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也要五讲四美

最近我有几个美女朋友,相继遭人调戏。对方都是有妻有子、事业有成的中年男人(废话,这把年纪难道还有小男生痴缠么)。他们或走温情路线,或情急生扑。。。花款各有不同,骨子里其实都是一样的——他们正值盛年,可是已不需要再努力争取什么,生活平淡安稳,像精力充沛的孩子在漫长的暑假里煎熬。。。巴不得弄点风浪出来,不过他们大抵不会抛家弃子,也不会将身家性命捐给你。也就是玩一场真人游戏,比喝酒猜拳更刺激,比飞车跳伞更浪漫。

身为已婚人士,吃着碗里瞧着锅里,当然是不对的,这还需要讨论么?不过姿势是否难看,还决定于被调戏一方的态度。如果对方不讨厌你,才可以进化为无伤大雅的调情;一旦招人讨厌,马上就沦落为如假包换的老淫棍。

别说是已婚了,就算是单身,也不能涎着脸纠缠别人啊,有爱情就大嗮么?小时候看张爱玲,葛薇龙笑着对乔其说:我爱你,关你什么事。觉得非常轻俏凄凉美丽——其实还是没道理,言外之意是:我又没要你来爱我。。。怎么不关别人的事?他若不喜欢你,你的爱就重重地压在心上,成为一种负担。并非人人都是没心没肺的情场杀手,有人连白吃了别人一个冰淇淋都要耿耿于怀。无端欠下这么多的情,怎么还?

喜欢一个人,可以给他知道。如果他不能喜欢你。。。好不好知难而退呢。不光为着自己下台,也放人家一条生路。大家都知道真心可贵,所以更加不敢怠慢,可是,被自己喜欢的人喜欢,才能叫做知遇之恩,其他的,只是虚荣心、累赘、麻烦、甚至惊恐。不见得被你爱了,就得陪一世小心吧。

爱情是太辛苦的一件事,所以每个当事人都觉得自己劳苦功高,有爱情撑腰,就不必讲道理、不必举止端庄、不必尊重别人,甚至不必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失恋的人像精神上的残疾人,最好上车有专座,进公园不要票,到哪里都不用排队。

我倒不奢望世界和平,只幻想有天大家都能够彬彬有礼地谈恋爱:我正大光明地追求你,你如不爱我,请暗示明示我,别贪婪地把我吊在半空。而我呢,我也不打算拿我的爱淹死你。我会如常地吃饭、睡觉、工作、玩耍。。。静下来的时候,奢侈地想念你,抽几支烟,喝一瓶酒,醉了以后痛哭。但是见到你的时候,我总也会扮成一个没有心事的人,与你招呼寒暄,甚至会努力讲一个笑话——

——好了好了,我知道我不切实际,所以你都当我发白日梦,我只不过是一个不懂爱情的人。

酒后无德

昨天在verycd上,看到一张专辑叫《无缘》,歌手张真贺。照片看着眼生,但是名字可真耳熟。我用力地想了想,终于知道了,这不就是我去年在后海酒吧里遇见那歌手吗?

那天我喝高了,拎着一瓶龙舌兰,挨门挨户在后海酒吧找歌手问:您能给来一首齐秦的《残酷的温柔》吗?现在谁还希得唱齐秦啊,满后海都是抱着吉他学许巍的,有一位还叉着大腿唱《曾经的你》:“几哩哩哩几哩哩哩李梨——”最后我听到一把很象齐秦的声音,就是这位张真贺了。

我当时过去逼他给我唱《残酷的温柔》,他歉甚地说:“歌太老了,不会唱。”但还是唱了齐秦另外一首,把我唱哭了。我老年痴呆,已经不记得是哪首了,和他搭档的女歌手唱了一个《close to you》,我只记得咬字颇准。

