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不了的孤独

布鲁斯半岛

值得泡一夏天的布鲁斯半岛

小时候看过一些文章,说孤独和寂寞不是一回事。真正强大的人都是不怕寂寞的,而曲高和寡的人即便在人群中也是孤独的。等等等等。

我其实完全唔明他们系度嗡紧乜。我只知道我小时候更愿意一个人待着,岁数越大就越喜欢凑热闹。不过也分什么场合:一个人在家我是不怕的,看电影看书买东西办事也不用人陪。但是有两件事我特别介意一个人做:到饭馆吃饭,和游山玩水。前者有时候还不得不做,后者可免则免。

我知道不管身边有几个人,那副风景都不会变。但我每次去旅游都属休闲派,最主要路上开心,终点不那么重要。即便是世界遗产级别的山水,一个人流连也有点像负气似的。有的时候连两个人结伴也嫌太冷清,尤其是露营这件事。我在国内的时候,觉得帐篷这东西属于天书奇谭,而家又不打仗,干嘛非得风餐露宿。来加拿大以后去看了一个户外活动展览,才知道在野外其实也可以不必委屈自己。战战兢兢地买齐设备去试了一次,发现公园营地管理有条不紊,淋浴间洗衣房应有尽有,夏天营地往往爆满,傍晚玩耍回来家家烧烤美味,林子里炊烟四起,我第一次见这阵仗还以为起了森林大伙。我们从最早的传统项目烤烟肉烤鸡翅烤土豆,发展到了梅菜扣肉面条、烟肉卷带子、煎蛋炒菜以及火锅等新产品,吃完了去结伴去淋浴间洗澡抹香香,等人的时候还在星光下顺手敷个面膜,回来自熊熊篝火地下夹出几个番薯,伴着啤酒香喷喷吃下去,然后刷牙抹嘴躺在席梦思一样的充气床垫上睡觉——您终于看明白了,咱们这不叫玩耍,咱们这叫野炊。

这样的生活让人想起学生时代的夏令营。有一次我们嫌营地人多,划了6、7小时船穿过两个湖一条河道去荒无人烟的小岛上支帐篷。傍晚时分那倒是天地玄黄四下无人水天一色倒影涟涟,美是真美的,可咱两夫妻在火堆旁一人举一只长叉聚精会神烧烤一只鸡全翼,忽然觉得分外凄凉。这种事是要由情窦初开的孤男寡女来做的,一旦双方无话可说,马上就似上演《CAST AWAY》。晚上躺进帐篷里,远处传来一声狼嚎,我麻木地想,这换了浪漫男女,女孩该嘤咛一声扑到男孩怀里了吧。只可惜我早已扑不动了,倒是能清清嗓子也嚎一声跟它遥遥呼应。

也不是人人像我们这样庸俗不堪,在渡口出发时候,碰上一对四十往上的夫妻,他们说要往连绵的湖区去七天,一路宿营,一叶独木舟载重有限,他们也不过只带了两只大背囊一个防水袋。我忍不住问:“前面还有补给站么?”他们似知道我想什么,拍拍背囊微笑道:“没有人烟了。食物已经带齐。”开什么玩笑,变魔术么。我一晚上的吃的肉都放不下。

这次去布鲁斯半岛,我们和汪大夫一家,两帐篷两车挡雨棚+遮阳伞,还领着两岁以下小童两只,占下两块营地,热闹如四合院。隔壁一个法裔独身女子,支起一顶小小专业帐篷,早出晚归,炊烟不举,每天跟我们友好地笑笑。开初我们揣测她不过是邻省的魁北克人,后来才知道原来竟真的来自法兰西。第三天我看她利索地拆帐篷,所有营具收起来放入一只中型登山袋,实在忍不住问她怎么来的,她说:“坐巴士啊。喏,就是那种黄色校巴。我这会子去潜水,下午就回多伦多了,休整一天再往阿公谨省立公园。”我在中国时也经常见这种形单影只的背包客,简直像苦行僧一样,是不是欧洲人都特别能享受孤独?

这种没烟火气的孤独太高太远。我可消受不了。当初在国内也嫌人多车挤,在加拿大待了两年又闷出鸟来,有朝一日回国,非约上几十人呼啸着出去玩不可。

布鲁斯半岛的风力发电站

布鲁斯半岛的风力发电站

享受不了的孤独》上有10个想法

  1. 嗯,学生时代某次露营海边,两个男生居然吃饱了一肚子烧烤之后双双迅猛昏睡,留另外一女生在我怀里寻找安慰,——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2. 介个,我们深入探讨了国际局势啊,明星八卦啊,个人感情啊,学校内幕etc……最后该女同学也迅猛的睡着了,留我一个人枕着背包以及背包下边的一把刀提心吊胆醒到天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