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一九九几:11

回到座位,我首先努力地摘自己长发间的玫瑰花瓣。张家明瞧着我笑。
“笑什么?”我恶狠狠地说,我们挑了个角落坐着,身旁都是不大认识的人,“人家挑我去撒花瓣那是因为我年轻漂亮,拿得出手!我觉着特光荣,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张家明笑得更厉害了。
少时新郎新娘过来敬酒,周致远说:“怎么躲在这儿,我还以为你们没来呢。”
张家明笑道:“那哪儿能不来呢?你没见呀,刚刚罗安还在门口举着玫瑰花当童男童女呢。”
“啊?”周致远也不禁笑了出来,我没理会他们的取笑,我在注意新娘子。
她很漂亮,五官非常工整,化着新娘妆,艳是艳了点儿,但配上温柔的神情刚刚好。最吸引人的事,她脸上始终笼罩着一层光芒,不像是任何牌子的粉所能帮助的。
她此刻正在朝我微笑,“真不好意思。你就是罗安?”
笑得那样满足,结婚真有那么好?婚礼例牌兵荒马乱,新娘再兴奋也该有些疲倦和狼狈,她却是平和美丽的,一个女人若果表现看上去很幸福的样子,那一定是男人的成就。
我不禁看了看周致远,他说:“谢谢你。”
谢谢我。新娘子郑晓筠递过一大杯酒。
“喝吧。”他们四只眼睛看着我,异口同声劝我。
这时候也不怕我喝多了呢。
张家明说:“没有你们这样的,本来应该我们灌你们。”
我倒不太计较,一笑喝干了杯中酒。“恭喜恭喜。”轻松得不得了,面色都不改。
郑晓筠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似的,“你真可以,罗安,怪不得他们说你能喝。”
我客气地笑。
“你们忙去吧,真的。”张家明笑道,“那么多人等着呢,我们都是自己人,改天再闹。”
婚礼进行到一半,我们就走了,我们俩人都有了六七分酒,张家明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抽烟。天气很好,阳光灿烂地照在我身上,我眯起眼睛,伸出手掌看自己的手指。

寻找一九九几:11》上有12个想法

  1. 楼上的几位托的也太明目张胆了吧。

    YK这种花样年华的女人,喜欢读小说写小说的,是不是都很亦舒?

  2. 好看是好看,只是故事急转弯得也太厉害了。
    那个周致远咋地那么快就跟另一个人结婚了呢?
    不是对罗安有意的么?不懂ing。
    所以,自作多情永远还是要不得的。

  3. “小脸:

    2005年03月1号 11:09 上午
    你是我见过的最有文采的一个人了,有机会可以见见你吗?我想见见活鲁迅长什么样?”

    哈哈,笑倒!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