总之Y老那天很high,花钱点了好几首歌,然后还把人歌手叫过来说:小伙子唱的不错,要坚持啊,一定会红的,我支持你们!人家不好得罪客人的,也只得硬着头皮听训,还到后面拿了一张CD送给我们,就是这张《无缘》(当时还没正式发行)。
从酒吧出去我就到钱柜唱K去了,那天的所有记忆暂时就定格在钱柜午夜餐场的麻辣烫。第二天酒醒才觉出自己多肉麻无耻。再拿出CD一听,原来是很大路的歌曲,很大路的声音,甚至也不象齐秦。悦耳而已,唱歌时熟级而流的技巧,是生生是在酒吧给唱坏了。原来我喝醉酒定规要哭的,和人家唱什么没有关系。

这就是喝酒的好处,所有方的都变成圆的,发出晶莹柔和的光来,就象近视看景物,朦朦胧胧多么美。酒醒以后,分外的阑珊,象我当年刚做完近视眼矫正手术,站在医院阳台上看万家灯火,医生笑眯眯地问:是不是特兴奋啊——我心中难过得要死,近视眼中星光般璀璨糜烂的世界,还原成一只千疮百孔的巨型蜂窝煤,不亮灯的窗户象老太婆嘴里缺的牙。再看这张专辑的宣传案:“中国流行乐坛最性感男声 极度纯美浪漫出击”,“听他的专辑,你会感觉到,横亘在华人音乐与世界音乐之间的鸿沟,早已悄然消失。”——“鸟人唱片”的企宣每天一定要喝好几瓶龙舌兰。

常言道“酒仗怂人胆”,其实哪有什么胆呢,不过身心都被麻醉了,感觉比平常迟钝些,既不怕痛,也不嫌丢人。脑筋比平时更清醒,太清楚自己在干些什么,只是不计较后果。但是终究要醒过来的,喝的时候越快乐,醒来以后就越惭愧。有些人根本不记得喝醉时干过的事,有次一个平时非常厚道有礼的朋友喝多了,整晚指着一个不谙英语的人大叫:come on man, shut up man…醒来以后吓得要死:“你们逗我呢吧?我怎么可能干出这种事来?”

这样其实也好,强过自己懊恼。人家都借酒撒疯,我正相反,平时没一句正经,喝点酒就严肃认真起来,保不准还会谈人生。有次在一个冷清的小酒吧,只得我们一桌客人,只得一个未成年小酒保。酒友里有一位放洋回来的,说话喜欢夹英文,我正色斥责他这样不好,小酒保一直看着我们呢,人家中学都没上完,你留了个学回来臭显什么?对方被我说得低下了头。后来我还跑到吧台跟小酒保大洒狗血:你别搭理这一帮人,你比他们谁都不差,你比他们都强!弄得小酒保差点哭出来。

酒后无德真可怕,真可怕,健忘真是个好办法,好办法。把干过的丢人事都一笔勾销,花色香都看化。

牛二不免费

我正在焦头烂额满世界找二锅头的时候,看到一北京朋友的msn名字:“VODKA+ ORANGE JUICE”。真想抓她过来爆打一顿。在北京,放着遍地的红星二锅头不喝,没事喝什么VODKA,还屙乜嘢烂煮(典见麦兜故事第一集)。。。

人就是这点贱。在北京的时候,我也经常假惺惺地喝龙舌兰——二锅头好是好,就是不大适合净饮,刚呷一口,就想大鱼大肉花生米吃。以前跟客户吃饭,为了怕姿势难看,老伪装酒精过敏,有次客户请吃海鲜,大家吃到酣处斛桄交错,只有我用矿泉水送螃蟹,郁闷得直想撞墙而死。

其实我近年来都很少喝二锅头,要在很年青的时候,人与酒都性烈如火,坐在学校的操场上,一人一瓶小二,即时可以将所有烦恼溺毙。听说我儿童时期,喝点酒只知道坐在角落嘻嘻笑个饱,从大学开始改了习性,一喝多就哭,哗哗流着眼泪,随便薅着谁的衣领子就唱《月亮代表我的心》,也不嫌肉麻,妈的,我那时候多真心啊,可惜掏出来给谁谁都不要。

