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苍保佑吃货们

上星期在华人超市买到一瓶“抢抢吃“,精神一振,顿觉生活中亮起一道曙光。

“抢抢吃“是一种佐餐即食辣椒酱,麻辣佐料配上野山菌,野竹笋,蕨菜,牙菜。。。也有什锦风味的。以前在北京,也有见过,但那时候成天大鱼大肉地腐败,菜式一摆一桌子,谁还有嘴来吃它。现在沦落了,再重逢,简直喜出望外。用它来送炒饭,最美味,几天就吃掉半瓶。同类的产品还有“饭扫光“。名字直白而传神,哪象吃食?倒象是小时候家人给我取的外号——因为吃得多且急,且吃相差,如狼似虎。

我们这一代人,是没有捱过饿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一直很贪吃。印象中小时候没有得过别的病,就是久不久地吃撑一回,上吐下泻。治疗方法倒也简单,净饿两顿,马上立竿见影。上大学的时候,刚嫁人的姐姐归宁,我还为争一只鸡翅膀和她在饭桌上翻脸。后来换工作,老在食品公司间打转,朋友一见我就叹气:你那点出息。。。可真是的。

在吃这件事上,我是顶不愿意凑合的。我可以吃得很便宜,但是最恨简陋,小时候打死不吃饺子。何故?因为吃饺子只得两盘凉菜,我妈妈后来终于明白了我:吃饺子没关系,但炒菜可不能省略。洋人两片面包夹片菜叶子算一餐,我最接受不了。谁说西餐难吃了?有条件天天法国大菜意大利甜品,一道道地端上,我也能接受呀。但是pizza三文治就不行,还没吃,已经拉下脸,是心理上不能接受。中国菜就这点好,贵有贵吃,便宜也可以很丰盛,真正地丰俭由人。

所以这样懒,这样笨的人,终于也开始学煮食。非典锋头最劲的时候,还冒死去饭馆吃过几次饭。后来当姐姐做了荤素几大碟,连盆带锅地给我送至楼下,我终于醒悟到,早晚有一日,我也得靠自己。做不到清心寡欲,就得自力更生。然而做饭这件事也讲天份,学十个菜,倒有8次做出来是失败的,一直折腾到今天,也没有任何成就,至多吃不死人而已,这么气馁,也还没放弃呢,以这个毅力在任何一间公司死撑,恐怕都已经升上去了。

所以说,“兴趣“远远赶不上“需要“强烈。外国人有时吃的真简陋,大概他们志不在此。有次去hiking,短短几个小时路,我在背囊里背了面包、肉、牛油、芝士、黄瓜、水果、朱古力条。。。可恨不能带摊好的蛋皮。随时可以坐下来野餐。洋人都赤手空拳,下得山来,七尺高一条汉子,只摸出一个小面包充饥,还津津有味呢。看到我自后备箱里取出巧克力奶、碗和勺子冲麦片吃,眼珠差点掉下来,大家互相不理解。

在异乡,最失落的就是不能日日大吃大喝。小贪还三天两头刺激我,家门口新开了海鲜火锅也要告诉我知道,不辞辛苦地以手机拍了照片发给我看:这是肥牛,这是大虾,那是扇贝,哦,这盘只剩一只了,是手打墨鱼丸。。。不给她谗死,也给她气死。

上苍保佑吃货们》上有15个想法

  1. 图片真漂亮..
    我对吃啊,完全听从脑袋的安.某一天,脑袋就发指令给嘴巴:想吃肉了..再过几天,又想念素了….哈,想什么就去吃什么

  2. 我最初在美国能存活下来,就是靠了救命稻草-饭扫光,否则已经在美国食物里死了好几个轮回了。

  3. 愉快美女:谢谢查理的提醒,马上改正,我在博上的引文加了你的网址链接啦!我觉得你字字珠玑,写得真是好,应该大红大紫才对啊!

  4. 您没红我觉得是尺度不够绯闻欠奉,一副看透人间男女世情的姿态是很难红的……当然,您要是要求不高的话,其实您在我们小圈子里头已经很红了,看不上人晒恩爱,都已经不说亦舒语录,直接说把YK的博让她学习学习,深受广大人民群众爱哪。

  5. 你说我不容易红可以,说我看透人间男女世情我可不同意啊。谁看透了谁看透了?我不过是在男女关系方面能力差一点嘛。不带歧视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