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钱柜

我们去唱k动机很不纯,音响设备当然要好,歌要全,更新快。但是更重要的是中午那一顿免费餐的质量好,沙发舒服,服务态度好——平时在公司受惯气的人泰半如此,第一次去钱柜,门口四个人朝我鞠躬,诚惶诚恐地说:欢迎光临钱柜!虽然被吓得脚后跟一软,还是马上被打动了。

不喜欢麦乐迪,到处是明晃晃的灯光颜色,更象一个迪厅。咱们老年人不习惯。隔音很差,偶尔出去一趟,甬道里嗡嗡回响——看过指环王么,froto戴上魔戒以后听到的就是这个动静。还有一次大家聚会,朋友定了唐人街,理由是:那个豪华包间的大沙发,可长了!大家不情不愿赶过去一看,什么呀,钱柜大包间的沙发更长!有几次只有两个人去唱,因为房间紧免费升级到大包间,除了小点唱台还有各式各样的道具,拨浪鼓,沙锤,小学生歌咏比赛似的,我们马上起劲儿地抄起家伙互扮歌迷,台上的那一个还热泪盈眶地高喊:i love you, you are beautiful audience!

通常我们点唱两种歌曲:最喜欢的和最恶心的。有一段时间赵薇的“情深深雨蒙蒙”是每次必点的谐趣歌曲,老是扭捏到一半唱不下去,然而已经获得了歇斯底里的满足感。所以唱k是生人勿近的。我老不理解同事们工余一起去唱k,“这么私人的事怎么能大家一起呢。”

但是钱柜从“cashbox”改为”party world”之后大不如前了,音响质量下降,连话筒也不能同日而语。最令人惆怅的是午饭质量一日千里,然而厅里仍然挤满了人,每个菜盆都空着,真怀疑是隔壁联合大厦的员工来午休了。原本两点左右提供的鸡蛋火腿沙拉糊成一团团,再也挑不出幼滑的煮蛋清——为这个简直就可以和钱柜决裂。

去钱柜不爽了,憋了好几个月加班的郁闷没发泄出去,还在彷徨以后怎么办,总不能去看足球赛。听说有一家“糖果”还不错,犹豫着要不要去试,加洲红为什么不肯在北京开店……为这些鸡毛蒜皮忧心忡忡,让我们感觉活生生的幸福。

再见钱柜。

唯一恨事是哥哥走的时候,想去钱柜开个专场纪念一下,因为非典的缘故一直搁下来。事隔很久去了,然而已经不是那个味道。就象有时遇到悲伤的事,可是正在上班,必须忍着先处理掉手上的公务,等回家泡上茶开了音乐,情绪却已经酝酿不到那个温度,多少恨也只好堵在心里不上不下。

哥哥永远是我们心头的一件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