大概还因为那时候穷,小卖部也只得二锅头卖,配一袋五香花生米。后来自己出来赚钱,手头稍一宽裕,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一时龙舌兰,一时白兰地,兑了雪碧兑绿茶,只求喝下去有点晕陶陶就好,二锅头那种惨烈,喝下去直接烫到丹田,仿佛“一颗子弹打中我胸膛,刹那间往事涌在我心上“。。。太多情绪积压在胸口,一把年纪了,可怎么招架得起,还是让我麻木不仁地过一生吧。

大概是多伦多太冷了,零下30度的天气,又让我蚀骨地想念起二锅头。以前在国内的时候,最害怕动不动红地洒金的中国风,才来了半年多,马上变成了传统卫道派,恨不能买了纸墨亲手写挥春。出去办年货,唯独买不到二锅头,后来在网上查到,因为安省酒类要专卖,华人超市不敢摆出来,只得找店主悄悄问,然后裹着报纸鬼鬼祟祟地从柜台底递出来,盛惠现金12加元,像煞毒品交易。

可惜是牛栏山牌。听说有些本地的酒类专卖店LCBO也有的卖,倒是正宗红星,不含税34加元,一来确实有点舍不得,二来,二锅头本身喝的就是一个粗糙劲,拿腔拿势地尊贵起来,不免又有点装B了。

想起咱们泥总讲的一个笑话来:话说顺义附近一饭馆,挂出了“牛二免费“的促销招牌,路过有位缺心眼的客人,姓牛,家里行二,大喜地掏出身份证要求免单:“不信您验,不信您验,真姓牛。“饭馆服务员一翻眼珠:“是牛栏山二锅头免费好不好——“

谁能想到还有花12加元买瓶牛二的日子呢?怪不得马三立说:发了财,我买被和,买烧饼,我吃炸糕——下次回中国,顿顿二锅头伺候着,谁也不许拦着我!

羡慕嫉妒恨

近几年,我们流行说一个词,叫“羡慕嫉妒恨”,一古脑儿说出来,以增强语气效果。适用范围十分广泛,看到谁谁买了一只新胭脂,都可以冲口而出:我羡慕嫉妒恨呀。。。

其实这样说是不对的,我搅着,羡慕嫉妒恨,其实是十分不相同的感情。

羡慕,是最不伤脾胃的情绪了。某人有一条好嗓子,某人跳得一脚好舞,某人的皮肤真好,某人腿长腰纤。。。确比我们讨好占便宜,但都是些锦上添花的本事,咱们又不靠这个吃饭,闲来感慨一番,戴上围嘴子留点哈喇子,也就算了。

嫉妒则象蚊子蚂蚁,时不时在体内咬啮一下,既麻且痒:一样好东西,你也渴望,偏偏他有你没有,非常不甘心。但人家也是付出代价才换来的呀?你既什么都不舍得,那还有什么好讲。所以嫉妒这件事,虽然钻心,但也还好排遣。眼睛发绿的时候,时时与自己说:你净看人家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啦?不知道人家过的是刀头上舔血的日子——十分阿Q,但终于心平气和了。比如我有时也嫉妒一下那些任高职的白领,伊们下班后套装笔挺地冲到精品店里,拿着赚来的高薪扫货,虽然已经精疲力尽强弩之末,可是多么解恨。流过汗才有成就感,不活活站一天,就不知道坐下来有多舒服。但是一想到那些加班、出差、明争暗斗、过关斩将。。。马上就气馁了。我天生是一个疲懒的人,夜夜挑灯看小说也会心力交瘁,但是若这黑眼圈是拜加班所赐,立刻就觉得有十二分的不值。有些大公司,升职是要考试的,不仅要考核业务素质过不过关,还要把自己的丰功伟绩做成案例,present给委员会。有一位学识能力和风度都一流的女上司曾经跟我说,她对刚自蝼蚁辈窜出来那场升级试没齿难忘,彼时还用那种一张张的幻灯片,她振振有辞上台答辩,老板问:什么声音唰唰响?原来是伊的手发颤,塑胶纸脆弱地抖成一片。。。

又比如,我的朋友剩饭蕾。伊至今还没找到感情归宿,但是其绚烂多彩快意恩仇的生活十分令我嫉妒。虽然时时也矛盾、挣扎,疲倦。。。但大抵都没有我的烦恼龌龊和琐碎。我常常怀疑就是我吓得她不敢结婚的。因每次她问我婚姻是怎么回事,我冷静公允地形容一番后,她都半晌不语,面无人色。然后我又赶紧解释:其实也还是有若干好处。。。越描越黑。有时候她在跟我诉苦,我却没心肝地嫉妒着,一边凄凉地想:我有多久没有在凌晨三点的街头与爱人相拥了?然而马上就打个寒战,凌晨三点,你拖我我都不出去!

