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碗饭

年级越大,越不喜欢应酬。那种十人大派对是再也没精力参加了,更别提公司聚餐、与客户吃饭这种事。也许这也不关年龄的事,多少岁数大过我的人,依然夜夜笙歌满场飞,可能是平时生活太过颠簸,结果激得我反而特别孤僻爱静起来,难得不出差的时候,最爱沉闷平庸的家妇生活:搭班车径直回家,做两个简单的菜式,吃到微撑,手中攥着一个遥控器,歪在沙发上看电视:不停地转台,看什么不重要,即便是电视购物广告。一壁看,一壁沏茶,喝酸奶,吃朱古力,剥橙子……捱到夜了,洗澡睡觉——如能天天这样,真美满。

但生活定规是这样的:太顺心的事,往往不是真的。我很久没有享受到用食物把冰箱装满的乐趣了,买一排MULTI-PACK的酸奶,下场多半是扔掉一半,一杯一杯买,真不值当费那个事,索性不吃了。在我的人生观里,冰箱里没有酸奶,简直不能算正常的生活。

而且应酬这件事……真正无聊,和客户吃饭倒也罢了,大家浪费时间精力,总还有个目的。公司同事因为开会、培训、迎新、送旧各种原因正式半正式地聚餐,才真是要人命。情不合意不投的一伙人坐在一桌吃饭,不管是否疲倦,都要装作十分亢奋。老板说笑话,要知情识趣,即便接不上口,也要恰到好处地惊诧与微笑。一顿饭下来,脸上简直要抽筋。而且有些老板,喜欢看属下互相斗酒,动不动挥斥方酋地说:你你,和谁谁,你们两个喝一杯。或者指派自己手下的女职员向其他部门领导敬酒。光伺候一顿晚饭也就罢了,好歹还有熬到头的时候,最怕在外地开会,吃完饭例牌还到KTV包房唱歌跳舞。总有一两枚女同事天生活泼,跳出来陪领导周旋,姿势象极过去被选出来陪首长跳舞的文工团战士。还拍手哄笑着把别人揪出来捉对厮杀,躲在多暗的角落也不能幸免,一万个不情愿,又不好翻脸,活脱妈妈桑与旗下的红姑娘,印象里这都是国营、民营企业十年前的作风了,原来外企也肯玩这一套,还经年累月乐此不疲,也没人教他们些新花款。

这种恶俗的风气泛滥我司,每回吃饭,总有几位喝到体力不支。这样的大气候下,我仍然坚持在滴酒不沾。同事说:“唉,有时真是没办法。”可是不喝又怎么样呢?左右不过是挣一碗饭吃,天天戏彩斑衣,又能多赚几个铜板,不过是一些小恩小惠,白给我倒是稀罕的,如需付出代价,那就算了。老板也别太想不开,一分钱一分货,咱就是个苦力的价,只合给他卖命。我若会陪酒,还在这里混呢。

这一碗饭》上有6个想法

  1. 刚入江湖, 总也是应酬别人: 同事,领导,客户……
    混得几年, 也被别人应酬: 同事, 属下, 供应商……

    有时想,地位的不同应酬和被应酬的对象也不同. 无论你是推销卖面包小商小贩, 总也要应酬街边杂货铺的老板娘……亦或巨贾名商也是要应酬的……

    有听到人说: 今天又要如何 如何? 又要喝酒…bula bula…….
    (靠~~~ 装个Y, 想抽)
    真真想知道, 感叹中有几分是真的

  2. YK昨天我突然翻出02年给Lily道别的晚餐合影。

    唉,若不是有你们有这些合影,我有时真的怀疑那三年是不是真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