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婆界票房毒药

一直有一个理论,说未婚而喜欢替男人做媒的,多半是自己对该男人有兴趣。不用弗洛伊德,也看得出这里面的浅显道理:找借口把两人的关系庸俗化嘛。我在未婚时也给人介绍过对象——当然了,我是光明磊落的(乌鸦落在猪身上,黑的一定是别人)。我多鸡贼呀?耍那种花枪需要很大的勇气和自信呢,万一玩儿现了,饵让人咬走了怎么办。

我未婚的时候好像只拉过一次皮条,还是为了配合小贪,当时她手里有一女的,问我认识不认识适龄未婚男青年。我于是精忠报国地把熟人里硬件条件最拿得出手的单身男青年供了出来——该青年与我的纯洁关系可以这样来形容:就算我们真硬着头皮凑到一起,围观的同志们也不会答应的——其实这不算一次完整地做媒,因为手头没有数码照片,扫描仪又坏了,我不过是打了个电话通知该男青年自行去小贪处看女方照片,谁知就没了下文。小贪后来颓丧地说:这姑娘不上相,这张照片又不太清楚。

这是一次顶偷懒、顶不专业的做媒,大家互相都怨声载道的。因为出师不利,导致我在三姑六婆事业上颓了好多年。直到我认识了该男青年的老婆、孩子他妈小东饭,得知他们伉俪就是在我做媒失败后的一个月认识的,我才又自信了起来,跟小东饭说:你得感谢我啊,幸亏我不靠谱,你们才有今天瓦。

其实我婚前婚后都不太爱给人做媒,觉得这件事不但不“型”,而且很猥琐。尤其是充当介绍人坐在台面上,说什么呢?“这位是XXX,这位是XXX,你二位多亲近亲近!”还是我《金瓶梅》看得熟,老想起见证了“西门大官人和金莲儿真挚的爱情”的王婆来。婚后倒是比婚前还更不愿意做媒了:婚姻是一多危险的事儿啊,俩人不成则以,万一真结了婚而又不合,我马上成为千古罪人。反而未婚时没那么多心理负担:谁让你听我的?我要靠谱我早嫁出去了!

男女相亲总有成与不成,熟人做媒,当事人与介绍人都尴尬。我上一次做媒是去年,双方条件不错,看了照片都满意。但见了面觉得性格不合适。男方期期艾艾地跟我说:还。。。行吧,挺好的。我说:那好,你回头自己约她吧。男方又把我叫住:嗳,那个。。。要不还是算了吧。大佬啊,有话直说好哇啦?一脸对不起我的样子,旁人不知道的,还当你是跟我分手呢。

媒婆界票房毒药》上有12个想法

  1. 觉得做媒这事就像瞧着两块猪肉大小肥瘦什么的都挺凑合,于是拿来一起剁饺子馅儿……

    但是现在猪肉涨价了……

  2. 楼上的大约觉得猪肉涨价了,人也得跟着涨?于是乎,媒更不好做?
    YK,我把你的博链接在偶的博上了,希望你同意~ 请到我的博上去逛逛~~

  3. 作为大龄未婚女青年俺说一句。作媒的成功率相当相当得低,然而真没了热心人,我等认识人的机会更少了。其实话说回来,谁不愿意自自然然地相遇相识相知,然而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幸运。~~~~俺不靠谱的发言完毕 @_@

  4. 對女生喜歡作媒的熱情偶也是有點體會的,這個例子的關系比較亂,容偶娓娓道來:

    偶的朋友甲甲及其女朋友乙乙在偶們這里同讀大學,讀一半,甲甲決定退學去大城市發展,于是他們分手了。

    乙乙不時還來找偶,也許看偶一個人太涼快,她熱情地決定把她的舍友介紹給偶,盛情難卻,偶就去了。

    誰知她帶來的竟是兩個舍友——丙丙和丁丁,乙乙還暗地里問偶看喜歡哪一個。

    這個……相親作媒有這么大方的么?也不曉得她們私下是怎么商量的,會不會對人家女孩子太不尊重了?

    所以偶也不敢動什么壞心思,使出渾身解數插科打諢、三百六十度大空翻陪聊了她們一晚上。之后對這個乙乙避之唯恐不及,不再聯系。

    滄海桑田過去許多年,在大城市事業有成、情傷累累的甲甲,衣錦還鄉、榮歸故里。當然少不了請客吃飯,約了不少大學舊友,偶也去了。

    席中沒見到乙乙,卻見到其兩個舍友之一丁丁,偶沒多言。倒是甲甲和她談得很投機。飯后甲甲告訴偶,原來他們在網上一直有頻繁聯系。

    后來,甲甲和丁丁結婚了。最近,他們的女兒出世了。

    那么,乙乙到哪兒去了?別問偶,偶真的不知道……

    如果,偶當初選擇和丁丁好上了,故事又會變成什么樣呢?

    故事至此,偶發現一句話蠻應景的:人生幾何,戀愛三角。

  5. 我年轻时喜欢做媒,现在才知道是弗洛伊德在作怪.
    现在越来越具有”婆”风范之后反倒对做媒意兴阑珊了.
    这是否可以间接地证明了我对男人已经不感兴趣了?

  6. 千万不要做这俗"媒"
    俗话说:不做中不做保不做媒人三代好.
    我就无意中成全过一对儿,结果现在闹离婚竟然要我调解.烦不烦!

  7. Pingback引用通告: links for 2007-08-03 | 北方考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