就连我,也有令人嫉妒的时候吧。我常常骚包地觉得,那些异常小心翼翼洁身自好的人,可能是有点嫉妒我们的。滴酒不沾的纯洁小人儿,一定不知道喝得微熏,这世界看上去有多可爱,因为不肯付酒醒之后的代价。一报还一报,多么公平。

只有不公平的事,才令人咬牙切齿。有些人硬是运气好,什么也不做,就比你有钱、享福;还有些人资质高,花同样的气力,甚至连汗都不出,已经马到成功,我们忙到青筋毕露,还是望尘莫及,不仅灰心,而且——恨。

女主角的爱情

也许因为我是一个失败的人,所以我看小说、电影,顶看不惯无往不利的女主角。

运气这回事是有的吧?在生活中,偶尔也见过一帆风顺的人。但是,见人挑担不吃力,也许人家只是姿势潇洒,咬牙吃苦的时候你没有见到罢了。可是有些文艺作品里描写的,简直离晒大谱:女主角十全十美得讨人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碰上的所有男人,都似蜜蜂见了糖,一个人周旋在数个男人之间——她还真善良,哪个也不舍得伤害,为此头疼不已。什么时代了,你道还是金庸的神雕侠侣时期么?江湖中人,无论少女老妇,一见杨过,全都误了终身。我至为讨厌这本书,即便是金老我也不原谅,多年前第一次看这小说,最后读到杨兄的对头人郭大小姐幡然醒悟:原来自己亦一直爱着他。。。我终于尖叫起来。

这些通共是作者的意淫吧,写作是非常清苦的一个行当,忍着寂寞一直写写写,拿到的酬劳也有限。唯一福利是笔操生杀大权,想怎么发挥怎么发挥,恨一个人,尽可以用他的名字写小说,写死他,比什么都便当。一般人此生得不到的, 也只能生个孩子,期望他长大了出尽心中一口恶气。作家可不用等这么久远,大笔一挥,随时把白日梦变成现实,实行高潮DIY,方便快捷。

何止作家呢,连普通人也欲罢不能,经常在各种论坛上看到有人诉苦:老公对我万般疼爱体贴,然而上司A君对我穷追不舍,誓要为我离婚,我虽然贞节,但又不忍A君为我痛苦,亏得有年轻英俊的B君替我分析解忧,谁知他亦暗暗对我钟情。。。姐妹们,我可怎么办呢?怎么办?爽死好了。这件事如能推广开来,连色情业都不必开展了,说不定连性病和爱滋都渐渐绝迹了,真是人类的福音。

真实的生活是顶乏味的,自欺欺人如果能快乐一点,其实也没什么不好。只是谎说得大了,很难收科吧?小贪有个中学同学,开了一个自恋博,每天上来宣扬一下自己美满的婚姻,美丽的容貌,高雅的情操。。。上哪个会所去做保养,一日敷几张面膜云云。后来不满足了,开始炮制自传体长篇小说,文笔之烂,那就不用提了,是那种闷得拿大头钉扎着大腿逼自己都看不下去的流水账,但情节惊人的写实,从初中写起,事无巨细,几乎连人名都照搬。只不过,当年她暗恋、追求未遂的男同学们,在小说中都反过来拜倒在她裙下。。。同学们都看着都胆战心惊:那倒霉的被一只笔强奸的男生,不知看了会不会勃然大怒。。。

不,他不会在乎,他甚至没有兴趣看下去,连当年也没把你当回事,何况现在呢?他早就娶了妻生了子,他的烦恼与高兴,都在当下。只有生活得十分不幸的人,才对过去耿耿于怀。谁在上风,高下立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