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用烂头蟀

朋友间其实不必两肋插刀——有些小事,你肯做我的烂头蟀就够了。像多年前小贪出差,在武汉机场,以当时的清纯少女之尊,当着同事的面从地摊上买一本《玉蒲团》给我,这种牺牲,可不是人人能做到的。

当然,也只有跟她,我才不惜暴露自己最庸俗不堪的一面(别人怎么可能知道我爱看《玉蒲团》)。大家认识十几年,什么丑恶嘴脸没见过,无谓再装腔作势。小贪办公室有位弗洛依德转世的女同事,从吃一个甜筒到与狗狗嬉戏,都能联系到两性生活(试想她在办公室吃香蕉。。。),而且不吝与大家分享。坐她旁边,简直像坐在他们家床底下,金句如下:

给同事捐献一张住宿发票——”这可是我跟我们家xx睡出来的呀”
前男友的母亲不同意他们的婚事——”你爱同意不同意,反正你儿子已经让我给睡了”
在公司饭局上夹一筷子韭菜——”你们回家多让老公吃这个,壮阳”
闲聊时抱怨——”我们都一个星期没过性生活了,这还叫夫妻吗?”
含着男同事出差带回的明治朱古力蛋——”你们说,这要真是J总的蛋。。。”

小贪听得郁闷至极,时时跟我倾诉,有时正在吃饭,我一口饭就那样默默地噎在喉咙里。非得由我来分担吗?那当然了,我是她的御用烂头蟀,虽然不能替她出头,这个义气是要捱的。不过后来听得多了,神经渐渐强悍起来,几天不说我还主动问:依德又有什么新段子?不用面对面的听,没有尴尬,只余刺激。我有时候叹道:办公室有这么一位也挺好的,每天还是个乐儿——小贪说,您是把我豁出去,自己乐。

我也经常豁出我自己呀,身先士卒地去找一手猛料,以飨她的变态心理。又想八卦,又想扮清高,就只得陷害朋友了。贪姐,这么多年来,你都辛苦嗮。

不过做这种事到底也不伤身子。听说有人曾拉着小贪陪她购物,走到脚软、买到心花怒放,回家见了官人,马上就抱怨:都是她忽悠的,我一跟她出去就乱花钱——你原是天下第一纯洁可爱贤惠人,都是我们带坏你。

真是的,活了几十岁,谁没有一身毛病,不连累别人已经不错了,还扮小白兔呢。喜欢做妾妇,上床去呀,拉我们下水做什么,横竖我们花差花差,也不劳您相公买单。

我友和老公闹别扭,午夜十二点打电话和我哭诉,我正安抚着,她老公从浴室出来,怕家丑外扬,警惕地问:给谁打电话?她说:哦,YK打过来,她非要找我,我也不能不接。。。这样说其实是对的,无谓火上浇油,激化矛盾。也许是我爱她不够多,才不情愿当这种烂头蟀。

御用烂头蟀》上有25个想法

  1. 我自从听了玉蒲团段子,每次回武汉,几乎没拿放大镜一个地摊一个地摊地地毯式搜索未果。
    原来有一个好朋友真的很重要!

  2. 我觉得《金瓶梅》写得不错。。。。
    我和一闺密常常打长途聊天,有一次她告诉我,她老头子一看号码,就说“又是你那同性恋女友打来的?”

  3. 我实在忍不住要说afra网友,您真是言必称老头子啊,就算神雕侠侣也不用这么着吧?难得我看的几个博您留言又那么踊跃,我四处见到贤伉俪的似海深情,花枪耍得眼花缭乱,我作为普通读者,实在是有点受不了。
    我特把自己当人的指出,你干扰我阅读了!

  4. 大学时候跟同室姐妹互相掐。 有回她整了我个狠的。
    一般课间休息的时候男生就在走廊两侧排排站。从中间走过去就象阅兵。他们大概是当看走秀。
    刚到通道口,她突然大声数落我:跟你说了多少回了!!星期一过了是星期二!星期二过了才是星期三!!!总是记不住!!!
    我当时就觉得两眼发黑。
    还好那时候我情窦未开(sorry,我是比较慢)否则杀伤力够强的。

  5. 看个人爱好了,比如说,我更喜欢金瓶梅(当然最好是全本),泼墨喜欢玉蒲团多些。。。玉蒲团比较短。不过玉蒲团中塞昆仑讲色经一段真精彩

  6. 烂头蟀同学难道有阅读障碍?首先这次我说的是朋友的老头子,其次我从来没说过我和自己家老头子感情好也没夸过自己家的老头子,哪看出来的情深似海了?莫非您是混天涯出身,习惯性的骂人?

  7. 您也说是“这次”啦,那么一定是有上次上上次,要不我怎么知道您家打零昵称“老头子”呢?我猜一般人也都不会把我家官人如何如何挂在嘴边,能挂在嘴边时时事事都离不开的呢,多半也是神仙眷侣了。
    其实我也敬佩您什么事情都能绕到您家相公身上,但鉴于我等是完全不相干的人,还烦请高抬贵手放我们一马。

  8. 我刚才查了最近20次的留言,总共提到3次,是在主题相关的文章里,所谓言必称时时事事离不开真不知从何说起。知道我家的叫老头子说明您还是有智商的,还有人以为是我爸爸呢。

  9. 既然烂头蟀同学既不能从数量上证明时时事事,也提供不出具体内容证明我们怎么耍花枪,我也不打算作任何改变,因为我喜欢YK的文章,以后还是踊跃留言,遇到相关的内容,还是会说自己的老头子。
    我果然不够成熟,在别人的地方辩解,向主人道歉。

  10. 我说句行不?来这儿的多少也会去泼墨家看看。楼上的的确是言必称老头子啊-起码在泼墨那,我就记得几个讲男人的帖子您说“老头子喜欢我就行,别的人就远观”,还有讲您老头子的一块肥肉啥的,还有购物那篇又说您老头子的工资卡啥的。。。。反正我记住您的ID确实是因为这个突出的特色。不过哈,我喜欢。看看别人的神雕侠侣能让我对生活充满信心- 不是没有,是我运气不够好。您继续。

  11. 是的,YK和泼墨博上出现某人”老头子”的频率实在有碍普通读者阅读了.
    本来不想说的,但事实就是事实,感谢烂头蟀为我们潜水员说出心里话!

  12. 忍不住说句公道话。

    不会有人公开反对言论自由吧?何况大家都是在别人的地盘上,如果博主没提出…

    烂头蟀, 请谅解我的直率,但我确实闻到了理解和忍耐的缺乏。 

  13. 義務支持一下afra,幸福就要大聲說出來,沒啥不好意思的!
    偶看完YK生猛的大字報,再往下看afra及其它人的評論,有那么點延伸閱讀的感覺。不就一個叫慣了的稱謂么,哪有什么視覺障礙,太過敏了吧。

  14. 上大学时,同宿舍的人不知哪搞来一套<金瓶梅>,大家上去哄抢,人手一册,我也忘了抢得哪一册,总之看了半小时后,我掩卷大声疾呼:那有黄色啊?真是骗人!就此放下再也没看过……

  15. 忍不住插几句。
    记得那一次,在同学家,她说她下了《金瓶梅》,我立马两眼放光,急急地叫她打开来看,您猜咋嘀,节选的全是关于那些个场面的文字,净的没有。不过,偶生来愚钝,好些个专业术语没看懂,连蒙带猜地看。。。汗~~改天再来讨教一番。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