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

85530287

我的朋友最近在给香水做推广,所以我被邀请频繁试香,各种香水样版收了一抽屉,有一次不慎错喷了一只男香——还是一只不太好闻的男香,结果一整天像跟一个陌生的、我不喜欢的男人耳鬓厮磨在一起,烦躁得恨不能马上去沐浴更衣。

当晚在终于能洗个澡重新做人的时候,我不可避免地想到了香水和男女关系的问题。虽然时尚杂志一再告诉女人,扮靓是为了爱自己,用香水是为了让自己愉快,连学做菜都是为了实现自我价值,但是调研结果告诉我们,绝大多数人的香水是为了别人喷的,是为了让别人觉得自己更好闻。但是这种需求仍可以被继续细分,针对不同的场合不同的人。有人喜欢清晨更衣之际喷香水,希望老板同事客户以及公交车上的陌生人都觉得自己沁人心脾,有人习惯晚上沐浴后用香水,来取悦和自己最亲密的人。1954年,当有记者问玛丽莲梦露穿什么睡觉,性感女神说:“只有几滴N°5。”香奈儿5号从此成为传奇。

但在这些心醉神迷香艳浪漫的故事之外,还有一个挺尴尬的技术问题:你的香水不仅会留在对方的鼻子里,也会留在对方的身上。香水不是滤过性病毒,不至于像H1N1那样,对坐一起吃饭聊天都有可能中招。但若是肌肤相亲、贴身纠缠就一定会沾染上。虽然每种香水都有前调中调后调(基调),而香水与体香混合后,在不同人身上也有微妙的差别,但对香味敏感的人,多半还是可以闻得出来,你是否昨夜在一个女人香闺里共度春宵——OK,你可以淋过浴再来上班,但是衣服上仍然会留下蛛丝马迹。

电影里经常有偷吃不抹嘴的男人带回衫领上的口红印,导致婚外情败露,这行径其实很可疑,除非有心机的女人故意设局陷害,否则谁会精心涂红两瓣嘴唇然后齐齐整整在领子上印一个唇印留念。而且这是一个非常容易解决的技术问题,很少男人愿意对一张鲜红欲滴黏黏呼呼的嘴亲下去,拿张纸巾擦掉唇膏再亲热也不迟,何况各品牌早就研制出了不脱色唇膏。

反而香水像一个无孔不入的奸细,不动声色地出卖你。女人应该常年用一只心仪的香水,让对方身上永远带着自己独有的味道,或者坚持不用香水,以便能够敏感地闻出对方身上陌生的香水味——不要相信他今天车上载了一名女同事的鬼话,除非女同事把香水泼在他身上;地下情人若想逼他摊牌,在幽会时使用一只带有自己独特印记的香水,它不仅要“强烈得像一记耳光(可可香奈儿女士语)”,而且还不能是那种人人都可能用的“街香”;狡猾的坏男人若想平安无事,应该买一式两瓶香水赠与妻子和情人,但女人在这件事上多半没有那么驯服和乖巧,嫉妒心会使她们想尽办法查出情敌用什么牌子的香水和化妆品,然后故意推翻她的一切。另外一个办法是,干脆自己选一只浓烈的男香,压倒性地掩盖一切偷情的味道——所以我碰到那种香喷喷、相隔五米都让人熏熏欲醉的男人,总觉得很可疑。

偷香》上有12个想法

  1. 我疯狂而不顾一切的占据了沙发的位置,然后再平心静气的来回复。
    说句题外话,我一直很好奇大家会在什么时候去尝试别的香水?每次逛街都到香水柜台看看逛逛?还是朋友推荐就去试试?

  2. “强烈得像一记耳光(可可香奈儿女士语)”

    瓦,这么好的形容,赞啊!

    YK这篇写的恁的不动声色但却入木三分,狂顶!

  3. 我一般都是经过香水柜台的时候,遇到喜欢的就买下来。而且我喜欢买多种不同的香水换着用。反正人在不同时候想法不同。
    不过,我老人家居然用完了一整只100毫升的CHANCE,最近好喜欢CHANEL的香水,看来耳光我是有了,就差一只面首哈

  4. 如果遇到有体香/体臭的女人/男人,就麻烦了啊…

    类似YK的疑问在《大红灯笼高高挂》里面就有,大老婆有着浓烈的薄荷偏好,其他姨太太凭借味道,就知道老爷去了哪里过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