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男人

查里喜欢崔健。简直把这人当偶像,屈指可数的几张专辑翻来覆去地听——其实也就是两张:《新长征路上的摇滚》以及《解决》。后面的那几张,我等俗人都不太能接受了,音乐糟吵,吐字比周家小弟杰伦还要囫囵。而且,作为一个北京人,我不明白的是,老崔唱歌为什么总是河北口音。。。我受港台流毒比较深,小时候崇拜的是达明一派和年轻时候的罗大佑。不过当年崔健一鸣惊人,确实震撼了无数热血青年,我净拣温和悦耳的来听:《南泥湾》,《浪子归》,《最后一枪》。那时候有两首歌最受男生喜欢,是《假行僧》《花房姑娘》,他们一弹结他,必唱这两首,因为这两首,歌词十分沙猪,唱起来得意洋洋,满足了他们的悲剧英雄情结。

《花房姑娘》唱到:你问我要去向何方,我指着大海的方向——好男儿志在四方,最后被花姑娘迷住,委顿在花房里,力气渐失。心里知道这样不行:我想要回到老地方,我想要走在老路上,但是却已经离不开你。。。表面上是英雄难过美人观,实则是嫌咱们碍事呢。你去呀你去呀,明明是自己没志气,却把屎盆子扣在女人头上。象动不动叹“红颜祸水“一样,都是推卸责任,十足的小男人心理。

流行歌曲的歌词最经不住推敲,尤其是那些痛哭流涕撕心裂肺的,比如什么“最爱你的人是我,你怎么舍得我难过。。。“笑话,你爱我,关我什么事?我爱谁,才舍不得谁。这样粗浅的道理都想不通。齐秦是我喜欢的歌手,他有那种可以化腐朽为神奇的声线,不可多得。那种嗓音别说唱歌了,连说话都是好听的。但他的歌曲,细听之下,充满了小男人的自怜情绪:他永远被抛弃,永远受伤害,还永远等候着。歌里总有个栩栩如生的蛇蝎女郎,使尽手段残忍地践踏他的心,还在一边看笑话——那也不用说了,大家都知道是王祖贤小姐——这颗心碎了几十年也没有补上,永远血淋淋。其实他何尝不是一个浪子?伤过多少人,生了私生子都不管养。王祖贤也不过是想找个好归宿,王小姐的下场难道不惨过他?但因为他总不肯痊愈,她也只好得罪他一辈子。

你听他的《sophia》: “你若要灭我绝我,只消无情不用布置这么大战场“——也太自恋了吧?人家都不爱你了,还摆那么大阵仗对付你做什么。但一味惯着自己,情愿相信自己在人心中仍有份量:能被人恨一世也是好的。然而现实往往是:她找到好生活,已经对一切既往不咎;她投入新恋情,已经不再记得你是谁;她甚至不再记得爱过你。我最害怕女孩子把用过的男人到处推销——全无芥蒂,真正凉薄。我要是男人,我就受不了。

小男人》上有17个想法

  1. 楼上的,我觉得女人自恋尚可原谅,多半也就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要是姿态好看扶着白海棠吐两上口血,也未必没有观赏价值。但男人老这么着就只能给人添堵了,我眼睁睁看齐同学从狼变容易受伤的羊——感慨人心日下啊。

  2. 我也基本喜欢老崔所有的歌,最喜欢的是《就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前奏的古筝和歌词都很震撼。适合在雨天或雪天关上车门、车窗放最大的音量在车里听。喜欢摇滚的原因除了音乐的原因以外,还在于歌曲关乎的内容不只是你爱我,我爱你,爱来爱去。真真受不了那种抒情的呼唤,你快回来吧,我爱你你怎么不爱我,那种唱腔的歌曲,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她。

  3. 觉得中国人几千年细腻的感情继续蔓延在流行歌曲的歌词里,我觉得有点过分的JJWW了,我比较喜欢听快乐的歌,生命本来就长而且苦,咱们要自己多找乐子,呵呵…

  4. 从前别人一在我旁边唱崔健的歌我就建议他们去厕所唱,比较容易找到知音.现在听习惯了觉得还是有两首比较耐听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