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一九九几:7

每天早晨醒来我必然心情恶劣。匆匆洗漱完毕胡乱往嘴里塞块面包,一边喝水,一边站在窗前,看马路上闹哄哄的车与人。
真很不能头朝下撞下去,从此不用再醒来。
真可耻, 这么厌世,就因为没有感情寄托,塞拉利昂人民还挨饿呢,嘁。
我拍拍手上的面包屑,刚要拿皮包出门,听见一具手提电话响,寻声而去,在地板上找到张家明的外衣,从口袋里将电话掏了出来,张家明模糊不清地咕哝着,“帮我接一下。”
我“喂?”了一声后,电话中一片沉默,我知道不好了,接别人电话是一种非常愚蠢的行为。正要挂断,对方开口说:“你是——罗安?你好,我是周致远。”
“你好。”我只得应着,不知和他寒暄些什么。
“罗安,张家明在不在?”
“在。”我恨恨地踢了张家明一脚,把电话仍给他,自管自下楼去。
这阵子我和林向东几乎天天见面,我们一起上街购物,在家看电视,出去吃饭或自超市买回来做,我们生活的很舒适平和,连一次争执也没有出现过,但我知道这未必就是什么好事。我觉得闷,闷得整个人都疲倦下去,连微笑都需要很多的力气。我跟我自己说,生活是这样的,十六七的小朋友才追跑打闹过日子。
一天吃晚饭的时候,我们俩人半晌没说话,屋子里很静,林向东拿过遥控器,“我看看有什么节目。”
我忽然笑了起来,“怎么了?”林向东楞住,抬头看我,“什么事那么好笑?”
“你看我们,越来越像一对夫妻了。”我笑着推开盘子,靠在椅背上,语气中有不可抑制的嘲讽。
林向东脸上变了色。
我若无其事地重新低头吃饭,屋里静的怕人,林向东粗重的呼吸声我都听得见,我知道他生气了,但我又有什么义务让他兴高采烈呢?我自己都不高兴。我说:“让我们看电视吧,弄不好会有些很精彩的电视连续剧,供我们一天一天地追下去。”
“什么意思你?”林向东终于控制不住了。
我又装了一碗饭,努力地吃,我不快乐,但总还有权利健康地活下去。
林向东把筷子掷在桌上,拿了外套便走了,重重地关上门。
我一点儿也不怪他粗暴,真是老话儿说的,他纵是个泥人儿,也有土性儿,是我逼得他。屋里只剩我一个人,不必刻意找话题,可以旁若无人地拉下一张脸。但我又寂寞得要死,怎么办呢?我知道问题出在哪儿,我用了太大的力气要忘掉他,虽然失败了,但我再也不能象以前那样爱他。
我把头搁在桌子上,刚吃下去的两碗饭象沙子一样塞在胃里,感情上遇到这样的挫折,按理说应当出去痛哭买醉,但我们是升斗小市民,没权利那样疯疯颠颠过日子。我明天仍要准时上工,不想老板朝我掷血滴子的话就不要轻举妄动。

寻找一九九几:7》上有2个想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