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一九九几:21

我们默默喝酒,喝林向东带来的葡萄酒。张家明说:“罗安,我替你难过,你可以这么简单地和一个人分手,说明你真的已经不爱他了。”

是,我不爱他。我不爱他很久了,但仍可以和他约会、吃饭、逛街甚至睡觉,而不觉别扭,像是一种惯性。但我现在忽然不能够容忍了,因为我爱上了其他男人。

我也并没打算追求他。但我爱上了他。一个人怎么能和一个男人在一起,还爱着另外一个男人。

照说那也没什么,林向东并没有介意,他已不再关心我思维的去向。连周致远也并不知情,知道了恐怕避尤不及。只是我忽然厌恶自己的生活了,我发觉世界是那么的不公平。他们相亲相爱的在一起。好,那么我们不相爱的人总有权利不在一起吧。

张家明拉拉我,“罗安,罗安。说句话。”

我呆着脸说,“你别理我,我喝醉了。”

“罗安,”张家明坐到我身边来,“这是你第三个男朋友了。这些男人,你爱他们吗?”

“嘿。”我说,“可别问我这种问题。”

“那你爱过谁吗?”他执着地问,“真心的说?”

我心中无比地酸痛,眼泪夺眶而出。

张家明象怕让我的眼泪烫着一样,迅速地把我的头按在怀里,我窝在他胸前痛哭起来,抽咽声被衣服挡住,似受伤的小动物,他大力地拍我的后背。我认真地哭着,哭的精疲力尽,浑身出汗,因为酒劲儿渐渐过去,心里已经不那么难受了。张家明见我哭的次数,比我任何一届男朋友都多。我一边哭一边想,这个人,以后是一定要灭口的。

张家明一直静静地拍着我,等我哭的没什么后劲儿了,才说:“罗安,不理他们。以后就咱俩好。啊?”

我答应着,继续呜咽。

“咱俩结婚,好不好?”我一下子醒了,从他怀里跳出来,“你说什么?”

“咱俩结婚。”他一点不似在开玩笑,“咱俩认识多年,互相了解,年貌相当,为什么不能结婚?还保管是相敬如宾的一辈子。”

我破涕为笑,“张家明,你喝多了,又吃了我一吓,才出此下策吧。”

“我是说真的,”张家明说,“结婚不过是一种生活方式。他们结得,我们怎么就结不得?”

我也不笑了,“那你爱我么?”

张家明反问我:“你一定要跟爱你的人结婚么?”

“不是。”我看着天花板,摇头,“但不是你。我们做惯兄弟姐妹,如果晚节不保,日后还怎么相见。”

张家明笑,“有那么严重么?分明是你嫌我。”

我笑出来,“别灰心。你是一个拿得出手的男人。如果我们不是老友,我忙不迭地和你约会睡觉。”我顿了一顿,“现在——不找你,万念俱灰也不找你。”

张家明气结,“罗安,你再这样坦白下去,只怕一辈子都别想结婚。”

寻找一九九几:21》上有2个想法

  1. 最好再加个“上一篇”的连接,连载隔的时间长了,回忆不出上一篇的情节,又不甘心“从头看起”白白贡献点击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