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与我

我是一个极端怕死的人。

有多怕死呢?我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小拇指被门夹住了,整片指甲连皮带肉地拽了下来,血流了一地。面无人色嘴唇发抖地问我爸:我死得了吗?得到否定之后,马上腿就不软了,走路20分钟跟大人去了医院。到了医院手心里已经攥着一大团血疙瘩,值班医生扳过我的手,拉到水龙头底下就冲。。。从头到尾我没哭过,后来别人夸我坚强,我爸说:她忙着担心自己会不会死,没时间哭。

有时候甚至连感冒我也怕自己会死。

这样怕死,却不肯去医院。连参加公司的体检,都紧张得好几天睡不好觉。见医生似见鬼,大脑一片空白,期期艾艾:呃。。。。您说什么?

国内公立医院的医生一般都不太面善。连口罩上露出的双眼也冷冷的,带着强忍的厌倦——也难怪他们,病人多、环境差、寒窗五六年,学得比别人苦,挣得不一定比人多。前些天小贪去了趟协和,说快赶上北京火车站那个劲头了,“到处都是横躺竖卧的来自祖国四面八方的病人们,高温下发出体臭,听他们和大夫的对话你会常常佩服大夫们的忍耐力”——我初中一个同学当了护士,她说在产科实习的时候最经典的段子就是:你是第一次怀孕吗?是。以前做过流产吗?做过。。。

国外的家庭医生普遍客气许多,他们不是救护天使,是服务人员,安安稳稳坐在小诊所里,通过病人向政府支钱,所以一推门先摆出一个大笑脸:“怎么样,好吗?今天看点儿什么?”好像您是来逛商场的。

然而就算是多和颜悦色,我还是怕医生。他们见惯生死场面,锯一条腿,割一块肉,简直不算什么。我知道一个好医生原不应感情用事,我也知道我这点小伤痛在宇宙的长河中微不足道,但是医生那种若无其事还是令我觉得没有尊严。喂,我是一个人,一个敏感脆弱渺小不堪一击的人类,不是一具骨骼外包血肉内植神经。

有阵子我在一间医药公司工作,除我之外,一屋子坐的都是大夫。中午下楼去吃必胜客,同事们一边切馅饼,一边讲外科手术的笑话:“你觉得吗?骨科医生的工具其实和木匠一样,不过是锤子榔头电锯,不过质地高贵些,都是精钢的。。。”我知道每个行业的人都喜欢拿自己开玩笑,但听了还是不舒服。

我想是基于同样的原因,沉迷在感情里的人不喜欢我们拿爱情开玩笑,也许对你来说,一切已经司空见惯,当作笑谈,发生在当事人身上,仍然惊心动魄。这种时候,不要说嘲笑了,连不动声色都是种冒犯。

医生与我》上有17个想法

  1. 又赶上头班了诶!
    我从小医院长大的,还是个肿瘤医院,当年由那活着出去的人不多,顶多放阵风还得回来.
    不知道是不是小时候见多死人了,长大后一去火葬场就觉得挺亲切的.
    没怕过医生,因为从小都是我妈同学朋友给我看病.
    我有点遗憾没有做医生.但我妈一点都不遗憾,还说我做医生一定会把手术刀落患者肚子里.
    我——我当内科大夫不行嘛!

  2. 果然同感!
    前天我一兼职的同事不小心手被玻璃碎片划伤了,血流不止
    我送他到医院救治,医生说肌腱断了一根要做手术。我强忍着哆嗦通知了他父母。
    他手术的时候家长赶到,看我哭得和泪人似的也倒没有恶言相向。
    手术成功后出来的病人倒是看上去很镇定,还到输液室吊点滴。
    我陪在边上则足足哭了一个多钟头,想想真丢人,但是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
    弄得家长不好意思倒反过来劝我。
    其实我伤心个什么劲?就是害怕呀!因为不敢一个人在这样一个环境下面
    ——最后还是我MAMA急匆匆来接我回家的。

  3. 自己去倒也没什么——只是家人曾经多年流连医院,总是不舒服,年初amour开车出了事,几乎没哭死……

  4. 我也怕死,所以对那些自杀的都是超级不理解,现在投胎多难啊,你说你来人世一次就自己结束啦?不活个够本怎么够咯

  5. 我小时候也极端怕死,我姐学丘少云的时候特大义泠然地跟我说:你会不会像他那样?
    我说不会。她极端藐视地说:我就会!

    可是现在一点都不怕死了,怕医生倒是真的。怕的不是死,是病歪歪活着。一下子翘掉也没什么不好,怕就怕被医生锯掉一条腿啊,割掉一块肉啊什么的,然后你还得坚强地活着。我一点不坚强。

  6. 啊,我一学医的同学追了我5年我妈一句”学医的人多少都有些心理变态”,给否了.
    PS,我妈自己也学过医.
    我两个好朋友一个学医一个学生物技术,俩人凑一块儿说话我就觉得全身上下的骨骼和肌肉在我眼前飞过…
    话说,这医生直接拉你的手指在自来水下冲也不怕你得破伤风?
    我有回无名指被西瓜刀割了一小动脉,就在自来水里冲了3秒,被医生恐吓说要是不打破伤风针会得破伤风死掉…

  7. 據說,美女們是比較忌諱見醫生的,因為在醫生面前,她們維持的美形儀態,會在醫生的肢體動作命令下,被殘酷冷血地解構掉。
    當然,整容醫生除外~

  8. 想到我家宝宝,三岁的时候,带她去看病。医生脸色凝重了点,说,“看来有点严重啊。”
    结果她马上带着哭腔说,“我不要死,鸣鸣~!”^_^

  9. 布鱼:

    2007年8月21日 8:06 上午
    果然同感!
    前天我一兼职的同事不小心手被玻璃碎片划伤了,血流不止
    我送他到医院救治,医生说肌腱断了一根要做手术。我强忍着哆嗦通知了他父母。
    他手术的时候家长赶到,看我哭得和泪人似的也倒没有恶言相向。
    手术成功后出来的病人倒是看上去很镇定,还到输液室吊点滴。
    我陪在边上则足足哭了一个多钟头,想想真丢人,但是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
    弄得家长不好意思倒反过来劝我。
    其实我伤心个什么劲?就是害怕呀!因为不敢一个人在这样一个环境下面
    ——最后还是我MAMA急匆匆来接我回家的。

    ~~~~~~~~~~~~~~~~~~~~~~~~~~~~~~~~~~~~~~~~~~~~~~
    你们那个地方的医生很可以鄙视一下的,为了挣钱小病大医

    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割断一根肌健神经是绝对不需要做手术的

    别说一根肌健神经,就是还顺带着割断了旁边的大小动脉静脉之类的也绝对不需要手术

    需要的只是缝针

    技术熟练的大夫皱着眉头瞪着眼睛飞针走线一会儿功夫就能搞定

    不过复原之后也许会影响手的活动,因为毕竟是整根肌健神经,如果象我一样只是半根的话就没大问题了

    因为,我自己就在33天之前割断了一根小动脉,半根肌健,三分之一根大动脉和5、6根毛细血管

    然后白衣天使们花了两个来小时就帮我缝好了,毛细血管是用结扎的

    我当时还一本正经跟大夫说,您想怎么弄就怎么弄吧,但是请不要再跟我说要结扎我了

    缝针VS手术?那费用显然不是一个级别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