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翻译这门职业的灭亡

在我考大学的时候,外语院校是挺香的饽饽儿,主要原因据说是出路好,容易找工作。实在不行还可以当个翻译五的,会门外语也算个手艺吧?结果在上大学的时候就已经发现,北京雨后春笋似地涌现了一大堆洋人,他们在中国混得烂熟,有些还操着京片子上电视做节目。再这样下去谁还需要普通翻译呢?同声传译又不是人干的。我们拍着心口,亏得没选纯外语专业。

那时候“外语、驾照、计算机”,号称是毕业生找工作的三大法宝。时代何止进步,简直在飞跃,现在谁还不会用电脑呢?谁还不会开车呢?谁还不会说两句外语呢?事实上,大家有点太热衷于说外语了,相声里说郊区的农民伯伯都开始用英文交谈了:Tom,俺的Jerry,还有David,走啊,下地干活儿去。

多掌握一门语言怎么说也不是件坏事,我一到语言不通的地方就没有安全感,在饭桌上听到两个人用方言交谈就不自在——其实知道人家并没说我的坏话。会几句外语,家常儿碰见个外国人交谈,也不必鸡同鸭讲。但是正式场合,大会配有翻译,不妨还是使用一下。这既不是为了端架子,也不是为了给当翻译的留口饭,还是为了大家能尽快把事儿说明白。你以为省掉翻译能节省说话时间?这些把翻译拨拉到一边自己挺身而出的人往往英语并不怎么过关,这个那个磕磕绊绊,荒腔走板语句也不通。我参加了几次研讨会,提问时间几乎每个人站起来都用自成一派的英文直接向外国专家发问,当翻译是透明的。外国专家听到问题沉吟良久,不知道是在思索答案还是试图弄清楚他到底想问什么。沟通未果只好把题目扯开去云山雾罩地把演讲内容再发挥一遍。台下那位呢?也不觉得不满足,事实上只要问出问题,他的表演就结束了,放松地坐下笑眯眯环顾四周,像在英语培训班刚完成一个role play一样。如果对方再说一句:that’s a good question,就更得意了——这是洋人的客气话,不是说你的问题一针见血,而是说他不会答你的问题,或者你这问题很不靠谱。

其实我的论点很简单:英语这件事很等闲,会说不特别值得骄傲,不会说也不丢人,所以不必那么急于给人知道。如果说得好说得明白,冒着让人骂假洋鬼子的危险也不妨说,既解决不了问题又虐待别人双耳的,还请尽量节制。我倒不怕翻译作为一门职业逐渐消亡,只是明明花钱请了翻译,大家还互相不明白着,亏心不亏心啊。

论翻译这门职业的灭亡》上有9个想法

  1. YK啊 咋一看你的blog首页界面的那副图
    我还以为是两支娃娃头雪糕呢
    在翻阅了N页后
    才猛的发现是两只穿着卡通袜子的脚丫子
    好好玩~~~~

  2. 在下就是一名小翻译,只不过不是英语。。。最崩溃的就是公司里的那帮人,好赖学了几句,每次开会现场都说自己特明白。然后开完会抓住我半天不放问我会上都说什么了。。。。

  3. 看的我这叫一个热泪盈眶
    多少次我都梦想着开会的时候能带个翻译啊……
    说实话,我真没什么语言天赋。而且了,业术有专攻,为咩一定要全面发展捏?我在我的领域贡献我的力量,人家在人家的领域也贡献一把,有咩不好啊……

  4. 有次帮人做庭前取证,对方是国企,带了个类似厂里老干部的人物,号称会说英文。姑且不论那位老干部英文如何,那几个小时真是我最痛苦不堪的一次翻译经历。除了要纠正他的翻译,频频遭受白眼,还要从头解释美国的司法制度。我承认您的英文或许在厂里挺好,但是专业英文,拉丁文什么的,听不懂可以保持沉默,造成误导就不好了,何况还是上庭这种大事。不仅仅是英文水平的问题,很多问题,该专业的事还是留给专业人士来做,不必幻想自己是万能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