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

有时候在街上,在车上,碰到成群的teenagers。不知为什么总是很不耐烦。想到日后自己若是有孩子,多半也就这个样子了:穿嘻哈风oversize的衣饰,拖一只大书包,没心没肺,说不好笑的笑话,大声喧哗地招摇过市。想想就觉得没前途。在国内也是一样的,中学生看不出是中学生,有的穿校服,但是脏兮兮,故意地不合身,但是与时装流行的volume感又不同,纯粹是邋遢。头发染成一只不甚健康的棕黄色,男的模仿周杰伦,女的模仿李宇春。叫我老古董吧,我实在是看不惯这个。妈妈是当教师的,因经常与年轻人在一起,所以一把年纪了比我还开通许多,有次给我看班级合影,黑压压仿佛站了一班韩国人,个个奇形怪状,而且脸色都暧昧不清,我厌恶地说:这样的学生你也不轰出课堂去。老妈直笑我与时代脱节。

我很失望,小说里那种18岁,蔷薇肤色,嘴唇如花瓣的美少女在哪里?通共见不着一个。我想不通他们,人趁着年轻,真该好好的美一美,老了,不漂亮了,才作怪不迟(届时反正也变成了老妖怪)。至少,可以把脸洗洗干净吧?

然而Teenager的问题,就是不知道好歹,又充满自信。打扮得难看,却不知道自己难看,傻乎乎什么也不懂,却自以为很聪明。但若是少年老成了,又殊不可爱。。。年轻人简直做什么都不对。谁叫我们嫉妒他们。

真没办法喜欢小孩子。连自己的恐怕也会不耐烦。我只爱3岁以下的婴儿,还必须长得美貌。我有一个外甥,小时候长得一团团,脸蛋、眼睛、嘴巴都是圆圆的,别提多讨人喜欢,巴不得天天抱在怀里揉搓着。现在长大了,一天一天抽个子,婴儿肥完全褪去。学会许多新名词,会得煞有介事地和我讨论问题,还动辄就问我:“小姨,你玩红警吗?“我气就不打一处来,从此天下又多一个不靠谱的男同志。

有时候一边抨击别人年少不懂事,一边也自心虚——自己也从那个时候过来,恐怕也很招人憎。每个人年轻的时候都自以为是,但我坚持自己比他们受看些,因为那时候比较穷,没有能力作怪,至多也就穿过蝙蝠袖、萝卜裤,吉普赛的长裙子。但是各个时代的审美标准又不同,不同年纪的想法又不同。那个样子看在我妈眼里,也许也就象个怪胎。前些年《还珠格格》红透半边天的时候,我司一个电脑工程师怀孕了,得知是个女孩,同事恭喜她:生一个象小燕子那样可爱的女儿多好哇!准妈妈脸色一变,自牙缝里蹦出一句:我要生一个小燕子那样的女儿,我当场就掐死她!看,一个人的蜜糖,正好是另一个人的砒霜。

看不惯别人也有好处,至少我不想再回到那个青涩、局促、窘迫的时代。有天我说:到了五六十岁。。。查里大惊失色地说:我不想变老,我不想变老——谁想变老呢,现在觉得恐惧,也许到时候就安之若素,只觉得自己睿智悠闲,我走过的桥比你吃过的米还多。中青年的茫茫碌碌,苦苦挣扎,看在眼里都觉得十分好笑起来。

一生》上有9个想法

  1. 大学的时候留长发,老爸老妈羞得没脸出门。这年头,一定要剃一个阴阳头才能震撼一下了。

    还是怀念年轻的时候,你问我要去向何方,我指着大海的方向。现在没方向了。

  2. 哈,YK的小姨当的可真是…
    恩,我还是相信有着花瓣嘴唇的teenagers存在的,虽然时代不停地变化,但人的性格统统不过那几类,总有少时的审美观就符合YK的孩子啦:)

  3. 我也是超级看不惯这里的teenagers,次次在地铁上遭遇数他们最热闹最能喊最能闹,吵得我头痛欲裂,心里琢磨着生来孩子干嘛?!

  4. 看来我也是老人,总觉得年轻就是好,何必弄得不知道是哪国人,都走颓废路线,脸上的廉价彩妆一陀一陀的,简直受不了。

    可是,年轻不就是无畏,就是想干吗干吗么。

    真矛盾 = =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