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鸡贼症

无论是多随和的人也好,总有一两件事会碰触到他的神经,是你绝对不能侵犯的领地。我的命门是电脑。

其实我不是一个讲究人,大学有的女同学住在那种六人一间的宿舍下铺,都不允许别人坐一坐,自己也得换了睡衣才肯躺上去,而我是那种连化妆品都不介意跟好朋友共享的人。曾经有朋友借走我条裙,该同学体味比较重,还回来的时候整条裙有股味道,我也不过是拿出去干洗。

我当然也不肯让人用我的牙刷,但是我最不想让人碰的就是……我的电脑。

番薯有个同事家里有14部电脑,我并没有兴趣和余钱像集邮一样搜集电脑,但是我家经常有超过三部以上的电脑。原因不过是:公管公,私管私。有的公司封锁一切能封锁的程序,为了不想让员工利用公家电脑干私事,疏不知我还更不愿意把私人信息储存在公家电脑里。其实我这个小白能利用电脑做的事很有限,也没有什么瑞士银行户头密码、艳照或者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是不在私人电脑上操作,总觉得像在人家书房里待着似的不自在。

我不光介意别人“用”我的电脑,我是真的不愿意让人“碰”我的电脑一下。你知道有些人很奇怪的,打字像弹《命运交响曲》一样,仿佛键盘跟他有好大仇口。最可怕的是有些人喜欢用手指在屏幕上指指点点。有一次在新公司,同事给我做入职介绍,手拿一只圆珠笔,倒转过来对着液晶屏用力戳戳戳,我忍得好辛苦才没有按住他的手说:够了,我知道你在说哪一条。

当然番薯同学有特权,他可以用我的电脑,首要原因当然是——谁让咱们是真爱呢(我现在真鬼死咁中意真爱这把万能钥匙)?还有一个次要原因是:我不得不指望他给我修电脑装程序……反过来我要碰他的电脑就不那么容易了。只有在他想主动征用我电脑的时候,才会被迫说:你先用我电脑吧。一副懒慷慨的样子。切,我还真不爱用呢。

9 thoughts on “电脑鸡贼症

  1. 大学有的女同学住在那种六人一间的宿舍下铺,都不允许别人坐一坐,自己也得换了睡衣才肯躺上去

    说的就是我,不过我住上铺
    但是我真的不介意共用化妆品和衣服,每次买来新衣服我都强迫我嫂子试一下,她喜欢就送她啦,ms我大方的不可思议
    这么说我是床鸡贼,呸呸,这别嘴呢

  2. YK你不是一个人……
    我也有严重的电脑鸡贼症,其实还有专用电脑症。
    症状严重,所以上班都用自己的手提!!
    同事都说我私物公用太蠢,然我实在是不喜用公家的电脑……

  3. 今天家里有事,不得不在家开工
    现在我写字台上就2台电脑并排放着,左手边用outlook收公家邮件
    右手边用gmail处理私人邮件

    我也和YK一样喜欢公私分明 — 在电脑这件事上

  4. 我想电脑鸡贼症谁都没有我疯狂,曾经幻想要视网膜扫描才可以开启私人电脑,若核对有误,即时爆炸….当然我也只是想想而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