的是那锅鸡翅,用什么调料焖的?桂皮大料和啤酒再加少许南乳汁小火炖出来那叫一个鲜啊。YK用的是什么?

  5. 我关心的是那委屈在60公里的跑车胎啊……

    某日看见一辆国产飞度,改了大包围,改了排气,换了刹车盘片,发动机听声音至少也是加大了进风的,更别说还涂的跟花瓜儿似的……

    有钱改车咱也别拿国产日系车改啊……

  6. 啊没事儿,我都拿塑料袋把传感器给直接包了…我让你再叫!某次在同学家烤PIZZA,忘记了这回事,它一叫我就立马一脚把门踹开,然后那PIZZA那大纸盒呼呼两扇,它顿时就闭嘴了.
    话说当年住学生楼,那火警叫得可欢了,第一次不懂事,穿着睡衣背着我在30秒内决定的要紧玩意儿从14楼跑了下来,又只好爬回去,差点没背过气去…

  7. 豆荚里的小呱:

    2007年9月23日 2:49 下午
    你们真是三八。。。。。哈~
    我的道德情操高出了很多:我关心的是那锅鸡翅,用什么调料焖的?桂皮大料和啤酒再加少许南乳汁小火炖出来那叫一个鲜啊。YK用的是什么?

    ======================================

    鸡翅本来就很鲜了,再加这么多调料就会显得喧宾夺主袅…

  8. Pingback引用通告: YK的大字报 » 火火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