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家族

上周末终于如愿以偿地去湖边烧烤了。可惜那些肥美多汁的排骨、风姿绰约的鸡翅、羞赧动人的虾虾。。。未留倩影就被残暴地吞进了肚子。不过没关系,以后还有机会。此类活动基本上已被我定为夏天的主旋律。实际上,去年秋天刚来多伦多的时候,我每经过一片草地,都像下乡视察的领导干部一样, 挥斥方遒地说:这里不错,可以支一烤肉架子——好像这就是草地的专业用途。冬天万物凋零的时候,我也能花痴地看着阴天说:等下雪了,咱就把火锅端到阳台上去。。。

对我来说,一切的终点都是吃。逛街、购物、聊天、看戏、郊游。。。过程渐渐被时间冲淡,定格在印象中的只剩下那顿吃。跟我提起一次活动,往往要说:就是咱们吃了5个小时火锅那次/就是你点了两盘酒醉鸭肝那回。。。老祖宗那些节日,我时时要忘记,除非你说元宵节、月饼节、粽子节、春饼节——外国的节日更不好记了,难道叫做鸡鸡节和蛋蛋节?

我怀疑我这种每顿都要吃撑的忧患意识是从小炼成的。我姐是一个很有加菲猫气质的人,跟她抢吃抢喝,不仅要有快捷的身手,还得有极强的心理素质。她有许多名言,是连我都说不出来的。。。比如:在饭馆里吃饭,当你觉得吃的很撑的时候,看一眼邻桌刚上的菜,如果你不想吐,那就证明你还可以吃。

她爱吃一种面包,以前在31种冰淇淋店有卖,20厘米长的热狗面包,中间切一刀,塞入几坨黄油,夹好,再浑身挤满奶油,我时时替她买,后来买不到了,店里的人皱眉说:这会子腻腻的,谁还吃这个。。。回来学给我姐听,她通情达理地说:是有点腻,所以绝不能当饭吃——得饭后吃,别吃太多,两个即可。。。

就这样,亏她还抚着胸口说:哎呀,我和我妹同桌吃饭简直要犯心脏病。她嫁人后第一次回娘家,我就和她为抢一只鸡翅哭了起来,要妈妈好言相劝:她结婚了,再回家算客人,不兴跟她抢的。。。他们简直一家子人都跟我过不去。每次回家,爸妈征询大家吃什么,姐夫都矜持地点白菜豆腐,然而在饭桌上,筷子象灵魂附体,情不自禁地只是伸向我们的猪肘、鸡翅、螃蟹、大虾。。。

出国前一个月,我把房子租了出去,搬到姐姐家住,区区四口人,几乎每顿饭都象上战场,一碗西红柿鸡蛋卤都可以充满杀气。我姐问他儿子:喜欢小姨在家住么?外甥咬着筷子,若有所思地说:小姨在咱家住,伙食就特别好。就是吃饭的时候有点紧张。。。

小时候在北京晚报上看过一个笑话:小华放学回家,急急忙忙把桌上的两个苹果都吃了。爷爷责备她说:小华,你吃苹果的时候,有没有想到姐姐?小华说:就因为想到了姐姐,我才要两个苹果都吃光呢。。。所以,我和你们抢东西吃,是因为我心里有你们。这个五一节我不在,如果你们想我,就把所有的菜菜都吃光。。。

吃货家族》上有12个想法

  1. 哈哈,可能是因为在国外没的吃吧。

    我处于吃饭战线拉的特别长的那种,从别人吃前餐冷盆开始动筷,到别人饭后水果我还在吃菜。每次去all you can eat, 临走时服务员都会特别大声的“谢谢”。估计也是上菜上累了。

  2. 年轻的时候特别能吃,大学的时候有一次吃了4两面条4个包子,刚上班的时候和另外3个人去吃火锅,光肉就吃了3斤,还不算若干其他蔬菜干豆腐冻豆腐香菇以及其他。老头子就是个加菲猫,每次回娘家吃过晚饭出来,他都要问:“咱们晚上去哪里吃?”姐夫也特别偏爱肉食,会来常常相约去吃烧烤。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