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女人

老大出院那天,我急着到太平洋百货去给他换一条NIKE的篮球裤。本来为养伤穿的,SIZE买错了,但是商标已经被我快手剪掉,心里惴惴的,担心人家不给换。我这人是出名的窝里横,老大担心我不能凯旋归来,执意要拄着双拐和我同去,既能搏同情,又可顺便试身。进商场门的时候,他说:“不会给你丢人吧?”我心想,带着个残疾人,走到哪儿都有人让道儿,多滋呀,慷慨地一挥手:“不怕,现在社会上,就缺我这样有爱心的人。”慢慢就发现不对了:我提着购物袋,得意洋洋地走在前面,一个男人拄着双拐,吃力地跟在后面——售货员小姐们看我的眼光,哪还有同情。大家的表情似一个模子刻出来,脸上写满鄙夷、厌恶、惊诧与愤怒,只差出声呵斥我:“这个坏女人,恁地贪婪狠毒,人家都残了,还得陪她出来逛商场。”那种眼光,是专门投给“坏女人”的,仇恨加艳羡,用在我身上,真浪费。

我第一次听人使用“坏女人”这个词,是高中的时候。我的一个朋友和隔壁班的男生恋爱,对方品学兼优,是中规中矩的“好孩子”,那种物理化学科科满分,戴白边眼镜,连分头都纹丝不乱的男生。而我们这个“圈”里都是些生性散漫不务正业的人,一听到上课考试,巴不得卷了铺盖逃走,上了数年学,象贾老政说的,好的没学到,光学了些“精致的淘气”。有次我从朋友家出来,在楼下碰到她男友,戴着全套围巾手套帽子,像个机关干部,与他寒暄几句,你知道他说什么?“走好啊,骑车慢一点。天挺凉的,多添件衣服。”我险些自单车上掉下来,真吃不消。

简直似两个世界里的人呢,但也许这样才新鲜吧?两个人在一起,必定有潜移默化,而且一定是学坏容易学好难。不久恋情给男生的家长发现了,怕耽搁他的学业,苦口婆心写了一封信塞他枕头底下。朋友拿给我看了,遒劲的钢笔字:“……孩子,离开她,那个坏女人,会毁了你的!!!”一连数十个惊叹号,力透纸背。我很诧异,几十岁人了,什么没见过,值得激动成这样?而且——您言重了,一个上高中的女孩子,有能力毁了谁?

朋友凄凉地冷笑——十几岁就被人当作白素贞,够委屈了,然而同时也有点骄傲——说一个女人是狐狸精,强如说她长的难看。“坏女人”,通常都是女人骂女人,男人心目中,可没有坏女人这回事。能蒙人家骂一句“坏女人”的,要么长的漂亮,要么在男人那里无往不利。朋友不算顶漂亮,但是极会打扮,烫了张爱玲式的长卷发,时时宽袍大袖,有点艺术家脾气,冬天自床下搜出一匹毯子,剪个洞就套在身上,苍白厌世的神色配焦灼闪烁的眼睛,不是没有风情的。

我一生还从未获得此殊荣。外型普通过普通,对同性毫无压力,因此在女朋友中人缘特别好。性格又有点过于磊落了,与多数男人都毫不费力地成为兄弟(或姐妹),另一些小男人将我恨得牙痒痒。偶尔见到让自己脸红心跳的一个,巴结他还来不及,哪里还舍得去加害?连欲擒故纵的手段都使不出来,万一弄巧成拙怎么办?大家都知道我,跟摊贩都不会打心理仗,看上一件货品,欢喜禁不住从眉梢眼角透出来,决不肯佯装不屑地走开,因此侃价从未占到过便宜。

下一世,我也想做男人克星,成为所有女人的眼中钉,肉中刺。虽然孤独,但是够威。

坏女人》上有14个想法

  1. 我遇到的坏女人都是工作之后,曾经遇到的两个女老板,恩,现在想想我简直就是九死一生,希望以后没有这样的坏女人,也不要遇到坏男人。哈哈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