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简单的生活

忘了是亦舒还是李碧华说的了:最不喜欢旅行,明明家里两柜子衣服,偏偏只能穿几件……应该是亦舒老太吧,因为印象中,她比较更唧唧歪歪一点。我没有两柜子的衣服。但是我也挺怕流离失所。两个月的时间,就仗着两只箱子过活,多么窘迫。收拾的时候,万分难以取舍。那件条纹衫,那条9分裤……一件件的减下去,发现原来人生真的可以简单到两条牛仔裤,两件恤衫,一件外套的地步。我见过那样的人,状甚潇洒的说:我两条牛仔裤,一件毛衣,一件大衣就可以过一冬……我每天用清水擦一把脸,抹点凡士林就可以出街……我做不到,也不想那么做。我不耐烦每天都打扮得花枝招展,但是去什么场合总要穿什么样的行头,穿什么衣服总要配不同的鞋子,阴天穿条小花裙出去,不知为什么就觉得很难堪,象冷脸贴了热屁股;今天心情不太好,要故意穿得烂遢遢地,宽腿裤子拖在地上,松软的上衣皱成一团,随时可以将疲倦的头埋在臂弯里……衣服是我们的盔甲、面具、武器……穿什么衣服,就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有时候也成日穿着那两件衣服,买了新的,也不高兴换,原封不动地挂在衣橱里——懒怠打扮是一回事,有没有选择又是一回事。大多时候,我喜欢一瓶万能的面霜,既是日霜,又是晚霜。有时我实在有闲,也喜欢用那种麻烦的面膜:一只小小罐,打开后加另一种o者哩进去,拿小棒搅拌,然后慢慢敷在脸上……简直象配制毒药,非常趣致。

出差时,选最经济万能的配搭,把行李减到最少,生活好似骤然简单很多。有种错觉,这样过下去也不错——至少不用洗烫那么多衣物吧。但是我猜,解开行李回到家,我仍会打回原型:一切我习惯的物件摆在手边,不同包装适合不同OCCASION……喜欢把杂物囤得满坑满谷的,多半是缺乏安全感的人。我从来不知道什么叫意犹未尽。一盘菜好吃,吃光了还没够,一定再点一盘,直到吃不完剩下才算。人生已经太多遗憾,能对自己好的时候,千万不要吝惜。别相信前头还有更好的,好日子有一天,权且受用一天。

不得不简单的生活》上有10个想法

  1. 今天刚跟人说到亦舒,说到她笔下永恒不变的白衬衫蓝裤子,男装蚝表,午夜飞行或者哉的香水….却被人嘲笑说原来这是女权主义者增多的原因。

    那只配制毒药般的面膜,我早就用完了,好象对我没太大作用的说

  2. 喜欢“好日子有一天,权且受用一天”,听着比今朝有酒今朝醉积极些。一定要对自己好些,我今天中午吃粉蒸肉吧。

  3. “好日子有一天,权且受用一天”

    YK常常出口的短句子,总让人想个半天。
    就冲这句话,明天去腐败也变得理直气壮起来。

  4. 同感同感,你永远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所以,今天,想做什么,想吃什么,想说什么..想得到的就去做吧:)

  5. 我不耐烦每天都打扮得花枝招展,但是去什么场合总要穿什么样的行头,穿什么衣服总要配不同的鞋子,阴天穿条小花裙出去,不知为什么就觉得很难堪,象冷脸贴了热屁股;今天心情不太好,要故意穿得烂遢遢地,宽腿裤子拖在地上,松软的上衣皱成一团,随时可以将疲倦的头埋在臂弯里……衣服是我们的盔甲、面具、武器……穿什么衣服,就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有时候也成日穿着那两件衣服,买了新的,也不高兴换,原封不动地挂在衣橱里——懒怠打扮是一回事,有没有选择又是一回事。大多时候,我喜欢一瓶万能的面霜,既是日霜,又是晚霜。有时我实在有闲,也喜欢用那种麻烦的面膜:一只小小罐,打开后加另一种o者哩进去,拿小棒搅拌,然后慢慢敷在脸上……简直象配制毒药,非常趣致。 

    顶啊!丫K你都把这样的生活说尽写尽,我还能干什么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