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一九九几:20

张家明问:“你呢?怎么样?有人追你么最近?”

我认真想一想,惭愧地说:“没有。”

“怎么搞的?”张家明大为不屑,“真给我丢人。怪不得你一直跟你那个不着四六的男友混,原来是没有后路。”

我也有了几分酒,把杯子往桌上一顿,“怎么说话呢这是?没男人给脸我还活不下去了我?”

张家明道:“可不是吗?拍桌子就牛逼了?你是一个感情上不独立的女人,要么就得有男人爱你,要么有个男人给你爱。”他坐到我身边,“我说对了吧?”

是啊,他说得对。可为什么就没有男人喜欢我呢?我又不疤,我又不麻。

这时门哐啷一响,林向东拎着一瓶红酒进来了,看见我们俩和一地的啤酒罐子,马上把不悦挂在了脸上。

我没想到他忽然不打招呼闯了来,酒喝多了脑子有点慢,“咦,今天这么有空哈?这是张家明,你以前见过一次的。”

张家明也忙欠欠身,笑道:“见过见过。咳,你看这都多少年了……”

林向东敷衍地冲他点点头,就转身进了卧室。张家明嗅出火药味,跟我说:“我看我先回去吧。你赶紧进屋瞧瞧去。”一副不愿趟混水的表情。我面上有点挂不住,“没事你坐着,又不是不认识。”

林向东正坐在床边点烟,我看到床头柜上的那瓶红酒,想到他是专门来看我的,心又软下来。我坐到他身边,轻声说:“怎么了?今天有事?”

林向东看都不看我一眼,淡淡地说:“没事。我坐一会儿就走了,你们喝你们的吧。”

我笑着拉他的胳膊,“行了,别较劲了。走先出去聊两句,一会儿他走了咱俩再喝。”

他甩开我,“聊得着么,我认得他是谁呀我。你这朋友靠谱么,大半夜的赖在人女的家里喝酒,想干什么呀他。”

我也不高兴了,给个台阶还不下,越说越不象了。我身为他的女朋友,也并没沾着他什么光,吃自己喝自己,马桶坏了自己修,连受了折辱也是自己解围,闲了他来我这里解个闷。他凭什么象个有名有份的丈夫一样给我脸子瞧?

碍着张家明在外面,我按下一肚子不耐烦,息事宁人地说,“都是朋友,当给我个面子,这么闹人家看着象什么?”

林向东冷笑一声,“你倒好面子啊?你们这孤男寡女深更半夜的,人家看着象什么?”

我也急了,“林向东你别没事找事啊——”话未说完他已经夺门而出了,外面张家明坐立不安了老半天,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一看我们吵起来,忙拦住林向东和稀泥,“别别。赖我啊这事,一聊起来忘了时间。来,俩人都少说一句。”

林向东一把推开张家明,“一边去一边去,你算干吗地呀。”

我看着他们推推搡搡,忽然就泄了气,这样拆东墙补西墙的到什么时候呢。我疲倦地说:“张家明你不用拦着他。林向东,咱们到这个份上,也别再死撑了。大家也都算知识分子,好离好散吧。”

张家明和林向东都楞了。

半晌张家明先回过神来,“罗安!都在气头上,别乱说话。”

我摇摇头,林向东面色难看之极:“罗安,你是要跟我分手?”

我面无表情,“是。”我很遗憾,我不该当着别人让他下不了台,但我也是一个人,连日来的不顺,已经把我逼至山穷水尽,我现在最需要一个痛快的了断。各种龌龊的烦恼象苍蝇落了我一屋子,我只图耳根清静,拍死一只是一只。

林向东盯着我,“如果你是说真的,我答应你。”他又看了一眼张家明,“就是他么?”

“你不要夹三缠四,这和别人没有关系,”我心平气和地说,“你难道不知道我们早已不相爱了么?”

他固执地说:“是你不爱我了。我一直是爱你的。”

我打了一个冷战,居然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敢这么说,真不明白他是哄我还是哄自己,我笑了,“那你也爱姚兰么?”

林向东一下子沉默了。何必呢,我本来不想让他难堪的,我说:“看,我怕的就是这个,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本来这些事可以一直被埋起来,永无出头之日。”

我在沙发上坐下,张家明仍然傻站着,伊已经惊呆了,酒醒了一大半,然而更不知道说什么好。

林向东低头想了一会儿,终于转身走了,快到门口的时候,我犹豫着要不要提醒他把红酒拎走,他却先回了头,我有点不知所措。

他说:“我不爱她。”

“啊?”我一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直到他带上门,才反应过来他是指姚兰。我刚才不是问他:那你也爱姚兰么?

我重新端起酒杯,跟张家明苦笑道,“你听见了么?他说他不爱她。什么逻辑?他爱不爱她,跟我什么相干?难道他不爱她就表示他爱我了?何况我也已经不爱他了。”似绕口令。

张家明憋了半天,问我:“叫摇篮?”

我笑了出来,现实生活就是这么闷,连男女分手也只剩了难堪,没有传说中的撕心裂肺,或者第一次分手后,我就不应再见他,被他的梦魇一辈子折磨着,也好过彼此蹉跎,让感情一点一点地消磨怠尽。可惜我们都不够聪明,不懂适可而止,非要把招数使老,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寻找一九九几:20》上有11个想法

  1. 怎么从头看的话看到12还是13就没有办法直接往下接着看啦? 害我老人家在各个页面跳来跳去,累坏了胳膊腿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