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胸毛

小贪婆家有一弟弟(应该叫小叔子吧),那就是个鬼见愁。

你知道,在咱们这个年纪,能做咱们的弟弟,岁数也必不小了,一早大学毕业出来工作,住在父母家中。工作好似很忙,余暇便窝在小小房间中,衣来张手,饭来张口。平时木着一张脸,不张口则已,张口便是抬杠,句句话横着出来,不噎死人誓不罢休。

我第一次见他(好像也是最后一次),是小贪带他出来吃饭。她公婆出门旅游,放心不下这孩子——我知道挑拨人家家庭是不对的,但是一个二十几岁已经赚钱的儿子,独自在家还有饿死的危险,换了是我,情愿亲手将其扼死——让她这嫂子看顾。小贪约了我,只好把他带出来吃饭。

我并没有嫌烦,我以为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想必是不耐烦跟姐姐辈攀谈的,至多也就爱搭不理的,翻我几个白眼算数。我只要比大灰狼稍微慈祥一点就行了。没想到杠头一点不认生,一顿饭跟我抬杠从头抬到尾,是一个话茬不能接,半个话把儿不能给呀。到最后我只得一个僵硬的微笑永恒地挂在脸上。

请走这杠头,小贪冷汗直流地跟我道歉,就差没说出“家门不幸“四个字来:“谢谢您给我面子,不跟他一般见识,其实咱们要真灭他,那还不是弹指一挥间——“小贪未免也太高估我们了,咱们号称牙尖齿利,也就是在朋友间玩笑戏谑,谁还真跟人拌嘴呢。而且这种幼稚的抬杠。。。真熟悉。让我想起小学时的一干男同学,身材矮小、其貌不扬,为吸引女生注意,不断地出言挑衅,几个回合下来,女生烦了,说一句:讨厌!他浑身的痒痒肉都舒服了,这举动其实和捉了毛毛虫放进女生抽屉是同一路数,看到别人惊声尖叫,甚至露出厌恶神色,不知为什么会获得极大快感,仿佛在男生中也建立起威信来。

可惜我们女生眼中,仍然只有那些高大英俊的男生,稍长大些,又喜欢那些帮我们拂走毛毛虫的男人。为什么一直没有人告诉愚蠢的他们,这些把戏不管用?

童年阴影真是可怕,这些自卑的小男生长大了,就算买房买车成家立业,大概也挥不去小时候的挫败感,所以仍然爱玩这个游戏。我从来不觉得好占嘴头便宜的男人风趣,即便带有诡辩的逻辑,机智风趣背后,仍然躲着那个苍白无力的小学男生。在男人世界里,又是什么衡量标准呢?大概亘古以来也靠实力吧,比如一拳打死你、权势压死你、金钱砸死你。。。何时轮得到用嘴。

这些自认为很爷们的男性,不知怎么的让我想起李东田师傅,其人之疙瘩阴柔不在吉米老师之下,不化妆绝不出街,国内各大时尚杂志上总能发现他一桢小照,妆容无懈可击,头微微偏着,小嘴微笑到一个最合宜的角度,穿一件紧身白衬衫,胸口偏扯脱两粒扣子,露出一撮浓密的胸毛。我看了就要笑,露出胸毛来,就是男人了么?

自己找些毛来贴在胸脯上,更加不算。

一地胸毛》上有35个想法

  1. 楼上的,我也问过一木一样的问题,查理说既然一样的就可以阻止垃圾,为什么还要那么麻烦搞不一样的呢?(好像大意是这样吧,汗一个,如果错了请查里纠正哈)

  2. 一目十行有时也害人,不看到最后,我差点以为这位胸毛半露的仁兄正是小贪的那位扛头弟弟.误读害四人呐,我对不起小贪.

  3. 因为我这站小,发垃圾信息的人烂的过来查我。否则,他们只要一样填写这个每次都一样的验证码,就也可以发垃圾信息了。当然,我也可以随时变,不就是一张小图片嘛。看谁累。

  4. 李东田师傅也真是,一点不敬业,拍个露胸毛照片还搞得这么肥白可爱,也不喷好颜料刷好油再出来。

  5. 逞嘴强的精神女性化男人比描眉画眼的外表女性化男人更招女性烦.后者他再娘也比不过咱原装的正吧,咱跟他比有优势.前者男女不靠的,还真拿他没治.

  6. 呵呵,精辟。这样要在嘴上占上风的男人真是比比皆是啊,说起来恨不得一掌拍死算,但要真拍一掌,估计他们又受用得很呢。我看东田师傅的胸毛,看成了狗毛,惊出一身汗。

  7. 自从在豆瓣九点看到YK大字报,一连看了几天,看到最后眼花缭乱、眼冒金星,不过文章还是写得十分抵死。虽说你是北京人,但是一路看下来,我竟然一直用粤语在读。呵呵,过来打个招呼先!

  8. 说到男生放毛毛虫,让我想起读小学的时候,遇到文具盒里放毛毛虫一类的,我就强撑着“面色平静”,然后迅速用尺子把它弄到垃圾筒里去,这样两次过后,男生再也不没用这个来吓我啦(其实心里怕得要命,最后都会把尺子悄悄扔掉)~~~

  9. 維基百科的链接通通打不开,因为被屏蔽了。你以后看到http://zh.wikipedia.org开头的练接就别点了,国内看不了。

  10. 以前总以为自己点背,总碰上这样的心理儿童,现在看来,还是自己老了,杠不清如果解释为代沟更不爽,但也没折

  11. Pingback引用通告: YK的大字报 » 床上戏2:事前事后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